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九世莲第五章在线阅读

作者:梨白白 来源:晋江文学城

翌日,艳阳高照!

按照惯例,七月十五这一天是苏府发放月俸的日子。因此这一天整座苏府那是格外的热闹。下人们皆是起了个大早,以求能早一点拿到上个月的辛苦钱!希望以此能改善一下枯燥乏味的生活,好好享受一番!

早早的苏云就翻身爬起,洗漱完毕后就匆匆的赶了过去。没办法,自己这个月的伙食还指望它呢!

一路之上绝大多数都是身穿粗布衣裤的下人们,只有苏云与别人完全不同。一身虽说尘旧,但却一尘不染的白色丝衫罩在他的身上,显得合身又得体!不过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人群中,倒是与周围的景色格格不入了!

“咦!那人是谁?怎么穿着如此之好!”疑惑声响起。

“嘘···小声点!被听到非打死你不可!”当下那人偷偷的瞅了瞅,发现对方没注意时,方才微声细语的讲解道:“他就是苏云,传说中了家族废物。”

“原来是他啊!怪不得了!不过好像听说苏云少爷蛮好的吗?我们下人中有不少人受过他的恩惠呢!”低呼声随之而起。

“话是没错,但是我们还是小心点吧!”

倾听着身周源源不绝的议论声,苏云早已麻木无比,底层人群就是这样,同样一句话到了他们的嘴里,不出几日就会多处各种不同的版本。对于此等状况他只是一笑了之。只要有了实力,一切流言蜚语不攻自破!

一刻钟不到,府库已在近前。放眼望去,门前的小广场上排了几十号人。苏云默默走到队伍的最后列,随着人流向前缓慢的移动着。

“林子快看!那是苏莹莹小姐和苏镇天少爷吗?听说他们不过十六岁就已经是通脉境五重天的高手。前途不可限量啊!”苏云前边不远处一道惊呼声远远传来。

“谁说不是呢!我听父亲所说,他们是家族中最有希望突破先天境的人了,就连长老门也不过融脉境而已。”那个叫林子的满嘴羡慕着偷瞄了苏莹莹一眼。

“到时候我们苏府加上老祖就有三个先天境高手了。稳压文家和杨家一筹了。”最先说话那人面露向往着回了一句。

苏云顺着二人的目光看去,男的是大伯苏向天的长孙苏镇天。女的是四伯苏全的三孙女苏莹莹。

只见二人直接走向领钱处,一路上排队的人们争相问好。这边还没到,那边排队的人们立刻让出了地方,叫二人先领。此时此刻,一切的规矩在实力面前就如一张草纸,说撕就撕。

“领月俸钱这种小事,他们二人怎么会来。叫个下人不就行了!”苏云挠了挠下巴。心里是万分不解,没看广场上除了自己都是下人来的吗。况且都进去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见出来!奇怪!奇怪!

等了好一会,终于轮到苏云了。还是那个白面黑须的中年男子,一袭蓝袍干净整洁!此人苏云认得,名曰苏刚,比自己晚一辈,近一年来每次都要克扣自己的银两,是大伯一脉的人。

“姓名?”发放月俸的族人,头都没抬的问道。

“苏云。”

“嗯!我看看。”苏刚翻着账本看了看,这才不情不愿的说:“总共三十两。”说完就弯身把三十两白银放在了桌子上。

苏云看着桌子上的银两,心里泛着冷笑。

“哼!苏刚侄儿。按照家族族规,嫡房一脉每个月的月俸应该是五十两吧!”苏云背负双手,面色严厉的说道:“而且按照族规,私自克扣族人月俸是要被杖击二十的!此事我定会禀明老祖,想必以他老人家的性子定会对此事严惩不贷!”

苏刚一看,往日里懦弱不堪。受尽委屈、绝不还口的少年。如今竟对他加以厉色,一时间呆愣在那。隔了好一会才不紧不慢的说:“莫要血口喷人!苏云一家近一年时间对家族毫无贡献,因此族长下其命令,削减其一家月俸至白银三十两。难道你要违背族长的命令不成!”说道后边言词竟激烈起来。

“笑话!嫡房五十两月俸是老族长所定。现今代理族长怎可逾越!”苏云双眼圆瞪,怒视着对方。

“哼!当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了!“苏刚撇着嘴角,满脸的不屑。旋即转身对着身后两名魁梧的大汉吩咐道:“刘明、徐亮听令:苏云大闹府库!目无族长!把他给我拖出屋内!”

