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武侠之福袋系统之危机与转机(10)

作者:浩瀚丶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中枢峰,后山草庐。

作为唤仙宗十峰之一,中枢峰位列第七。

其首座七长老缅因此时正在后山草庐修炼功法。

“缅因长老。外门弟子方不同有事禀报。”

此时方不同在听闻听闻李凤折在韩霖手上,变来了中枢峰,希望说动七长老出手。

草庐内,一灰袍看者,虽然听到了方不同的声音,但是仍然没有出声。

“弟子发现一至宝。长老可有兴趣?”

灰袍老者神色微动,一个手诀打出,结束了修炼。

微风拂动,草庐大门自动敞开。

方不同提步走进草庐,心中暗定。看来自己的提议已经引起了这位的注意。

进入草庐,方不同双手结道礼,恭谨的等带打坐的灰袍老者问话。

那灰袍老者便是七长老缅因。中枢峰首座。

缅因双目慢慢睁开,屋内似有一道闪电凭空打过。

方不同只感觉气息一屏。

只是睁开眼睛就有如此威势,看来这个七长老修为又有精进。方不同也是人精,立马说道。

“恭喜七长老,修为精进。”

缅因没有在自己修为之事上多说,他对方不同所说的至宝颇感兴趣。

“说说吧,所来何事?”

方不同见勾起缅因的兴趣,将韩霖打伤李凤的事缓缓说出。

缅因眉头微皱。因为弟子斗殴之事宗内不乏发生,与这方不同说的至宝毫无关联。

“弟子斗殴之事而已,与你所说有何关联?”

方不同见缅因已有怒意,即忙说出其中关键。

“长老,你可知那李凤韩霖是何修为?”

缅因没有说话,示意方不同说下去。

“那李凤,外门杂役谷管事,炼血境修为!虽说修为不高,但是至少是修士。而那韩霖,两天前入门,据我所知,他是个凡人。”

“长老想想,一个凡人是如何能镇杀一个修士的,而且是一招镇杀,这其中的猫腻,我想不用我说吧”

缅因顿感惊奇。

“你的意思是,那新弟子身上有秘密?”

“正是,长老,如果那小子身上没有什么凭依,如何能依凡人之身打败炼血境修士?”

缅因思虑片刻,神色略微凝重。

“照你所说,那小子身上定然有一件宝物,能让凡人抗衡修士的存在。”

突然缅因话锋一转。

“只是你为什么告诉我?有这等宝物,你完全可以自己去取,说吧,此事还有什么内情。”

方不同,当然没说那是韩霖引灵之后发生的事。三分真话七分谎话,这样一来,由不得缅因不信。

“弟子与那李凤有同乡只谊,他背人打伤我当然想帮他讨一个公道,但是宗内最忌对同门下手,而如果由长老出手,自是不同。”

缅因听罢方不同所说,自认为其中隐情了然。

“你无非是想惩戒一下这个韩霖。事成之后,那好他的宝物归我,人就交由你处置。”

方不同连忙称是,见已经说动缅因,他此行目的已是达成。

由缅因出手,那韩霖死定了!

方不同见事已成,便与缅因告退,之后就下了中枢峰。

而与此同时,缅因大弟子简曜领了师名要去杂役谷接一位叫做韩霖的师弟。

杂役谷,韩霖的小木屋。

屋内韩霖正在盘膝打坐,修习唤仙宗功法,但是不同的是他修炼的是改良后的唤仙诀。

由于是第十峰长老修竹的百草丹帮他洗筋伐髓的缘故,韩霖修炼起唤仙诀的时候,进境神速。

原本普通人想要进入蜕凡阶,首先需要打磨身体,身体通透之后才能慢慢在身体里出现气感。

气感也就是能感应到天地灵气。这个过程天资聪颖者也需要两三天,也就是哪些内门弟子的速度。而天资平平者这个过程可能长达数十年。

但是韩霖不一样,一个时辰!就一个时辰韩霖就出现了气感,

而后有体内百草丹与他从李凤哪里拿回的引灵丹相助,更是引发灵气聚集,一举从养气境,来到了炼血境。

炼血境,修士在蜕凡阶的第二境界。

将原本在第一阶段肉身能够吸收的灵气,渐渐融入到血液里。

是血液充满灵气,将凡俗之血,慢慢改换成具有灵气的修士之血。

蜕凡三境,养气,炼血,锻骨。

是一个凡人逐渐改变生命层次的过程。

气脉,血液,骨头,当肉身被灵气温养的足够强大时。也就是彻底成为一个修士的时候。

这也是蜕凡阶,之所以叫做蜕凡。

名如其意,蜕去凡体,成为修士。而这个三个境界每一个阶段都需要无数的时间来打磨自己的身体,几十上百年,正常无比。

而韩霖运气极好,一颗百草丹,送他入养气境,一颗引灵丹送他入炼血境。直接跨越了几十上百年的功夫,达到了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境界。

