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射雕风神传之第八章(8)

作者:LeoDaphne 来源:飞卢小说网

第二天,刘焉便依照昨天和刘艾商议好的一一吩咐下去。没过几天,就有家人回报说那崔琰、张郃、朱灵都在家,只是好象那崔琰在乡里之间的名声好象不大好,并且那崔琰不喜欢说话,给人感觉是城府很深。并且那崔琰喜欢击剑之术,是个游侠一般的人物,根本不象是什么名士。刘焉看了家人的回信,也不说话,直接扔给了刘艾,让刘艾自己去看。刘艾看得书信,当即面色通红。他不明白那崔琰在历史资料上记载的都是名士,怎么那家人回信说是游侠一般的人物呢?但是刘艾不知道的是,现在是中平元年,那崔琰此时才二十一岁。而史料上记载崔琰的时候有这么一小句话:“崔琰,字季珪,清河东武城人也。少朴讷,好击剑,尚武事。年二十三,乡移为正,始感激,读论语、韩诗。至年二十九,乃结公孙方等就郑玄受学。”所以现在那崔琰还在那里耍剑当游侠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可怜了我们的刘艾,面对着自己弄出来的笑话,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当下刘艾也只好将一切的过错推到自己也是道听途说。当然,这中间又少不了挨了刘焉的一顿教育。于是,请崔琰之事就此泡汤。不过还好,剩余的那张郃、朱灵两人听说倒还不错,在乡里素有清名。而这两人也都接受了刘焉的征辟,都表示不日即来。只有那审配由于住的地方是魏郡,距离比较远,所以还暂时没有消息传回来。

却说刘艾下山也有几日了,在那刘府也整天呆着没事。这日上午,刘艾正在后庭练习枪法——他可不敢把自己的功夫丢了。练到那酣处,只见枪花朵朵,却不见一个人影。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在旁喊道:“好枪法。”刘艾不知道此人是谁,顿时停下枪来,转身望去,却见此人甚是高大健壮,一张年轻的国字脸上布满了刚毅。此人身边,自己的老爹刘焉正在捋须微笑。刘艾不知道这位年轻人是谁,当即用疑惑的眼光看着刘焉。刘焉刚刚听见旁人对儿子的夸奖,正在高兴,看见儿子疑惑的眼神,当下那能还不知道刘艾在想什么,于是立即指着那年轻人对着刘艾说道:“艾儿,这是我好友吴义山(查了半天没有查到吴懿的老爹叫什么名字,就只好自作主张地替吴懿的老爹取名取字了,有吴懿的粉丝,不要拿砖头砸我啊,要砸也用票砸。)之子吴懿,字子远。比你大三岁,现在我翼州任校尉一职,你应该喊哥哥。你子远哥哥施得一手好枪法,以后你可要向他多多讨教。”接着又向吴懿介绍道:“贤侄,这就是我那不成器的五儿子刘艾刘义山。”

吴懿?就是那个穆皇后的哥哥?刘艾一边想着一边向吴懿行礼道:“小弟无意献丑,让子远兄见笑了,还请子远兄多多指教。”他到真没想到现在就见到了这人,他还以为那吴懿还要在刘焉入蜀时才出现呢。对于吴懿,他还是有点了解,这人在历史上有点名气。而且刘焉、刘璋以及刘备都对此人重用,此人能力可见一般。当然,刘艾其实也没想错,吴懿在蜀汉时期还是比较有名气的,《三国志》曾经称赞他“车骑高劲,惟其泛爱,以弱制强,不陷危坠。”当下刘艾在心中盘算着怎样将这样一个人才拉到自己手下。

在刘艾对面的吴懿可不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个比自己还小三岁的少年对自己动了心思,他见眼前这少年眉目虽然清秀,但全身上下打扮利索,却显示出一股英气。当下吴懿拱手作礼道:“贤弟说笑了,这么好的枪法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那能说献丑二字呢?至于刺史大人说我那几手烂枪法,真的是不值一提,指教二字,真是愧不敢当。”

听了吴懿这话,刘艾假装怒道:“子远兄为何如此谦虚过分?莫不是看不起我刘义山?”

这话却说得有点过分了,那吴懿当下脸色有些变了,强笑道:“岂敢,岂敢。”

刘焉见儿子说话有点过分,当下变了脸色,一甩袖袍,怒道:“小畜生怎敢如此猖狂?”

