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最强王者代练系统在线阅读第4节

作者:青奈初 来源:纵横中文网

八年后……

豪华的会议大厅里,周瑾玉皱着眉贴在一个人的耳侧低声说:“妈的,这帮孙子指着这单攒棺材本吗?价格往死高里抬,这他妈都耗了大半个月了就是不松口,给外销的都比我们的价格低,就吃定我们非买他们的货才趁机抬价。”

周瑾玉负气的撇撇嘴后,扭头转向旁边的座位,只见座位上的人眉头微锁,目光紧盯在会议桌对面正窃窃私语的几个人身上。

忽然的,这人嘴角显出一个不为人察的弧度,然后正色侧头,以同样的低声回说:“说不定不只有我们着急,待会儿跟他们说今天就到这儿,我们再考虑考虑。”

周瑾玉有些急了,但面上还是没表现出来什么情绪,只是放小嘴型低语道:“你疯了吗?我们必须用他们的机件,而且再有两个月就交货了,再拖的话,合同违约金比他们涨的这些价都要多。”

然而旁边的人只是笃定的自信说:“听我的。”

周瑾玉心里叹了口气,虽然不知道这人在打什么主意,但因为已经习惯了听他的话,所以白了眼这个看似淡定自若的人后,他还是正了正身向桌对面的人提出:“不好意思,既然我们始终对成交价无法达成一致,那我们今天暂且到这儿吧,回头我方也会再斟酌一下,下次再联系。”

此话一出,对方几个人的脸上马上闪过一丝异样,虽然都是谈判方面的老手,明白不应在对手面前轻易显露情绪的道理,但被刻意隐藏的那一瞬慌乱,还是被某个人准确捕捉到了。

只见这个身着灰色西装,眉眼间英气十足的人忽然站起身来:“谢谢今日到场,我们择日再谈。”

“骁总留步!”对方主导谈判的人急忙跟着站了起来:“既然大家都很有诚意,也谈了很多次了,我们何不早些把这笔单订下来……”大概觉得略显急躁主动,于是转而道:“听说贵公司很着急,等着我们这批机件交货呢。”中年人说完对着易骁了然的笑笑,显然已经从其他处得知了他们公司的一些消息。

易骁却并未慌乱,从容笑答:“李总确实消息灵通,难怪对价格一直不肯让步。”

果然李总听到后脸上露出狡黠的神色,“都是圈里人,无意听到一些而已,”然后看似随意,但却胜券在握的直接摊开来说:“其实骁总让些小利,稍微多给我们这些小企业分些羹,大家都比较好过,骁总说是吗?”

易骁听到后,单手插在考究的西服裤兜里低头先笑笑,片刻后,忽而敛去笑容抬头正色道:“那李总有没有听说我们已经和瑞士的一家公司在接洽,如果不是考虑到上面有文,尽量采购国有品牌,我们也不会一直耗到现在,但‘尽量’的前提是价格平等,像贵公司这样故意临时抬高20%的价格,就算我们选择了别的厂商,怕是也没人会说什么吧。”

李总的气焰一下像霜打的茄子样蔫了下来,易骁是谁的儿子谁的外孙,他当然知道,别说上面有个“非强制”要求,就算“强制”要求,他相信以这个骁总的实力也能轻松搞定。但前期有笔单子黄了,他上面那些老总等着这笔单子拉回来,否则发不出年底奖金又要有很多人失利,不是迫不得已,他也不想出此下策得罪这么个人。

正在李总踌躇的时候,易骁帮他敲了最后的定音锤:“既然没什么诚意,彼此不必浪费时间,下次我们不会采取单独对接的方式而是公开竞标,”这个太过帅气但有一丝凛冽的男人最终扬了扬眉,“李总觉得这样,成吗?”

……

劳斯莱斯车里,周瑾玉破口大骂:“你他妈演戏也跟我提前对个台词啊!说来就来搞得跟真事似的,你也不想想,都是同行,一共有几个公司别人心里能没逼数吗?这次是被你唬住了,比原价高5%就成交了,要是露馅了呢?单子跑了你他妈给我变出来去!再说他们回去不会去查啊!万一查出来你是在唬他们,今后不给咱们供货了上哪儿哭去!”

