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我和胖子闯三国第1章在线阅读

作者:邹渔 来源:纵横中文网

悲观的人说,生活是茶几,上面全是杯具(悲剧)。

乐观的人说,生活就像茶叶,在杯具(悲剧)里才有味道。

人生如茶,更如酒,茶越喝越淡,酒越陈越香。

……

公元一五七三年,三月十三日,北京城。

正午时份,此刻正值春寒料峭,北京城内街道两边的冰雪尚未完全解冻,屋檐下的冰凌子还在滴滴答答的往下滴着水。

天气虽然算不上酷寒,但树枝还没有发芽,不是户外活动的良好季节。然而在当日的午餐时分,大街上却熙熙攘攘。

原来是消息传来,登基半年的皇帝陛下要举行第一次午朝大典,文武百官不敢怠慢,从各个衙门出来,立即奔赴皇城。

乘轿的高级官员,还有机会在轿中整理冠带;徒步的低级官员,从六部衙门到皇城,路程逾一里有半,抵达时喘息未定,也就顾不得再在外表上细加整饰了。

然而,这次午朝大典并不是朱翊钧召集的,完全出自内阁首辅张居正的授意,他这个皇帝只是作为道具出席这个重大的场合。

走向高高的龙椅,朱翊钧努力保持着步履庄重。其实小皇帝现在浑身不自在,脖子被头上的皇冠压得酸痛,他现在小小的身体还撑不住这份沉重。

根据礼仪,皇帝在最隆重的典礼上使用的皇冠是冕,形状像欧洲学者所戴的一片瓦博士帽,不过冕上布板是长方形而非正方形,前后两端各级珍珠十二串。

这种珠帘是一种有趣的道具,它们在皇帝的眼前脑后来回晃动,使他现在极不舒服,其目的就在于提醒他必须具有端庄的仪态,不能轻浮造次。

和冕相配的服装是饰有豪华刺绣的黑色上衣和黄色下裙,裙前有织锦一片,悬于腰带之上而会于两腿,靴袜则均为红色。

今年是万历元年,朱翊钧刚满十岁,还没有到亲政的年纪,太后就坐在他的身后,代替他处理朝政。此时他唯一的作用和庙宇里的菩萨差不多,作为道具摆在那里。

朱翊钧早已经有了当道具的自觉,他神情肃穆,在龙椅上安坐如山。一切就绪以后,鸣鞭,百官在赞礼官的口令下转身,向皇帝叩头如仪。

完成这一切的以后,一切就进入廷议的流程,首辅张居正开始主持廷议,朝堂上开始唇枪舌剑,进入了新一轮的斗争。

高高的龙椅上,朱翊钧抿着嘴唇,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恍然若失。已经当了半年多的皇帝,唯一的感受是四个字——如履薄冰。

没有了初临朝堂时的惶恐,他此刻一点兴趣都没有,心绪已经回到了去年那个难忘的夏天,那段日子发生的一幕幕又浮现在他眼前,仿佛就在昨日。

隆庆六年五月二十五日,如果按公历,是一五七二年七月四日,北京迎来了这一年最热的日子。但是,那天紫禁城乾清宫的气氛,却像是冷到了冰点。

小心谨慎等待了许多年,但登上皇帝宝座仅仅五年半时间的隆庆皇帝朱载垕,此时年纪还不满三十六岁,却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当内阁三位大学士高拱、张居正、高仪被宦官领进乾清宫时,隆庆皇帝正半倚在御榻上,皇后陈氏、贵妃李氏,以及太子朱翊钧都陪伴在他的身边。

高拱三人见状,连忙跪倒在御榻前,不住地呼叫、不住地磕头。皇帝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逐一对着他们点头,并示意身边的太监宣读“顾命”:

朕嗣祖宗大统,今方六年,偶得此疾,遽不能起,有负先皇付托。东宫幼小,朕今付之卿等三臣,宜协心辅佐,遵守祖制,保固皇图。卿等功在社稷,万世不泯。

不等司礼监太监宣读完“顾命”,高拱三人早已是泣不成声。

这番景象,就是后世人们从小说戏剧中看到的所谓皇帝的“托孤”,官方的正式文字是“顾命”,而高拱等人则是“受顾命”。

自明朝建国以来,这种方式的“顾命”与“受顾命”,以前只发生过一次,那就是嘉靖皇帝的伯父弘治皇帝临死前,把三位大学士召至病榻前,把儿子朱厚照也就是后来的正德皇帝托付给他们,并且说,太子聪明,希望先生们好好培养,让他以后做个好皇帝。