刘艾见自己老爹发怒了,急忙陪笑道:“父亲,我这是和子远兄开玩笑呢,您知道孔子曾经说过:‘三人行必有我师。’这武艺也本来就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自己一个人在那里自己练自己的,那里知道自己的枪法里面有没有破绽,有那些破绽。我需要人家给我指出来啊。还有,所有的枪法都有它的优点,我也是想向子远兄学习一下。”

刘焉听了这话,回嗔作喜。转头对吴懿说道:“贤侄,既是如此,那你就勉为其难,下场为艾儿指点一二吧。”

那吴懿听了这话,知道拗不过。又见刘艾满面热切,知道不好推辞,当下只得告个罪,说了声:“献丑了。”便伸手接过了刘艾递过来的长枪。

刘艾见那吴懿接过长枪后,将那枪杆顺手一捋,顿时面色变的庄重起来,浑身上下开始冒出一股威势。陡然,猛听得一声舌绽春雷,然后吴懿拉开架势,开始“刷、刷、刷”挥舞大枪。当下只见梨花朵朵在那寒风中怒放;又似那漫天的雪花在那空中飞舞,激起了阵阵的冷风。刘焉忍受不住,当下打了个寒战。但那刘艾却是感觉到惊奇万分。虽然他的本意也的确是想看看那吴懿枪法的精妙之处,好取长补短。但是他却没有料想到那吴懿的枪法这等精妙,虽说比不上童渊传授给他的“百鸟朝凤枪”、“夹竹梅花枪”那两路枪法,但是却也有自己的一番独特之处,比起他那原先的估计,却是要高得多了。

吴懿走过一个套路后,便回枪收势。那刘焉早在一旁含笑称赞道:“往常只听他人说起贤侄本领得了,却只在今日才知道贤侄的本领又岂是那‘得了’二字所能形容的。”

吴懿一听这话,急忙抱拳行礼道:“大人缪赞了,子远今日却是献丑了。义山兄弟的功夫就比我高明许多。我那点微末的武艺,又怎么敢用那两个字形容呢?”

刘艾见那吴懿还在谦虚,不由得上前道:“子远兄,这你可就错了。任何一种武艺都有它的独到之处,也都有它的不足之处。子远兄对自己的武艺这样妄自菲薄,却是有点不对。”

吴懿听得此言,正要开口争辩,那刘焉却怕他们说起来说个没完,早在一旁道:“你们都不用争论了,我今天和子远贤侄还有点事情要商议。艾儿,你要找你子远哥哥讨教理论,就以后吧。今天却是不行了。”说完,等那吴懿和刘艾作别后。随即带那吴懿走了。

只是那两人没有走多少时候,便有一个家人又来前报道:“少爷,府前有个叫沮授的人说要见老爷,但是老爷却和那吴懿出去了,你看如何是好?”

刘艾一听家人这话,却是大喜,心中直道:今天却不知道是什么好日子,居然来了这么多人。当下便道:“无妨,你快快请那沮授先生进来。我自去招待他。”于是那家人便领命出去。却不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对不起大家,昨天感冒了,所以没有发出来.对不起了.

###################################

第二天,刘焉便依照昨天和刘艾商议好的一一吩咐下去。没过几天,就有家人回报说那崔琰、张郃、朱灵都在家,只是好象那崔琰在乡里之间的名声好象不大好,并且那崔琰不喜欢说话,给人感觉是城府很深。并且那崔琰喜欢击剑之术,是个游侠一般的人物,根本不象是什么名士。刘焉看了家人的回信,也不说话,直接扔给了刘艾,让刘艾自己去看。刘艾看得书信,当即面色通红。他不明白那崔琰在历史资料上记载的都是名士,怎么那家人回信说是游侠一般的人物呢?但是刘艾不知道的是,现在是中平元年,那崔琰此时才二十一岁。而史料上记载崔琰的时候有这么一小句话:“崔琰,字季珪,清河东武城人也。少朴讷,好击剑,尚武事。年二十三,乡移为正,始感激,读论语、韩诗。至年二十九,乃结公孙方等就郑玄受学。”所以现在那崔琰还在那里耍剑当游侠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可怜了我们的刘艾,面对着自己弄出来的笑话,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当下刘艾也只好将一切的过错推到自己也是道听途说。当然,这中间又少不了挨了刘焉的一顿教育。于是,请崔琰之事就此泡汤。不过还好,剩余的那张郃、朱灵两人听说倒还不错,在乡里素有清名。而这两人也都接受了刘焉的征辟,都表示不日即来。只有那审配由于住的地方是魏郡,距离比较远,所以还暂时没有消息传回来。