副驾上那个人却漫不经心的说:“哭什么,他们自己说的,我怎么可能编排的那么真。”

“什么!”周瑾玉眼睛瞪的溜圆看向易骁说:“咱往人家公司安插内线了?按窃听器了?这种事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好好开你的车,”易骁抬抬下巴提醒,在周瑾玉终于肯把脸挪向正前方后,他才说:“你当拍电影么,怎么可能,他们刚才会议室里自己说的。”

周瑾玉又仔细回忆了一下刚才谈判的细节,接着表情蒙蒙的问:“我老了吗?耳背了?”然后再次转过头:“还是你幻听了?”

易骁不禁被逗笑说:“你还不到三十,放心听力没退化,只是他们说的时候被我看到了而已。”

“拿我逗闷子是不是?难不成你还学会读唇语了?”

“嗯,还真说着了,”易骁疲惫的将头靠向一侧,闭着眼有些慵懒的说:“刚才他们说,瑞士那边有个公司已经进军国内市场,价格只比他们的原价高5%,上面的文也有点松了,要是咱们死扛着,就按照瑞士同样价格出,也刚好冲了今年业绩。”

周瑾玉不可置信的看着身侧这个英俊的男人,只有一瞬间的功夫,他就从易骁的表情中读懂了些什么,因为再没有别的解释了。

但正过身后,他仍大大咧咧的说:“妈的,有了这技能你他妈也不早点发挥,能给公司省多少钱呢!”

“我是那样人么,要不是这次他们敲竹杠敲的厉害,我也不可能这么没底线。”易骁依旧闭着眼笑了笑。

其实这是几年前的时候,易骁花了很久的时间学的,那时一直想着有一天会用到,但随着时间流逝,随着老陈搬家,他也不再奢求了,且不说这么多年都没能再见上那个人一面,单凭他最后说的那句话,凭他给予对方的伤害,就算见到了,那人还会原谅他吗?

周瑾玉见易骁虽然笑着却明显是在回忆的样子,他心里很不舒服,如果这个人永远对谁都不动真情,他也懒得在意,可是这么多年了,易骁心里一直有层挥之不去的朦胧影子,且时间越久这个影子就越发美好。

那个人他见过,对,是长得好,那又怎么样,这几年想攀上易骁的网红小明星那么多,什么样儿的没有,但始终也没见他多看谁几眼。偏偏那个只短暂出现过的人却在他心里占据着无法撼动的位置,把这个人的心填的那么满,让别人一点空子都钻不进去。

周瑾玉有些不快,但还是问易骁说:“晚上组个局,叫上张子他们喝一杯?”

“不了,这几天有点儿累,你找别人喝吧,”顿了顿后,易骁侧头说:“拉我去碧玺苑吧。”

碧玺苑是易骁收了大半年的小情儿住的地方,易骁大方,每收一个都给人一套房子,周瑾玉帮他算过账,这几年送出去的加起来都顶上一架私人飞机了。

周瑾玉没好气的说:“咱俩是合伙人,你当我是你司机呢!前面给你放下,你爱去哪儿去哪儿,要不然就让你小情儿来接,反正他也没事干,天天就等着你点灯。”

易骁终于睁开了眼睛,笑看向周瑾玉说:“我怎么有时候就觉着你跟我在这儿耍小性儿呢?尤其是这两年,说说吧,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憋着了?”

“滚犊子!我憋也是自个儿愿意,小爷我那是不愿意将就!”

这话又把易骁逗乐了,“周瑾玉,你二十六了,满京城吼一嗓子,像你这样身家的处男估计都他妈独一份儿了,谁让你将就了,你倒是找啊,这些年男的女的给你示好的不少吧,想让我牵线的就一打,你试过吗?”