灵气仍在继续往韩霖身体里聚集。直接将其境界提升到了炼血境巅峰。再差一步就是锻骨境。

韩霖初入修者的世界,以他前世书虫的经验。

这炼血境其实还算不上修士,充其量只是个预备修士。没有法术神通,但是身体素质却是远胜常人。

就单单力量来说,就韩霖的自我感觉。如果将一个普通人打出一百斤的力气作为比较。

炼血境,血气旺盛,且有灵气内缊。大概是普通人的十倍。

这也就是为什么李凤那一拳打出,对于之前还是凡人的韩霖来说有必死的威胁。

毕竟,一拳千斤!

而现在炼血境的韩霖,可能是因为有那强大莫测的龙灵加持。

其力量更是达到惊人的十五人之力,比之同境界的李凤强上不少。

其他各项身体素质均是超越了凡人。

可谓一步登天。

但是另外一个问题却是出现在了韩霖的面前。

因为修炼之后韩霖才知道。

这唤仙诀的修炼就好比是给身体装了一个发动机,这个机器现在动力满满。

但是缺少相应的工具去使用这股动力,比如给发动机装上锯盘那就是电锯能锯断树木钢铁,装上轮子能做汽车。

韩霖缺少使用这股动力的方法,也就是所谓的神通术法。

正当韩霖琢磨着怎么去获得这些术法的时候,一个熟悉的人出现了。

杂役谷口,一位蓝色道袍的青年降临。

杂役谷内看着身穿蓝色道袍的青年。皆是尊敬的看了过来。

原来,在唤仙宗,外门弟子着灰色粗布道袍,内门弟子着蓝色道袍,精英弟子道袍随意,但是有暗金色边纹。

“我是中枢峰弟子简曜,请问是否有一位韩霖师弟在此?烦请一见”

一身蓝色道袍的简曜,向着谷内杂役弟子道。谦和有礼让人不禁就有了服从的感觉。

“简师兄,还请随我来。”

人群中一杂役弟子,带着简曜来到了韩霖的小木屋之前。

简曜谢过哪位师弟。径自走进了韩霖的木屋。

当他看清楚屋内打坐的韩霖时,发现这不是自己带着去传功殿的一个新入门的师弟吗!

“你是韩霖师弟?”

韩霖看着眼前的来人。

一身蓝色道袍,头发披散没结道咎。剑眉星目,面色微黑,无须。

腰间系着一青玉葫芦,一看就是嗜酒之人。

猛然间发现这就是给自己指过路的师兄,当时他还说再见的时候要自己给他准备好酒,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

“你是?带路师兄?”

简曜一听,果然是那个新入门的师弟,那个连传功殿都不知道在哪儿的师弟。

只是这带路师兄是什么称谓!顿时气的差点摔倒。

“什么带路师兄?韩师弟,我姓简,单名一个曜字。”

韩霖自觉失言,连忙不好意思的道。

“是是,简师兄,是师弟口误了。

对了,师兄是来找我的?”

“韩师弟,对,我是来找你的,我师傅听说宗门七十年来新进了一个弟子,说是想要收为徒弟,所以命我前来寻你。不知韩师弟可愿!”

韩霖道:“简师兄,不知尊师是?”

简曜抓了抓头道:“怪我怪我,没有讲清楚。”

“是这样的,我师傅是唤仙宗七长老,中枢峰首座,他门下目前就我一个弟子,如果你成为我师傅的弟子,也就会是我的师弟,同时,也将是唤仙宗内门弟子!”

韩霖道:“原来如此”

因为有指路之事在前,韩霖本身就对简曜这个师兄感官极好,思虑之下,弟子品行良好,那么师傅定然也不错。

现在有了成为对方师弟的机会,同时也是成为内门弟子的机会,韩霖觉得还是很不错的。

当然,还有另一重考虑,自己需要的法术,成为内门弟子也许是能够得到的。

于是回答到:“简师兄,师弟当成为中枢峰弟子。”

“那好,我们即可启程,去我中枢峰,举行拜师仪式,早点脱离杂役谷。”

“师兄稍等,我还有一些私事需要处理。”

韩霖是想要安顿好父亲,于是让简曜稍等。

简曜看着即将成为自己师弟的韩霖自是应允。

韩霖走进里屋,安顿好仍然昏睡的父亲。

便告诉简曜,可以出发。

但是简曜没有要启程的意思,只是取下腰间青玉葫芦,喝了一口酒。

“好酒,师弟要不要来点?”