却说刘艾下山也有几日了,在那刘府也整天呆着没事。这日上午,刘艾正在后庭练习枪法——他可不敢把自己的功夫丢了。练到那酣处,只见枪花朵朵,却不见一个人影。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在旁喊道:“好枪法。”刘艾不知道此人是谁,顿时停下枪来,转身望去,却见此人甚是高大健壮,一张年轻的国字脸上布满了刚毅。此人身边,自己的老爹刘焉正在捋须微笑。刘艾不知道这位年轻人是谁,当即用疑惑的眼光看着刘焉。刘焉刚刚听见旁人对儿子的夸奖,正在高兴,看见儿子疑惑的眼神,当下那能还不知道刘艾在想什么,于是立即指着那年轻人对着刘艾说道:“艾儿,这是我好友吴义山(查了半天没有查到吴懿的老爹叫什么名字,就只好自作主张地替吴懿的老爹取名取字了,有吴懿的粉丝,不要拿砖头砸我啊,要砸也用票砸。)之子吴懿,字子远。比你大三岁,现在我翼州任校尉一职,你应该喊哥哥。你子远哥哥施得一手好枪法,以后你可要向他多多讨教。”接着又向吴懿介绍道:“贤侄,这就是我那不成器的五儿子刘艾刘义山。”

吴懿?就是那个穆皇后的哥哥?刘艾一边想着一边向吴懿行礼道:“小弟无意献丑,让子远兄见笑了,还请子远兄多多指教。”他到真没想到现在就见到了这人,他还以为那吴懿还要在刘焉入蜀时才出现呢。对于吴懿,他还是有点了解,这人在历史上有点名气。而且刘焉、刘璋以及刘备都对此人重用,此人能力可见一般。当然,刘艾其实也没想错,吴懿在蜀汉时期还是比较有名气的,《三国志》曾经称赞他“车骑高劲,惟其泛爱,以弱制强,不陷危坠。”当下刘艾在心中盘算着怎样将这样一个人才拉到自己手下。

在刘艾对面的吴懿可不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个比自己还小三岁的少年对自己动了心思,他见眼前这少年眉目虽然清秀,但全身上下打扮利索,却显示出一股英气。当下吴懿拱手作礼道:“贤弟说笑了,这么好的枪法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那能说献丑二字呢?至于刺史大人说我那几手烂枪法,真的是不值一提,指教二字,真是愧不敢当。”

听了吴懿这话,刘艾假装怒道:“子远兄为何如此谦虚过分?莫不是看不起我刘义山?”

这话却说得有点过分了,那吴懿当下脸色有些变了,强笑道:“岂敢,岂敢。”

刘焉见儿子说话有点过分,当下变了脸色,一甩袖袍,怒道:“小畜生怎敢如此猖狂?”

刘艾见自己老爹发怒了,急忙陪笑道:“父亲,我这是和子远兄开玩笑呢,您知道孔子曾经说过:‘三人行必有我师。’这武艺也本来就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自己一个人在那里自己练自己的,那里知道自己的枪法里面有没有破绽,有那些破绽。我需要人家给我指出来啊。还有,所有的枪法都有它的优点,我也是想向子远兄学习一下。”

刘焉听了这话,回嗔作喜。转头对吴懿说道:“贤侄,既是如此,那你就勉为其难,下场为艾儿指点一二吧。”

那吴懿听了这话,知道拗不过。又见刘艾满面热切,知道不好推辞,当下只得告个罪,说了声:“献丑了。”便伸手接过了刘艾递过来的长枪。

刘艾见那吴懿接过长枪后,将那枪杆顺手一捋,顿时面色变的庄重起来,浑身上下开始冒出一股威势。陡然,猛听得一声舌绽春雷,然后吴懿拉开架势,开始“刷、刷、刷”挥舞大枪。当下只见梨花朵朵在那寒风中怒放;又似那漫天的雪花在那空中飞舞,激起了阵阵的冷风。刘焉忍受不住,当下打了个寒战。但那刘艾却是感觉到惊奇万分。虽然他的本意也的确是想看看那吴懿枪法的精妙之处,好取长补短。但是他却没有料想到那吴懿的枪法这等精妙,虽说比不上童渊传授给他的“百鸟朝凤枪”、“夹竹梅花枪”那两路枪法,但是却也有自己的一番独特之处,比起他那原先的估计,却是要高得多了。