“我看上的才愿意试,你当是都像你呢,就知道用钱买。”周瑾玉负气的说。

听到这句易骁沉默两秒,而后又重新闭上眼睛向后靠去,像跟周瑾玉说又像在自言自语道:“用钱买不好吗,简单……”

可能除了一个人,其他人都只配得上“简单”二字吧,周瑾玉没再说什么,最后还是把易骁在碧玺苑放下才离开。

……

易骁走进这个豪华气派的小区,这是他半年前给现任小情儿买的,比他之前送出去的任何一套房子都贵很多。

易骁出手阔绰却从来不用强,基本都是你情我愿,唯独现任小情儿有些例外。

这是他有一次去和别人吃饭的时候,在餐厅遇到的服务员,从看上这个服务员的第一眼起,易骁就决定要了这个人。

他的助理几次找到这个年轻貌美的男孩儿,但男孩儿总是怯怯的说自己不是***,直到一张钞票和一个房本放在男孩儿眼前时,男孩儿才被物质折服了。

男孩儿记得他第一次来到这个房子的那天晚上特别紧张,一直在想象会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发生,可这个帅气的男人整晚都对他特别温柔,让他没有一丝不适疼痛的感觉。

后来当男人喘息着停下来,在他上方深情的看了很久很久后,忽然喃喃开口说:“太像了……”

从那天以后,这个叫小凯的男孩儿就住在这个与自己身份不匹配的小区里,等待着男人不定时的过来,慢慢的,小凯喜欢上了这个叫‘骁哥’的人,甚至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大概就是遇到他了。

小凯笑着把盼了几天的人迎进了屋,蹲下身给易骁换上拖鞋,“骁哥,你来了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我也能多做点菜。”

“也没想着今天能这么早结束,没事,有什么吃什么吧。”

替易骁脱下外套后,小凯面对这个高大帅气的男人笑问:“那我先给你放水,你先洗个澡,我再去做点儿……”

还没等说完,一双火热的唇就压了过来,小凯一时没稳住重心,险些把鞋架上的花瓶碰倒,这让他有一瞬间的惊慌。

这个男人很少这么急躁,今天总感觉哪里不太一样,但他还是马上适应过来,主动迎着吻了上去,垫着脚双臂攀上了这个人的脖颈。

毕竟自己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能享受到今天的一切的,而且归根结底,他真心喜欢。

等身上的人喘息着停了下来后,还是和偶尔喝多时一样,双肘撑在他头侧,趴在他上方也不说话,就这样久久的看着他。

好几次小凯都想问“在看什么”,但他知道就算问了,这个有时略显严肃的人也不会说,而且自己没有这个资格。

当男人习惯性的在床头抽烟时,小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骁哥,我想求你件事。”

易骁并没有意外,也许已经习惯了旁边人提出的各种要求,只要不太过分他都满足,也是让自己安心,因为毕竟他能给的也只有这些,于是吐了口烟圈问:“没事,你说。”

小凯咬了咬嘴唇,最后还是半垂着眼说:“就是我妈,她心脏不太好,前几天在老家住院了,医生说要手术,我是担心……担心家里医疗情况不行,我想,我想……”

“接她来北京手术吧,要多少钱直接告诉陈深,需要让他帮你联系一下医院吗?”

“不用不用,骁哥,我就是跟你说一下,我想陪她几天,医院我之前已经打听好了,我就想问问你同不同意,你要同意我再让她过来,钱你给我的都够,而且……而且我妈她……她不知道我的事儿,所以可能有几天没法陪你了。”

小凯急着解释他并不是想要钱,不说这房子,单是之前易骁助理陈深拿来的那张支票,和后来每个月固定给他的生活费,就够他和家里人后半生衣食无忧了,他怎么好意思再向这个人开口。

易骁把烟头掐灭后,轻拍了拍小凯的脸说:“知道你懂事,但你既然跟了我,这些事我就管了,明天我会让陈深给你一些钱,房子我让他给你找个临时住处,你和你妈暂时就住那里,等你妈好了你再搬回来。”

小凯情不自禁的往易骁怀里凑了凑,因为除了这样他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激和爱意,即使知道这个人对他从来只有身体上的需求,但哪怕是一个替代品,这一刻他也愿意相信,自己就是易骁心里住着的那个人,是透过他的眼睛看到的那个人。

“谢谢你,骁哥。”

易骁将手臂收了收,看着还未来得及散去的烟雾说:“你能有孝心我高兴。”

……

就这样易骁半个月没再找过小凯,但对于精力旺盛的人来说,时间有点久了,易骁有个习惯,固定时间内只喜欢固定的床伴,在现在这样充满诱惑的社会,易骁的这种“洁身自好”倒是让他在这方面的口碑出奇的比学校时好了不少,大概在外人看来,易骁只是换了个对象罢了。

这天酒局过后他发了个短信,很快,不到一分钟后就得到了答复,于是易骁让司机开到了碧玺苑那里。

第二天早上,小凯还在准备早餐时易骁就醒了。

等他洗漱完坐在桌前,一眼就瞥见了桌上的一本病历,随手不经意的翻开来看,这时就在一页下方的署名处看到了Eason Chen的字样。

“昨天着急,就忘记把这个收起来了。”把最后一盘菜端上来后,小凯笑着说。

说不上哪里感觉不对,易骁微微蹙眉又翻了两页,在将那本有着很清秀字迹的病历放下后,他问:“你妈怎么样了?”