这一下人群中立马炸开了锅。

“这人就是家族废材苏云啊?听说三年时间居然连通脉境第一重天都没达到。而且他还是资质三星的练武奇才呢!”一位胖乎乎的下人看着前方竟然要动起手来了,立刻兴高采烈的对边上的长脸大汉说道。

“就他还天才?就因为这事,外边不知道有多少之人在看我们苏府的笑话!这次看来又要挨一顿打了!”长脸大汉满脸轻蔑的望了过去,心中嗤笑无比:还真的以为自己是天才了。

“没实力还要装什么好汉!当真以为跟他爹当年一样,叱诧风云了!”胖子嘴角微抽,冷笑着说:“看他这次怎么收场!”

府库内,听到命令的刘明与徐亮皆是开心了笑了,本来以他们下人的身份绝对是不敢顶撞家族嫡系的,更别说暴打了!可是如今有这么好的机会,还有族长一脉撑腰,那就不能错过了!

想到从今以后,可以在亲朋好友面前以此吹嘘一番,当下两人更加的得意了!想到高兴处,这边二话不说,立即恶狠狠的扑了上去!

只见他们一左一右竟是同时出手。配合那铁塔般的身材,还当真有那么几分威势!不过看其满脸狰狞的模样,恐怕不是拖出去这么简单。

苏云看着一拳一爪朝自己袭来,当下也不含糊,立马一招双龙出海,左拳对着徐亮的胸口直击而去,右拳却是对准了徐明的左抓。这一下快、准、狠!

“呦呵!还想和我们硬碰硬,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看招!”徐亮完全没想到眼前的废物竟会还手,顿时心中颇感惊讶!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衅,当下右臂一抖,速度瞬间加快几分,整条手臂一时间青筋暴起。看起来充满了力量!

位于旁边的刘明也是报以一声嗤笑,旋即改变方向,凶悍的抓向了对手的脖颈!这一下要是打实了,对手立败不可!

现在他们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虽说两人也不是武者,但是身体素质却是在那摆着呢!想必打败家族中赫赫有名的废物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随之距离的逐渐拉近,双方终于交手了。只听!

“咔嚓!”

“嘭!”

连续两声异响传入人群耳中。

刷刷!

一双双眼睛有如着了魔,顷刻间皆是不约而同的望向了屋内!

只可惜,众人心中所想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反而是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看向场中,可见刘明耷拉着手掌在那哀嚎不已。一声声悲呼传遍全场,众人听后感觉全身汗毛直立!

另一边徐亮被直接砸于后边的石墙上,随着一声闷哼,竟然当场昏了过去!

“嘶···”顿时人群中各种倒抽冷气声接二连三的起来。

“呃···”先前讥笑苏云的两位下人嘴巴张开,呃呃的说不出话来,赤**的打脸啊!刚才还讽刺别人,准备看着他跪地求饶呢。可是现如今人家来个绝地反击,一拳就把两名大汉打到在地。

小心翼翼的扫视着交战处,趁着苏云没注意他们,竟然偷偷的溜了。先前还嘲笑不断,如今自己却有如那夹着尾巴的草狗一般狼狈而逃,真是讽刺!形势转变之快令他们措手不及。

苏云看到没看倒在地上在那哀嚎不止的刘明。脚步轻抬间,人已是径直走到苏立的跟前。

单手将其提起,微笑着说道:“贤侄!到底是五十两呢?还是三十两?”

“五十、五十两。”苏刚哆哆嗦嗦的说道。这一刻他害怕了!