韩霖结果酒葫芦就是一口,霎那间,好似一口烧红的铁水从口里蔓延到胸腹间。

略微吸气,韩霖道:“师兄好酒。”

简曜豪气一笑,随手打出一个道诀。

口吐“拙”字。

那青玉葫芦迎风见涨,眨眼间变得有两人合抱那么大。

简曜一提韩霖的肩膀,轻松跃上青玉葫芦,两人盘膝坐下后。

简曜再打一道法诀,那青玉葫芦载着两人飘飞而起。

端坐在青玉葫芦上的韩霖,看着杂役谷越来越远。心里自是害怕又惊奇。

前世做过飞机,但是像这样坐在葫芦上飞,那还是头一次。

原本以为,在高空中飞行,会被狂风吹的眼睛都打不开,但是在青玉葫芦上却没有丝毫风气。

仔细观察发现在两人周围有一层透明的结界,高空的狂风在结界上打出阵阵涟漪。

而其内的韩霖与简曜连发丝都未曾吹动。

韩霖知晓这便是法术了。

见识到了诸般神奇之处,韩霖越发想要快点拜师,快点学到哪些神奇莫测的法术。

青玉葫芦极速飞行,越过落英峰,藏精峰,直抵第七峰,中枢峰。

自空中降下后,简曜超带着韩霖来到中枢峰大殿。

这里是中枢峰首座缅因长老为弟子解惑答疑的地方。

大殿首位上正盘膝坐着一位灰色道袍的道人。

那道人头发颇长与简曜一般披散在脑后,与其不同的是,道人一头头发黑色中夹杂着灰白二色,尤以两鬓白色尤为明显。

其双眼狭长锐利,有摄人心魄之势。

但是眼窝深陷,鼻梁高挺。有有些阴挚之感。

其身材五短,整体看来不似简曜那般明朗大方。

正当韩霖打量缅因的时候,缅因也在打量韩霖。

他甚至放出神识扫描韩霖,就在他的神识触及到韩霖的紫府时,一股无形的波动将其顶了回来。

缅因不惊反喜,以自己聚灵三阶的修为尚且查探不了他的身体,可想而之,方不同没有骗我,这小子体内有宝物!!!

缅因心中意动,但是面不改色。开口道。

“你就是韩霖?”

简曜在一旁小声提醒韩霖这就是七长老。

韩霖识趣连忙辑手拜礼。

“外门弟子韩霖,拜见七长老。”

缅因道:“我听闻你是我唤仙宗七十年来的唯一一个拜宗的弟子,你的资质定是不凡,所以我想收你为徒,传你功法神通,不知你意下如何?”

说罢,再次用神识查看韩霖,扫描之下发现韩霖竟有炼血境巅峰修为,而且他这个炼血境比一般修士还要强上不少。

要知道韩霖入宗到今天,不过是第四天。四天就能有炼血境修为,简直闻所未闻。

这下子,缅因再次确认此子身具天地灵宝。

贪婪的神情自缅因阴挚的脸上一闪即逝,他控制的很好,没有人看得到。

韩霖此时最是渴望功法神通来加强自己的实力,听闻缅因的话语。

自是连声答应。

接下来,韩霖拜师,缅因收徒,礼成。

缅因自忖已经取得了韩霖的信任,于是以传功为由支开简曜。

空旷的大殿里简曜离开后,殿门应声而关。

首座上的缅因法诀连打,一道结界由内而外包裹住了整个大殿。

韩霖直道是缅因为了传功的稳定性,做的防护措施。并没有多想。

随后,首座上的缅因如同飞鹰般起落,眨眼间落在了韩霖身前。

一伸手,捏住了韩霖的脖子。不费吹灰之力将其提了起来。

阴挚的脸上露出可怖的笑容。

“小杂种,把你的宝物交出来吧,师傅会好好为你保管的。”

韩霖这才感觉到不对劲。其实从他走进大殿就该知道的,但是急于功法的他,被蒙蔽了双眼,掉进了圈套。

“什么宝物?”