隆庆皇帝这一次继承了先祖的做法,高拱三人固然是感激涕零,外廷文官也是一片喝采。

在后世,不少研究者和明史的爱好者喜欢把弘治皇帝和隆庆皇帝放在一起比较,这两位在许多地方还确实有相似之处。

当然,好的开始未必就有好的结局。正德皇帝不但没有接受三位顾命大臣的教导和培养,即位的一年之后,就把其中的两位赶出了北京。

那么,这一次的三位“顾命”大臣、“托孤”大臣的结局又会怎样呢?首辅高拱第一个就被赶下了台,而且来的是那么的快。

“托孤”之后的第二天,隆庆皇帝去世了。一切善后工作都有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一方面是安顿好已经去世的皇帝,该上庙号上庙号,该营山陵营山陵。另一方面是安排新皇帝即位。

先是由内阁向太子上“劝进”仪注,接着满朝文武以及军民代表三次联合上疏,请求太子即位。

年仅十岁的皇太子朱翊钧也按照既定程序推辞两次,然后在第三次劝进表递上之后,于隆庆六年六月十日当仁不让地继承了皇位。

从明年开始,也就是从公元一五七三年开始,改年号为“万历”。

当然,在皇帝继位的整个过程中,最忙碌的人其实并不是被顶在前台的万历皇帝朱翊钧。

十岁的朱翊钧这个时候还只是一个道具,由人摆布。最忙碌的是这些事情的总导演、总指挥内阁首辅高拱。

“大行皇帝”的信任,使得高拱更加积极努力地工作,他不但要把小皇帝名正言顺、风光体面地扶上台,还要把他培养成、辅佐成有道的明君。

高拱先是领着人们草拟了隆庆皇帝的“遗诏”和万历皇帝的“登极诏”,兴利除弊、大赦天下。

紧接着,又以内阁首辅的身份,向万历皇帝提出五条建议,也就是五条施政纲领。所有这些,万历皇帝都一一予以批准。

正如刚刚死去的隆庆皇帝和满朝文武大臣所期待的那样,新天子和旧大臣之间,特别是和旧首辅之间,配合默契,其乐融融。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切竟然只是一个虚假的表象。隐藏在这配合默契、其乐融融表象后面的,却是密锣紧鼓的阴谋和磨刀霍霍的搏杀。

隆庆六年六月十六日,也就是万历皇帝即位的第七天,文武大臣们在礼仪官的引导下,跟随着内阁首辅高拱,来到了会极门。

后世这个会极门在《嘉靖往事》中曾经多次提到,张璁上《大礼或问》、杨慎领导请愿、杨继盛上疏弹劾严嵩,等等,都发生在这个会极门,只是这个时候还叫左顺门。

这是明朝经常发生重大政治事件的地方,也是皇帝的意志、宦官的意志和文官的意志进行博弈的地方。

由于刚刚即位,所以这个时候万历皇帝还没有正式“视事”,还没有资格开始和大臣们讨论国家事务,凡有诏令,都由司礼监太监在这里宣读。

高拱们来到会极门时,以掌印太监冯保为首,司礼监的各位太监早已在此等候。

看看人到齐了,只听冯保一声“有旨”,大臣们连忙跪下听旨。司礼监的一位太监开始高声宣读“圣旨”:皇后懿旨、皇贵妃令旨、皇帝圣旨。

诸位注意,这是一道以皇后、贵妃、皇帝三人的名义,共同下达的旨意。

大家可能会产生疑问,这时的皇帝是万历皇帝,那么这个皇后、贵妃又是谁?这个皇帝自然是万历皇帝,但皇后和贵妃,却是他父亲隆庆皇帝的皇后和贵妃。

皇后姓陈,是万历皇帝的“嫡母”;贵妃姓李,是万历皇帝的“生母”。

由于要到下个月才上尊号,上了尊号之后才能叫“太后”,所以这个时候还是按过去的叫法,一个是“皇后”、一个是“贵妃”。

司礼监太监继续宣读:

传与内阁府部等衙门官员,我大行皇帝宾天先一日,召内阁三臣至御榻前,同我母子三人,亲授遗嘱。

说东宫年少,要他每辅佐。今有大学士高拱,专权擅政,把朝廷威福都强夺自专,不许皇帝主管,不知他要何为?我母子三人,惊惧不宁。

高拱便著回籍闲住,不许停留。你每大臣受国家厚恩,当思竭忠报主,如何只阿附权臣,蔑视主上。姑且不究。

今后俱要洗心涤虑,用心办事。如再有这等的,处以典刑。拱即日出城。

这是一篇半文半白的“圣旨”,意思十分明白,朝廷对你们内阁三大臣的恩情,比天高、比海深,但首辅高拱不知图报,专权擅政,连皇帝的权力都夺去了,弄得我们孤儿寡母十分恐慌。

所以,我们只有采取断然措施,让他立即滚蛋,回原籍闲住。你们内阁、五府、六部的大臣们,都受国家的厚恩,怎么一味附和他、不敢站出来和他作斗争?

希望你们认真反省,好好为朝廷办事,否则,高拱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

司礼监太监面无表情地宣读着“圣旨”,高拱听着听着,如同五雷轰顶,几乎晕了过去。其他的大臣也被这道圣旨弄得一头雾水。

但皇恩浩荡,令出如山,一位头上顶着柱国、少师兼太子太师、中极殿大学士掌吏部事的内阁首辅,这是文官的领班。

是刚刚死去二十天的皇帝的老师,他的所有政治身份,就这样被一道圣旨剥夺得干干净净,踉跄出京。

那么有人要问了,这个高拱到底犯了什么事?他不是很能干的吗?

这一次怎么这么窝囊,难道就这样灰溜溜地离开北京、返回原籍?

“圣旨”说你连皇帝的权力都敢夺,你是否这样,如果不是,你可以申诉啊,你可以让他们拿出证据来啊?

但是,没有证据。什么叫君主专制,这就叫君主专制。这个圣旨也许根本就不是皇帝的意思,但只要是以皇帝的名义发布,那就不可违抗。

况且,你也找不到人申诉、没有地方可以申诉。圣旨是由司礼监太监宣读的,你和他论理吗?

他说是只是“传奉圣旨”。你找皇后、贵妃,或者找皇帝论理吗?

人家根本就不见你。你说不见皇帝不走,那对不起,御史们在准备罗列你更多的罪状。

而且,锦衣卫的棍子就在那里等候。所以你只能对着宣读圣旨的宦官磕头,口中还要高呼“谢恩”,要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是小皇帝即位后,朝廷中发生的第一桩大事,高拱这一次可能破了一项纪录,可能是中国历史上自有记载以来被新皇帝以最快速度罢免的“顾命大臣”。