吴懿走过一个套路后,便回枪收势。那刘焉早在一旁含笑称赞道:“往常只听他人说起贤侄本领得了,却只在今日才知道贤侄的本领又岂是那‘得了’二字所能形容的。”

吴懿一听这话,急忙抱拳行礼道:“大人缪赞了,子远今日却是献丑了。义山兄弟的功夫就比我高明许多。我那点微末的武艺,又怎么敢用那两个字形容呢?”

刘艾见那吴懿还在谦虚,不由得上前道:“子远兄,这你可就错了。任何一种武艺都有它的独到之处,也都有它的不足之处。子远兄对自己的武艺这样妄自菲薄,却是有点不对。”

吴懿听得此言,正要开口争辩,那刘焉却怕他们说起来说个没完,早在一旁道:“你们都不用争论了,我今天和子远贤侄还有点事情要商议。艾儿,你要找你子远哥哥讨教理论,就以后吧。今天却是不行了。”说完,等那吴懿和刘艾作别后。随即带那吴懿走了。

只是那两人没有走多少时候,便有一个家人又来前报道:“少爷,府前有个叫沮授的人说要见老爷,但是老爷却和那吴懿出去了,你看如何是好?”

刘艾一听家人这话,却是大喜,心中直道:今天却不知道是什么好日子,居然来了这么多人。当下便道:“无妨,你快快请那沮授先生进来。我自去招待他。”于是那家人便领命出去。却不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对不起大家,昨天感冒了,所以没有发出来.对不起了.

#审核:18308332957 时间:01 30 2020 11:47AM#发布:18308332957 时间:01 30 2020 11:47AM#

延伸阅读

老西关煲仔饭加盟  http://www.xc001.net/gat4.shtml
餐饮业永远都是一个朝阳行业,未来的餐饮产业将处在更广阔的的高速发展时期。快餐业约占整

乐佳加盟  http://www.xc001.net/y58p.shtml
乐佳化妆品是化妆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乐佳化妆品的诚

恒通加盟  http://www.xc001.net/dh8u.shtml
恒通床上用品总部,主营毛毯;床上用品;针织面料;化纤面料、里料;坯布;色织、扎染、印

鸿博纸巾盒加盟  http://www.xc001.net/n2do.shtml
鸿博纸巾盒主导产品有:男女护照包、西服夹、企身包、单钱包、名片包、钥匙包、文件夹、证

龙宫宝石加盟  http://www.xc001.net/sprw.shtml
深圳市雅森美珠宝有限公司,隶属于香港艺城宝石企业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宝石、玉石设计,

贞心加盟  http://www.xc001.net/aurg.shtml
贞心餐具总部是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条龙的厂家,开展国内外贸易,中外合资、合作生产,

贡粮醇加盟  http://www.xc001.net/g69d.shtml
暂无

超盟之家加盟  http://www.xc001.net/6n1s.shtml
超盟之家加盟品牌以商圈本地化服务为宗旨,建立规模化实体店。超盟之家将客户服务与实体零

如愿光瘦身中心加盟  http://www.xc001.net/nqo4.shtml
如愿光美颜瘦身中心项目介绍:如愿光美颜瘦身中心(AngelLife)是由具有很过20

青鸟健身俱乐部加盟  http://www.xc001.net/6udi.shtml
青鸟体育是北京乃至全国知名的大型连锁健身俱乐部之一,又获得中体鼎新领投,冠军VC、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哪吒,开局制霸地中海!第3章在线阅读

    “撮…撮尔小国…”鲁尼狂汗,俄luo斯是撮尔小国,那么他们这些边界军阀还算什么。。鲁尼将军轻咳一声,说道:“额…俄luo斯和华夏人不一样,他们都是一群老毛子人。”白起面露不解。鲁尼将军顿时就开始给白起讲起来了如今的世界观,尤其是华夏国化为重点,各种往好的地方夸赞华夏。白起听完后,还是不怎么清楚,他只

  • 锦衣之下之陆绎千安之第四章(4)