“之前十个月的呢?”苏云方向对方,坐在桌子上拍了拍手,邪笑道。

漫不经心的样子,让苏刚的心里直打鼓。

“一样一样,这是纹银三百两。苏云小叔你请收好。”苏刚赶紧低头拿了三百两银子放到桌子上,声音惶恐不安。没看见那边二位的下场了吗。巴不得对方拿了银子赶紧走人呢!不经意间,双眼用余光瞅了瞅地上的那二位,当下感觉脖子上凉飕飕的。

苏云收起桌上的银子,冷漠的说道:“以前你克扣我银子的事就这么算了,但是你当着众人的面袭击家族嫡房长辈我岂能饶你!今日就卸你一臂,以儆效尤!”

“咔吧!”不容对方考虑,直接下了狠手!

“啊!!!我的胳膊!”苏刚右手捂着左臂,撕心裂肺的叫声犹如厉鬼一般,凄惨无比。

就在此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遍全场!

“啪啪!苏云小叔真是威风!在外边无法无天没人管也就算了,如今却是欺负起自己的晚辈来了,在下只能说,佩服!佩服!”远远的一男子夸步而来,一边走一边拍手,看他侃侃而谈的样子,到是显得相当自信!

“是你···苏立!”咬牙切齿声随之响起。

又是这个混蛋,每每想起十天前的那一场耻辱,苏云就在心中暗暗发誓。早晚有一天会把自己从经受到的欺辱原封不动的还给对方,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如此之快!

既然天意如此,那么今天就先收一笔账!

延伸阅读

济炼整理遗物  http://www.xiaoniukeji.cn/zdb.shtml
程肃对于这个精准到小数点后边的数字有些咋舌。“有零有整的还,怎么这么便宜?”简亦有点

桀骜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xiaoniukeji.cn/6eo2.shtml
李默愣了一下,然后破口大骂:“去你大爷的,我是你爸爸,你全家都是我儿子。”说完他挂断

穆锦的九零年代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xiaoniukeji.cn/aq5c.shtml
前世今生嫁给了同一个男人,元春本以为自己该忐忑不安,可实际上等她坐到了床上,静等赵之

仙慧传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xiaoniukeji.cn/aewc.shtml
裴婧妍拉了韩舒恒进去,门口迎宾的两个姑娘拦住了裴婧妍,“这位姑娘,这里不欢迎女客人。

玄幻末日之至尊大帝之姑苏县城(1)  http://www.xiaoniukeji.cn/svtn.shtml
一轮残月横挂在枝头,散发着清冷而又孤寂的月光,其下,是青砖黛瓦,绿树城墙,弥漫着几百

总镖头的花姑娘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xiaoniukeji.cn/uq85.shtml
然后要做的就是设计副本世界。第一个副本世界已经安排了赛丽亚和林纳斯镇守,加上几个劫持

天玄印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xiaoniukeji.cn/ancr.shtml
后山,药园。“哟,今天这是吹的什么风,竟然把刘执事吹到我这后山来了。”刘奇带着杨罡踏

穿越之我是林黛玉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xiaoniukeji.cn/uqae.shtml
远远望去,山峰连绵不绝,最深处似被一道无形的鸿沟划开,那里密林遮日,兽吼声不断回旋。

穿成反派白月光的替身[穿书]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xiaoniukeji.cn/gsjg.shtml
古凌迟到的原因并不复杂,归根结底用三个字就能概括:起晚了。在狂兽血印的第一只初兽凝结

[海贼王]我是大将,有何贵干?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xiaoniukeji.cn/6fnl.shtml
两个月后,周沧海在帕克一家地帮助下取得了合法的身份,并开始了他的异国生活,而帕克也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翼元之【重重迷雾陷困局】(7)

    狭小昏暗的空间里,我与他两人都静默无言。皇太极背靠一堵墙立着,叹息道:“你不该搅入这趟浑水中来的,就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听到吗?”“我听见了,就没办法坐视不理。”我这么想,也是为了我自己考虑。眼下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庇护所,若是褚英此行有什么闪失,这大贝勒府不得一团乱?皇太极虽然信誓旦旦地说会照顾我,可他

  • 武林外传之捕神燕小六在线阅读第三章

    教室右下方,在袁飞和小胖子王雷的另一方,靠近垃圾桶的位置,坐着一名黑发少年。他长相清秀,一身朴素的打扮,虽然是班上公认的废材,可是神色却十分平静,面对四周的喧嚷声,没有丝毫触动。仿若心中自有一片天地,不悲不喜。他独坐在那里,似乎被整个世界给遗忘了。萧焱!他就是萧焱!上学期期末龙门考试,到目前为止唯一