韩霖莫名其妙。

“当然是你重伤李凤的宝物。”

缅因没有说话,黑暗中传来一听起来颇为忠厚的声音。

之间大殿的黑暗处,走出一个人,胖胖的身材,皮肤微黑。

不是那杂役执事方不同又是谁。

“你...咳咳...你们...”

被掐着脖子说不出话的韩霖,看到方不同出场,在联想到他与李凤的交情。

心思电转,瞬间就明白了。

什么看上自己资质,收为徒弟。其实是这方不同联合七长老陷害自己。一切都是为了给自己镇杀的李凤报仇?

“什么...宝物...不宝物的?是...要...为李凤...报仇吧?”

想明白的韩霖,艰难的说了出来。

但是缅因没有承认,反而继续逼问到。

“你说你没有宝物,那你如何能镇杀李凤,又如何在短时间之内从一个凡人到炼血境?所以交出宝物,我可以不对你出手,否则就去死吧。”

韩霖无法解释镇杀李凤的事,因为镇杀李凤提升修为这个事情,实在匪夷所思。

见韩霖不出声,缅因再次逼问。

“你不说没有关系,搜你的魂也就是了!”

韩霖根本无法解释,而且到了这个地步,缅因认为他身怀重宝,就算他韩霖去解释,也不会让他相信打。

此时的韩霖只有寄希望于龙灵能再次护主。

于是他在心里疯狂呼应龙灵。

然而龙灵自之前陷入沉睡后,再也没有动静。

缅因见韩霖没有回答的意思,毫不犹豫运起搜狐魂诀。

一指点在韩霖眉心,神识汹涌而入,就要开始搜魂。

此时,中枢峰大殿结界轰然破碎,大门洞开,一赤衣道人郝然间降临在大殿中间。

他衣袖一挥,一股大力袭来,瞬间撞飞了七长老缅因。

他衣袖再挥,一股力量牵引着韩霖落到了他的身旁。

站定身型,韩霖才看清楚这一袖摔飞缅因的人。

此人一身赤火色道袍,一头火红色短发,根根直立。

宽额大眼,浓眉方脸,连眉毛都是火红色。

靠近他就是一阵炙热得气息逼过来。

“七师弟,宗门之内,对弟子行搜魂之法,你可知是个什么罪?”

赤红道人声音洪亮,一句话吼出,宛如虚空炸雷。

只从起言语,就能听出来此人脾气火爆。

缅因堪勘站稳,一看来人道。

“三师兄,此人身怀重宝,数日间就能达炼血境,不若你我合作,取出秘宝如何?”

听缅因的称呼,那赤红道人竟是唤仙宗十峰之第三峰,象生峰首座重燚。

象生峰,唤仙宗三主峰之一。可不是修竹缅因能比的。

天灵峰,地绝峰,象生峰。是为唤仙宗三主峰。

象生峰首座重燚,绝对的唤仙宗高层。

重燚听闻缅因之语,大骂道。

“去你娘的,老子好好跟你说不听是吧?老子告诉你,这韩霖老子们与掌门师兄商量过了,他是个万中无一的天才,他的修为来自于他的天赋,什么他娘的劳什子重宝,亏你想的出来。

老子告诉你,他现在是老子的徒弟,老子现在就要带走他。”

缅因却是不甘心。他修为略有精进有底气说这样的话。

“如果我说不呢?三师兄?”

重燚没有在与缅因废话,他甚至没有用上术法,就是轻描淡写,一拳打出。

这一拳没有任何威势,就像普通人的一拳。

在韩霖看来这一拳,甚至比不上炼血境的李凤。

但是在面对这一拳的缅因看来,这一拳却无比恐怖。

在这一拳之下,似乎有某种引力牵引着自己往拳头上撞上去,而且已经对自己周身产生某种程度的封锁。

简单来说,这一拳避无可避!!!

从身体上元神上的双重锁定。

缅因本以为以自己刚刚突破的修为至少能与重燚一战。

没想到自己连他区区一拳都无法抵挡。

“缓慢”的一拳最终还是打在了缅因身上。

周围一切都没有改变,唯有缅因口吐鲜血。

到此时,缅因才认识到重燚的恐怖。

这一拳无法闪躲,而且,力量控制的如此精妙,没有一丝泄漏,全部冲击在缅因的身上。

缅因知晓,这一拳重燚还是留了手的,如果全力施展,自己绝对会死在这里。

而这削弱后的一拳,却只需要自己闭关调养即可恢复。

“多谢三师兄留手!”