事后很多天,名义上的当事人朱翊钧才知道这件事情。而不久后,他的老师张居正顺理成章的成了帝国的首辅,这也是他亲身第一次经历朝堂上的斗争。

想到这里,朱翊钧透过额前的珠帘,偷偷的瞄向自己的老师。

张居正长得身材高大,相貌堂堂,很有睥睨一切的气势。看着正在侃侃而谈的老师,联想许高拱的下场,小皇帝的心里不由产生了一丝忌惮和害怕。

虽然长在深宫,聪慧的朱翊钧比实际年龄更加的成熟。换句话说,他的情商和智商都很高。登极之初,他就以高贵的仪表给了臣僚们以深刻的印象。

他的声音发自丹田,深沉有力,并有余音袅袅。外人看来,他确实是一个早熟的君主。

他在五岁时就能够读书,按中国此时的计算方法,那时他的实足年龄仅在三岁至四岁之间。

当然,在他御字之初,由于年龄太小,临朝时他还需要在衣袖里抽出一张张别人事先为他书写好的纸片,边看边答复各个官员的呈奏请示。

在现阶段,他还不能完全明白纸片上所写答语的含义,而只是一个尚未成年的儿童在简单地履行皇帝的职责。

他既为皇帝,在他的世界里没有人和他平等。但他很清楚这并不是绝对的。在两位皇太后之外,他所需要尊敬的人还有两个。

一个是张居正张先生,另一个是自己的大伴冯保。这种观念,并是来自皇太后那里,而是他自己总结出来的。

高拱事件,是张、冯两人首次结合在一起,导演的一出大戏。这对今后的政治形势产生了相当深远的影响。

这一点,自然也不是现在刚满十岁的万历皇帝所能理解的。只不过他以前对高拱的印象并不坏,他的父皇能够登基当上皇帝,此人功不可没。虽然那个老头子性格不太讨他喜欢。

不过有件事情让他非常迷惑。去年,冯保以高拱父皇驾崩时,曾说过“十岁孩子如何做人主”,向皇太后、皇上告密。

皇太后听了,非常震惊;小皇帝听了,当时也马上变了脸色。这才有了后面的一幕。

这事情总透露着几分诡异,细细琢磨着有些蹊跷,老师应该不是这种人吧?冯保应该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朱翊钧收回心绪,把注意力集中在朝堂上。

眼前的张居正似乎永远是智慧的象征。他眉目轩朗,长须,而且注意修饰,袍服每天都像崭新的一样折痕分明。

他的心智也完全和仪表相一致。他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能揭出事情的要害,言辞简短准确,使人无可置疑,颇合于中国古语所谓“夫人不言,言必有中”。

看到这里,朱翊钧刚才的那种荒唐的想法又有些动摇了……

延伸阅读

正者为攻,副者受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sisie.cn/gok8.shtml
“那洛寒澈此次来古阳郡率有数千甲士,身边又不乏高手。若要保证万无一失,还需细细思量。

[综]无心之犬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sisie.cn/u5ex.shtml
睡着了的陆晚妆又梦到了那个科技感十足的地方,这一次,银白色铁皮世界有了变化。上空悬浮

网游之皇权之下之第五章(5)  http://www.sisie.cn/6dr5.shtml
金时空芭乐高中门口,此时站着三个神情复杂的男子,“自大狂每次都这么慢,早知道这样就多

死对头他超甜的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sisie.cn/pt5t.shtml
日子仍这样波澜不惊地走着,沉凝也仍然被这样冷落着,宫中的窃窃丝语越来越多,谁都看不透

给您跪下十个萝莉九个富  http://www.sisie.cn/x0m0.shtml
“叮咚!恭喜宿主打开新手礼包……”“恭喜宿主获得100万元。”“恭喜宿主获得物品:塑

我粉上了对家大神[电竞]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sisie.cn/ndym.shtml
大事功成,伯牙却忽然负气甩袖而去。独留矶子与身边部落中的长老在原地,好不显得僵冷与尴

太子妃要密谋造反(穿书)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sisie.cn/xm4e.shtml
整个过程可以说非常顺利,而李欧则是在自己的办公室通过视频看着这一切。“想要长高一点?

堕落废墟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sisie.cn/dvym.shtml
说话间,李星海也被那火焰之光照耀得速度减慢,不仅眼前充斥着一片银红光彩,看不到方向,

深渊之中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sisie.cn/pwv7.shtml
女子对彩儿的这番话着实满意,开心的笑出了声,用手轻抚着她的脸颊:“好,真不愧是我的好

江敏之遇见你,遇见爱(一)  http://www.sisie.cn/srlz.shtml
傍晚,视线回到小暖家。一位少女正坐在梳妆台前绑辫子,发如瀑布,酒红色的头发被绑成一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龙帝崛起第一章在线阅读

    冷匣秋波射斗星,铁衣随從古霜清。宣池莫问当年事,一片威风动地生。引子永定六年,已是深夜,月隐星眠。得意的人、寂寞的人,低贱的人,高贵的人……白天时天差地别的人们现在都做着同一件事,便是陆续睡去,偌大的南陈皇宫一片昏暗,万籁寂静。内苑北侧一处偏殿还有烛光,门前只有一个满脸大胡子的中年武官把守着。他看上

  • 与妻娇在线阅读第六节

    学校里时而有人讨论起那晚的告白,女生无非是羡慕,男生无非是不屑,陈词滥调从未变过。苏秋总是装着事不关己的样子,不听不想。廖洋的心里像烟花一样灿烂,初恋是心里想象了千千万万遍的,现在终于可以自豪说:“我有女朋友!”,再不用落寞的看别人出双入对。“廖洋,咋没见你带弟媳出去耍啊!”孟辉见廖洋从没和女朋友一