  • 天子冠上珠在线阅读第4章

    他本来也不想和这两个秀恩爱狂魔出阵的,只不过本丸的其他刀剑付丧神吃狗粮已经吃撑了,当他们拜托他时,一向自认为风雅的他,又说不出”不能”这样不风雅的话,所以。。。。歌仙兼定看着冲田组,深深地叹了口气。本丸其他刀剑付丧神“计划通get√”一期一振瞅瞅那一边秀恩爱的冲田组,又看了看这边单纯的歌仙兼定小可爱

  • 异域同天在线阅读屠二宗

    “小子,你身上没有北冥家的气息,你不是北冥家的人。”“不记得了,我是那只小狼妖。”“哦,想不到你成长的这么快。”在谈笑之间白灵手执霁雪就要杀向血煞宗宗主“白灵,你不守规矩。”“少说废话,历史只为胜利者谱歌。”四尺霁雪划向血矍。“血煞珠释放。”血煞之气释放对别人可能很强,但对白灵而言只不过是一顿饭罢了

  • 龙影修仙传修炼修炼

    “站起来。我叫你站起来,继续跑!”在魔兽森林的外围深处,四周虽然被巨大的树木环绕,难以想象的是这里有一个深不可见底水潭,而水潭边上,一个少年赤*着上身,只穿着一条大大的短裤,背上负着一大块黝黑的陨铁,陨铁在烈日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少年的体力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着。啪啪……嘭……一个灵魂状态的老者,用魂力

  • 一剑斩众仙第5章在线阅读

    当大古和幽怜谈完之后,野瑞也把咖喱饭端了进来。而另一边居间惠队长走进走在长廊,突然通讯器传来呼叫。泽井总监都身影从屏幕中出现,只听他说道:“胜利队听令,立刻出发。”而这样的话,在GUTS指挥室同样出现了。丽娜那边出现了居间惠队长的视频通话。只听她着急的说道:“接到行动命令,我们没有时间了。”而一位科

  • 神纹道演在线阅读第1节

    “娘,你说海棠花什么时候才会开啊?”若隐若显的烛火下,一双小手拖着稚嫩的脸庞,嘟囔着嘴如此呢喃着。这里是大魏的大将军府。灯光并不明亮的阁楼中,将军夫人温芸卿似乎在收拾一些细软。刚刚而立之年的温芸卿,依然有着少年时候的姿色。肌肤容颜,完全没有被岁月侵蚀的痕迹。烛光下,大将军年仅五岁的女儿,呆呆地望着窗

  • 育林员修仙传在线阅读第九章

    默家围观之人经过短暂的沉寂之后,倏得爆发出一阵阵的嘈杂声。“那恶子终于倒下了嘛,默怒出手,成功得手。”“是啊,让那恶子嚣狂。”“我倒是觉得可惜,以筑基境初期的修为连挑默耿、默信,哪怕是默怒筑基境后期的修为亦用了七招才击败他。而且你们不要忘了,他可是身无防御至宝。”“你同情那恶子?”“那又如何?他也姓

  • 血性世界考察

    “啧,这就是所谓的王者白鸟泽吗?一盘散沙,成不了气候。”柳生允子有些惋惜,毕竟这里出色的选手还是蛮多的,却因为一个错误的训练方法而葬送了,真可怜!距离学校报道还有一天,允子深深觉得没有人可以□□的日子真是无比漫长啊!除了早晨那一个小时的锻炼时间外,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度过余下的十几个小时,要是在加拿大,

  • 我乃大唐至尊王之打了鸡血(7)

    “喂喂喂,说了这么久,我还得买这个拖鞋呢,你卖不卖啊?”杨昭娘不依的叫唤着。杨延光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差点忘了正事了,段小兄弟,请问你这所谓的木屐价钱几何啊?”段明玉道:“相逢即是有缘,杨先生何必跟咱谈钱,伤感情,尽管拿一双去就是了!”说完故作大方的段明玉不露颜色的奸笑了一下,本公子啥事情都可以跟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