重燚却没有看这个七师弟,带着韩霖化作一道长虹一路回到杂役谷。

“韩霖,收拾一下,带上父亲,去我的象生峰”

重燚没有给韩霖问话的机会,直接让他搬走。

韩霖没有拒绝,因为他没有这个能力拒绝。以重燚的身份根本也没有他拒绝的机会。

韩霖背起仍在昏迷的父亲,重燚再次带起韩霖,三人化作一道长虹。

前面说过,唤仙宗七辅峰呈北斗七星排列,其勺子端便是那三座主峰。

越过七座辅峰,其末端,又有两座山峰并排,分别是,地绝峰,象生峰。

两座山峰之上悬浮着一座巨大的山峰,此为宗门之主峰,天灵峰,亦是掌门居所。

象生峰,炎燚宫。

此宫殿通体赤红色,不是有阵阵灼热的气浪袭来,火灵气在此异常活跃。

不愧是外号炎龙真人重燚的府邸。

此时,重燚带着韩家父子刚刚回到这里。

在这里,韩霖看到了之前的修竹。

攀谈之下,才明白。

原来之前自己引灵成功,天赋异禀,修竹欣喜异常,于是直接去找掌门禀告。

这也就是为什么韩霖醒来后殿内无人。

在修竹与掌门商量后,决定让三长老重燚收其为徒。

于是修竹返回告知韩霖,回到传功殿得修竹,发现韩霖早已经离去。

于是迅速去杂役谷寻找。

杂役谷弟子告知,韩霖被简曜带走。

于是修竹去往中枢峰,但是中枢峰中枢殿被缅因以结界罩住。

而修竹的修为显然不足以破开,于是他迅速找来三师兄重燚,也幸亏重燚来的及时。

才有破门而入,从缅因手上就下韩霖。

否则再来晚一点,韩霖这个他们眼中的绝世天才,可就没有了。

不过好在一起都还及时。

韩霖知晓了其中的曲折,不禁感叹自己的运气。

拜谢了修竹长老后。

重燚举行了收徒仪式,自此韩霖正式成为重燚的弟子

延伸阅读

快穿之要进步先吃饭之炎月  http://www.yuanbowang.cn/si1r.shtml
岚月高校。南校,研究院。“教学区呢?”肖无音无奈道。因为角蛇佣兵团为了能杀了前身,在

带着小猫崽找爹爹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yuanbowang.cn/ns6z.shtml
第九章诶,有法子了。司羽瑶拨通了自己母亲的电话,准备秀一场不露脸的演技。“老妈,我今

异界战国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yuanbowang.cn/gn9x.shtml
“求鲜花”、“求打赏”、“求收藏”或“求月票”-------------------

重生之爱有三世那么长之难道我要喜当爹?  http://www.yuanbowang.cn/g849.shtml
飞卢中文网,这个世界当中,是国内最大文学阅读与写作平台,是国内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

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yuanbowang.cn/spyj.shtml
一团团暗灰色的烟雾正在缓慢地上升,在那昏暗的角落里一字排开坐着几十号人。这些人都有一

院长大人要折花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yuanbowang.cn/nqgo.shtml
“小姑娘,怎么一个人过来买这么多东西啊,你能提得动吗?”现在小超市里几乎没什么客人在

漫威:开局成为魔人布欧第六章  http://www.yuanbowang.cn/nzyh.shtml
时间永远是一把杀猪刀,匆匆数十个月,千岛发现自己已经变得十分陌生了。逃亡与追逐是赏金

绝对宠爱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yuanbowang.cn/uqwn.shtml
上个**结束并且赢了的夏曦兮有权利挑选这一次住的房子,所以夏曦兮果断的挑选,最豪华的

龙麒决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yuanbowang.cn/np1t.shtml
慕容桢夜夜与洛予灵同吃同睡,两人之间的隔阂不再如先前一样水火不容,渐渐的相互关心也多

[综英美]九旬老人的第二春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yuanbowang.cn/gmdd.shtml
风和日丽,正如苏圣的心情一样美美哒。十一年了,从最初的**玩伴到企鹅好友再到现在的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盗墓太子爷之棋山战役(8)

    棋山山脉,为大千世界第一大山脉,平均高度竟是达到了惊人的千丈,早在恒古纪时代,两大板块相撞形成艾尔维斯大陆时所成,至今已有万年历史,因其山脉错中复杂,如棋盘一般,故称棋山。此时正值深秋,尚未入冬,但在棋山山脉附近,这时已飘起了小雪,给深秋的这片天地增添了几分别样的**。和谐之景在棋山山麓某处,赫然被

  • 网王 骄傲少年之梦境

    崇山峻岭,烈阳高挂,茂密的树木一眼绿色,甚是美丽,不过这美又让人望而却步,因为在那里只有划天而过的鸟鸣和丛林深处的兽吼证实着生命的存在。“哗哗哗......”水流湍急。一条看不见源头的河流犹如一条蜿蜒的幼龙横卧在山脉之中,半米长的枯枝掉落水面,眨眼便被冲的无影无踪,仿佛被洪兽吞噬一般。“啊.....