    不过是一场下插曲,李亦很快就忘了,这件事不曾在他的心里留下涟漪。他抬头望着车窗外,天也渐渐黑了起来,五彩斑斓的霓虹灯就像开的灿烂的夜晚的花。李亦有些心不在焉,他心里一直浮现着那个语气冷淡,眸子疏离的那个人,他能说这是命运的恶作剧吗?本来以为不会在看见他了,没想到却突然之间遇到了以前的许多熟人。但他的

  • 我家总裁是Omega之萨龙中将的到来(10)

    看着罗宾咬着牙,低着头不管不顾的跑出去,敖龙并没有阻拦,她需要发泄一番。“太像了,简直跟她妈妈一模一样!!”“那孩子还不知道几天前的事情……”“罗宾的妈妈奥尔比亚已经被捕了,命运也许早已注定!!!”似乎听到了不得了的消息,不过敖龙突然想到貌似不久之后奥尔比亚会回到奥哈拉,随着而来的是海军舰队和屠魔令

  • 我的星际帝国第六章在线阅读

    “什么人?”沐光明刚一出来,就被一声大喝震得有些耳鸣,跟在后面的文正,长眉也是几不可见的皱了一下,从大喝声里便不难辨出,此人即是捕快王三儿。还不待沐光明开口,一旁躬身站在客栈老板旁边,瘦小腿短的店小二,抢先一步伸出右手,一指沐光明和刚踏出门的文轻道:“官爷,这位公子和那位小公子是甲三号房的宿客!”又

  • 异荒在线阅读归来

    “就只能送到这里了!”一辆悬挂省军区牌照的奥迪车中,一个一身笔挺军装,表情严肃的中年人,目光凝视着自己身旁的一个年轻人。年轻人表情有些复杂,最后笑了笑:“回去代我向老头子告个别!”中年人点点头,见青年要下车,赶紧拉住他:“手表呢?”青年晃了晃手腕,一款劳力士手表从袖管里滑了出来,他露出一丝微微苦笑:

  • 【小故事合集】命中注定释然

    开幕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而后台也开始忙乱起来。“小莫,你踩到我的裙角了!”“啊姗子啊,你在干什么呢,你穿走了我的一只鞋!!!!”唧唧喳喳的声音,每一个人都是这么的着急慌乱,大概所有人都想不到在T台上冷艳动人的模特们在后台竟然是这种样子……忽然间,就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下,叶沫沫觉得很自如,很放松,很舒服。

  • 位面二道贩子卷一 往事篇 第五章 扎纸人

    奶奶马上站起来,跟着何真人来到了家,好酒好菜的款待,何真人也没心情吃,让奶奶找了点白纸麻杆,糊了点浆糊,一个人坐在那边儿,扎了一个纸人,用毛笔按照我老爹的五官把这个纸人画好,要来了我老爹的生辰八字写在了纸人的背上,刺破老爹的手指,把血给滴在纸人的心脏的位置,怕不保险,又剪了我父亲的头发给沾在纸人头上

  • 玄幻:开局领悟大道领域之暴风雨

    靳峰拉着如意从地缝钻出来,五个人围住了靳峰和如意,靳峰比如意大一岁,又是个正常孩子,所以靳峰拿胳膊把如意护在后面。如意虽然眼盲,但是她对光和声音特别敏感。下一秒就拉着靳峰往外跑,竟然五个人都没有围住。“快追,抓住那个瞎子和小子,把他们-处理了”,孩子终究是孩子,利用地形的优势跑了一会,就再次被五个人

  • 上邪在线阅读第8章

    老人早早的就等着慕歌了,看到慕歌进门后,就直接关了门,在上面挂了一个“今日休息”的牌子。慕歌跟在老人的身后,跟着他在大宅子里绕啊绕,最后似到了院子的中心。一进去,慕歌看到的就是放在刚刚的桌案之上的牌位,看起来还真的是有些涔人。“这是你师祖们的牌位,正式拜师前你需要先拜见他们,另外,就是看看你适合学习

  • 所亡之零贰

    女贞路的景象,似乎从来没有改变,静止在伦敦的一隅,封存了近乎二十年的光阴。斯内普伸出手,叩响了德思礼家的大门。邓布利多最后兜兜转转终究还是让他揽下了这件差事,想想当时老蜜蜂满脸得意的表情反光的半月形镜片斯内普就开始后悔果然应该把他的脑子切成一片一片地扔进坩锅进行研究!由远及近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