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攻略冥王美男在怀

作者:暗香 来源:小说阅读网

炎夏。忘川大陆。落日山脉外围。

斜阳余晖洒在树稍,挥洒出一片金色余晖。

蝉鸣阵阵,飞鸟归山林。

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女,靠在树干上微微喘息着,在她的脚下横躺着三具尸体!

原地喘息了会,气息平稳后,君凌烟唇角溢出一抹苦笑以及震惊。

这不是她的身体!

这,是哪里?

这个问题,刚在她脑海中浮现,她的头部骤然传来一阵剧痛!疼得她即刻捂着头,蹲在了地上!

一片片记忆碎片从她的脑海炸裂开来,让她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转,从地上坐起时,眼神恢复了以往的自信和冷冽。

从她融合的记忆中,得知,她所在的大陆名为忘川大陆,分为金、木、水、火、土五大帝国,修行的是五行灵力。

等级分为拜灵、尊灵、御灵、控灵、融灵、灵座、灵君七个级别,每个级别分一到九莲华。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以强者为尊的世界!

而她,是夜氏皇朝镇北将军府的君临城唯一的女儿,君凌烟。

她的身份,本该高高在上!睥睨众生!

然而她却是一个不被五行灵殿的神君们认可,不能修行,人人鄙夷的神弃者!

她本有一位人人艳羡的未婚夫!

然而她却因这一纸婚约,处处受欺。甚至丢了性命!

在她刚醒来时,恰好发现自己处于被君染尘收买的人,撕扯,即将要毁掉清白的紧要关头。

在她接管身体的第一时间,迅速的解决掉三人!

君凌烟闭上眼,对身体的原主人,默念了一声:安息吧!既然我接管了你的身子,那么我就会让这群欺你、辱你、害你的人,千倍、百倍、万倍的还回来!

念完,正当她要向君府方向走去时,她的头顶骤然响起树枝摇晃、断裂的声音。

君凌烟猛一抬头,只见一道人影从天而降,笔直向她砸了下来。

“这点也太背了吧!”

君凌烟完全来不及反应,眼睁睁的看着头顶砸来的人影,离自己越来越近。

一阵好闻的体香随人影趋近,扑进君凌烟鼻端,在她即将被砸中的刹那,虚空砸落的人影,伸手揽住她的腰肢,翻转,让他自己垫在了君凌烟身下。

这时,一台紫金色轮椅坠紧跟在少年身后,坠落在旁边,发出一声闷响,掀起一阵尘烟。

君凌烟抬头,目光触及到身下少年的样貌,一怔!

少年面如刀削,双眼紧闭,睫毛长如雨刷,鼻梁直挺,薄唇紧抿。

当她视线落在少年乌青的唇瓣时,脸色一变。

中毒!

救,还是不救?

君凌烟的目光微微闪烁了下,想到刚才少年在砸下时的那一翻身,想到家里处处针对她的君染尘,再想到君家乱象,她唇角勾勒出一抹贱贱的邪笑。

手指搭在少年脉搏上,切了会脉。

她的眉毛高高挑起,颇为诧异的看了眼近在咫尺的绝色妖娆的少年,笑容变得更高深莫测起来。

少年身中两种绝毒,并且两种剧毒高度融合!

“滴……”

“程序重启成功!警告!警告!警告!检测出剧毒!正在分析,请稍后……分析完毕,配置解药中……提示:材料不足,不足以配置出解药!请补充材料!”

君凌烟脑海中响起一阵熟悉的温和男声,与此同时,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个虚拟屏幕,屏幕上方出现一系列赤红色的提示字幕!

“咦……”

延伸阅读

五特加盟  http://www.blueoceancharter.com/ywps.shtml
五特白酒金穗品牌系列产品由好高梁、小麦、糯米、大米、玉米与山泉水精酿、勾调、过滤、灌

雨禾医疗器械加盟  http://www.blueoceancharter.com/amdf.shtml
雨禾医疗器械采用各省市出众的变压吸附技术(英文名称:PressureSwingAds

萌动音乐早教加盟  http://www.blueoceancharter.com/m2x.shtml
萌动音乐早教是诸多的家长陈赞与信赖的品牌,很多孩子在这里进行音乐培训,发现了孩子在音

金黛尔银饰加盟  http://www.blueoceancharter.com/b7mp.shtml
金黛尔银饰是金黛尔饰品文化(北京)有限公司在某年成立的工艺装饰品牌,总部设立在北京。

得时康干洗加盟  http://www.blueoceancharter.com/lzl.shtml
上海得时康机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原上海亚热机械有限公司,创建于一九八六年),公司拥有

钧衡衡器加盟  http://www.blueoceancharter.com/noq1.shtml
钧衡衡器公司是一家以科技研发为基础,集电子衡器、光机电一体化、生物科技电子商务等为一

同和晟源加盟  http://www.blueoceancharter.com/puvy.shtml
同和晟源平衡车生产加工、经营多款电动体感平衡车,包括独轮车、双轮车、扭扭车、滑板车等

立通快递加盟  http://www.blueoceancharter.com/6t5i.shtml
立通快递主要经营公路零担货物运输、公路整车货物运输、货物快递、综合物流、农业物流、物