  • 异能回忆录在线阅读第8节

    看着老师简单的动作,任冉欲哭无泪。她从来没见过长成这样的舞蹈,这明明是体育课课前热身嘛!左边踮三下脚右边踮三下脚,耳边还有苏北北的呐喊:“这些我们起码也是能跳的吧?你这不行啊,广场舞吗!”任冉作为既不会跳舞也不想跳舞更不可能学会跳舞的一个人来说,她也就只有羡慕羡慕别人的资格了。听着老师说的好多“随意

  • 皇上是个萌妹子之亲情寡淡 , 姑娘漂亮

    有五辆马车和屯骑营里的兵卒们组成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向着远处的都城城门而去。只留下那辆张林子坐着的,有些寒酸,一路上吱扭作响的马车。张小闲牵着马,时间已经过了正午,想到他们还要进到陌生的都城里,寻找那位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大伯的府邸,脚下不免加快了几分。可是等他们踏进了城,看到街边和四周的光景时,脚步就不

  • 遗落境在线阅读第3章

    女子怔了怔,接着她把李智阳手中的刀给毫无难度的拿了下来,这个极其简单的过程,却让李智阳惊恐的发现,这个女的在装x,她明明是个高手,却又装得柔柔弱弱,要知道,自己可是死死地握着刀把的啊。“我给你看一样东西,如果之后你还要接着去捅刀子我也不拦着你。毕竟我……”她没有说完,而是直接伸手在虚空中按了几下,一

  • 哑巴第5章在线阅读

    沈用转过脸,慢慢睁开眼睛,老伙计阿黄正用它那湿乎乎的舌头舔着自己的脸,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声音,呼唤着自己醒来,地上还扔着阿黄的猎物,一只被咬死的野兔。沈追星看着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一股暖流涌上心头,他紧紧的搂着阿黄肥呼呼的身躯,夜雨带来的寒冷被渐渐驱散。小雨亦慢慢止住。这家已经不能再待下去了,对

  • 火影:从抽到千手柱间开始!在线阅读第7节

    第二天,金盆洗手正式开始。五岳剑派除嵩山派没有人到场,华山派,恒山派,泰山派都来齐,还有丐帮的副帮主,各路英雄豪杰到场。刘正风家本身在衡山城是个大富翁,这几年和华山派走的越发近,甚至一会令狐冲和刘菁定亲,两派就更为亲近。琉璃和制纸的生意华山派得到他甚多的帮助,当然礼尚往来刘正风和衡山派也更加富有,也

  • 重生异世当盟主第8章在线阅读

    落子语在医院多呆了三天,这具身体的父母除了一开始来看过她一眼,之后的几天连人影都没瞧见过。医院的护士姐姐倒是很心疼她,偶尔在给她换点滴的时候,念叨了两句,“也才十七岁,竟然都不来管你……”落子语要么是在吃东西,要么是在看电视,基本上都没什么反应。她觉得这么呆着挺清闲的,直到第三天下午。那天,她正躺在

  • 与酒话殇在线阅读第10章

    最近一件案子在班中发生。“啪”,单敏把“惊堂木”(黑板擦)猛的一拍,训道:“到底是谁干的?”大家看着满地的粉笔头,无人答复。罗文旭惊叹不止,暗想这“凶手”几经单敏的盘问,皆可蒙混过关,真不简单。“叶颖,你说谁干的?”单老师叫起她最信任的班长问道。但叶颖慢吞吞的站起来,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皱了皱浓黑的眉

  • 车祸后我成了豪门总裁在线阅读第7章

    青念跟府前的下人说明来意,沈风得知青念到来后,亲自出去迎接,沈风行礼道:“青念兄弟火急火燎的,莫非是找老哥我有什么事?”青念回礼道:“沈务长还是能力出众,我这次来是想拜托你帮我找一个人。”沈风看了看小翠,问道:“是这位的姐妹吗?之前我们见过的?”小翠插嘴道:“是我姐姐,她先回家探亲,公子怕她在路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