  • 道玄行之第九章

    “筱筱,师父让你带上功课去他那,今天考核。”杨筱筱正在整理书桌的时候,听到杨鑫在门外喊。“好,二师兄稍等。”杨筱筱匆匆从书柜里拿出早已完成的书卷,然后抱着五六份卷轴出了门。杨鑫看到她急急忙忙的样子,笑了笑:“不用着急。考核加油,千万别紧张。”“嗯嗯。”杨筱筱点点头,虽说杨鑫让她不要紧张,但是师父对考

  • 我是魔帝转世第7章在线阅读

    一个人在屋里静下来,陶晴忽然想起蒋姻至今未孕的事情,便问语秋:“这段时日身体不好,便没有过问,将军一直是宿在韶光阁的么?”“不是啊,也常去绿茵苑的。”语秋答得爽朗,后面却语调一转,叹息一声,小声嘀咕,“只有每次来悠远居都被逐出去了……”陶晴:“……”既然宁阔经常宿在绿茵苑,蒋姻又不是不能生孩子,那唯

  • 穿越后的悠闲生活之吻(6)

    所谓的【绊双刃】是这里独特的一种制度。简单来说就是学生组成搭挡,然后和搭挡一起生活。老师,暗灰色的长发的少女举手提问:“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制度呢?”毕业后会被分配到黎明机构的治安维护部队,这你知道的吧!在哪里虽然是团队合作,但一般是双人搭挡。意思是让我们在学园时,就事先适应战队模式吗?没错没错,回答正

  • 娘液在线阅读教化人族 老子降临 【求鲜花,求评价票,更新肯定给力】

    迟迟不见系统回应,周玄机摸着下巴,冷哼一声,哼,还真是高冷的系统。系统界面宿主:周玄机身份:人族三祖之一,人族智者功法:三分归元气修为:练神返虚巅峰神通:遂火体质:人族本源先天道体人民币:零抽奖次数:c级抽奖一次物品:YuanZiDan一枚周玄机眉间一跳,掌心涌出一团炽热的火焰。暗红色的遂火,在周玄

  • 渣了大佬后我跑路了(穿书)在线阅读第二章

    过了几日,小萱找瑾天再次出海出去玩,瑾天正在修炼自己的法术,因为她比较笨笨的,学一个法术,小萱只听一遍就会了,而瑾天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学会。这次要瑾天和自己一起去,但是瑾天这一次推脱自己要练习法术就不去,小萱便无精打采的回到宫中。父王看到她这般模样,问她怎么了:“萱儿,你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吖,父王帮你

  • 史上最弱金手指系统宿主在线阅读第6节

    让人所没有想到的事情,居然真的发现在了杜月笙的面前,那名被唐彪称为奇伟之才的男子,如今却在杜月笙来到后,展现出了十足的谦卑,让杜月笙一时间也大为吃惊,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一样;原来,刘明早就根据之前唐彪说过的话,猜测出了来人的真实身份,并且他似乎真的从这个貌似年轻,实际上却十足地老练的人身上,瞧见了

  • 一个男孩长大的故事第十章在线阅读

    迎来了春天,万物苏醒,群芳竞艳。但假期综合征问题也十分突出。华扬需要在假期结束前作宣传指导,帮助人们调试长假期后面对工作的不适应状态。投入研发工作紧绷了近一年时间,华明也怀念起以前常跟哥哥参与些艺术活动。只是,他们兄弟间理念分歧的心结好像还没打开,春节也只是匆匆见了一面。机器人研发的工作会越来越忙碌

  • 我的世界系统之无限穿越在线阅读第十节

    “我还有个姐妹被困在春阳小区的一栋居民房里,求求你帮帮她,我现在不能脱身,她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好心人求求你帮帮她,千万别报警,不然她会有生命危险。”纸条上的字迹很潦草,勉强能认得出来。王笙楠看了纸条上的内容,看着已经淡定了少许,依旧哭泣的女孩望着自己被带进派出所。“自己能力有限,靠我自己能救出那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