江新加盟  http://www.blueoceancharter.com/xnwd.shtml
江新生产电线、电缆、电话线等产品,江新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江新加盟总部的诚

贝壳王加盟  http://www.blueoceancharter.com/d26d.shtml
贝壳王床上用品总部是床上用品、纺织品、床上用品、纺织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绝地求生之声控主播半路邀请【新书求收藏!】

    “无欲则刚,有容乃大!”“我明白了,这里的无欲并不是指无欲无求,而是指可以抛弃自身的一切,只有那样的心境才能够做到,心无丝毫杂念,拥有一往直前的决心,神斧自然也才能够显现出无比恐怖的威力来。”其实这包容并不是去包容敌人,而是应该藐视敌人的一切,同时可以放弃自己的一切,只有达到这种神妙的心境,神斧之法

  • 既然不是仙在线阅读第4章

    “要追究吗?”警察整理了下笔录问道。“赔钱。”鹤景年很实际。“多少?”“我算算。”鹤景年说:“比如说等会要去医院检查……”混混震惊,“你还要去医院检查什么!?”刚刚他们兄弟几个摸都没能摸到他人,就被打得起不来了。要检查皇帝的新伤吗!?鹤景年的眼神瞥过去,“有你说话的份?”混混闭嘴了。安静如鸡。鹤景年

  • 相思尽染在线阅读二子

    休息的时间里,各个牢狱的门都是大开的,牢犯们可以自由出入其他牢狱,去寻找自己的同伴闲聊,亦或者寻找与自己有相同乐趣的人,一同干自己喜欢的事。就譬如像谢意远隔壁的牢狱,每次在休息时间内便召来许多热爱起舞的人,一同在狱中翩翩起舞,可那情形,称翩翩起舞着实牵强的紧,群魔乱舞方可准确描述此情形。而谢意远对面

  • 北域风神在线阅读第1节

    昏暗的霓虹灯光在小巷口由于接触不良不时地闪烁着,巷子旁的垃圾桶边,一只白色的流浪猫正小心的伸着爪子去够上面的垃圾袋。突然,“啪”的一声,垃圾袋掉落在地上,惊得流浪猫嗖的一下跑开了。等了半天,见没有了别的动静,那只已经看不出原来颜色的白猫又小心地拨弄着掉下来的黑色垃圾袋,袋子上沾染着一些暗红色的液体,

  • 仙石劫之现在能见你经理了吗?求鲜花求评价票(6)

    看着眼前这金光闪闪的一切,肖尘感觉自己的心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他么的,什么叫任性,什么叫做金子从天而降在自己的脑袋上?老子这就是啊。额,不对,是我从天而降,砸在了金子上。肖尘在经过最初的激动之后,没有想别的,第一件事就是从神奇背包中抽出那两把消防斧来。原本这东西拿着是防身用的,他当时想着,万一在这

  • 家有悍妻怎么破之早期就要学会怂(3)

    僻静的阁楼内,寥寥三五个人各自做着自己的事,这里是赤月宗的藏经阁,不过云浅雪只发现些中低级功法、心得、见闻等等,高级的不知道是在哪个空间里藏着还是被宗门里那些长老们把持着,总之这里暂时没有发现一看就比较厉害的东西,或许是他级别不够吧。纵使这样,这里也不是开放的,想看这些东西需要“钱”提--万恶的知识

  • 星河紫眸在线阅读第五节

    其实林特摔倒的那会,想起一个卖屁股的兔子正压在自己身上,虽然中间隔了张桌子,可他依旧有种恶心的感觉。当时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愣是给连人带桌子的把身上的约塞夫给掀到了一边,踉踉跄跄的爬了起来,就准备往出跑了。可惜林特刚迈出一步,不料被混乱中翻倒的一个椅子绊到了裤腿,再次,而且是面朝下的摔倒在地。林

  • 臣妾做不到第4章在线阅读

    IfIonlycould.Make-a-deal-with-God.Andgethimtoswapourplaces.Berunningupthatroad.Berunningupthathill.With-no-problems.————《Runningupthathill》守护我的骑士大人,现在

  • 带着世界修个仙惹人同情

    元明华眼中一缕快意一闪而没,面上却是通透大方。元月砂本来就拘禁畏惧,如今当众摔倒出丑,自然会更加放不开。那些贵女听到了元攸怜这样子说,个个皱眉。好端端的,怎么就摔倒了?莫非当真疯病未愈?元明华已然呵斥:“三妹妹,你胡说什么,她可是你二姐。”元攸怜却不依不饶:“大姐心善,将她领过来,可她疯病发作了,岂

  • [神印]背光第5章在线阅读

    “姑娘,起来梳妆了。”妙绿轻手轻脚地撩开架子床的幔帐,比往日都规矩地服侍凌霄霄起床。凌霄霄起身坐在床边醒了醒神儿,抬头看了妙绿一眼。“平日的机灵劲儿去哪了,怎么今日正经像个大户人家的婢女了,这般小心翼翼。”“可说是呢,昨日夫人叫了我们去,耳提面命地嘱咐了许多,说大姑娘今儿个起就是平昌王侧妃了,身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