“手术效果很好,应该就快出院了,”小凯在桌旁坐下来后,免不了兴奋的多说了两句:“这次多亏找到了这个陈大夫,别看年纪轻,听说是刚从国外回来的,手术技术都是最前沿的,好多人排着找他手术呢。”觉得自己太过聒噪了,不好意思的低头笑笑说:“骁哥,我是不是话太多了。”

“不会,你妈没事了我替你高兴。”易骁低头喝了口从早开始煲了两个小时的粥。

见这个男人今天心情不坏,小凯也想跟他多聊几句,“而且我跟这个陈大夫还挺有缘的,我妈看到后直说我们两个长得像,要是不知道还以为是亲兄弟呢,就是陈大夫比我大一号,”小凯腼腆的笑了笑后继续说:“就是好可惜,陈大夫不会说话,每次都要打字交流的,不过就算这样,找他看病的人还是排了很多……”

“你说什么!”勺子突然掉进碗里,易骁转头看向还沉浸在兴奋情绪中的小凯问。

被打断有些不解,也来不及去想易骁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小凯只是呐呐答道:“……我说陈大夫医术很好,找他看病的人很多……”

“你说他跟你长得像?还不会说话?”易骁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小凯没见过易骁这样的表情,一时有些害怕,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了,于是点点头道:“……对。”

易骁停在那里,被这几句话震惊的无以复加,一样的姓氏,相似的长相,不会说话……

等他意识到为什么刚才的字迹看着如此眼熟时,他没有再说一个字,拿起桌子上的病历本就冲了出去。

……

延伸阅读

昆仑上仙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sochiptech.cn/6ype.shtml
你的东西连屎都不如,毫无价值。——来自不知道第几位友人的评论了。天天看着大家的评论,

灵微尊者的不正经日常之风向(6)  http://www.sochiptech.cn/npum.shtml
漆黑的王座上一道玲珑的身影,此时以绝对上位者的气势,看着台下匍匐之人说道:「弗兰斯你

神仙书院刷好感的故事  http://www.sochiptech.cn/nkh3.shtml
曲欢这一日已经不知是第多少次叹气了,这孩子怎么就和阿青阿白杠上了呢?幼不幼稚啊?和阿

逸蝉古门在线阅读花样作死【求收藏!】  http://www.sochiptech.cn/xk4g.shtml
这次俩人选了一家幽静的咖啡馆,要了一个小包间。江曲和陈玉琪又一次面对面地坐在了一起。

轮回征途之风雨前夕(二)(9)  http://www.sochiptech.cn/6ukk.shtml
“星十字帝国勋章?”查理是头一次听说有这样一种勋章的存在。他在帝都阿瑟兰德经常见到有

被文物追杀的日子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sochiptech.cn/gocu.shtml
“老许,要老婆不要?”“只要你开金口,我就给你送来!”“哈哈~”某个奶茶店门口,几个

总是穿回去肿么破?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sochiptech.cn/pcjk.shtml
【叮——恭喜宿主完成第一个世界任务。】王仁刚脱离任务世界,还躺在一个陌生的黑暗空间里

三国之蜀汉崛起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sochiptech.cn/as3i.shtml
和郝禹分别,嘉依自己坐公交车回了家。到门口,看到隔壁的房子,心里莫名的开心。也许以后

舞剑问仙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sochiptech.cn/amxu.shtml
林喏喏手伸向拉链处,每往下拉一点就会感觉无比的沉重。“这么慢。”霍瑞久长腿一跨直接俯

创世,从冰箱开始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sochiptech.cn/gf6e.shtml
方瞳看着面前的电脑,再看看自己手中的手机,顿时陷入了迷茫之中。面前的电脑中的东西,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帝尊记在线阅读第9节

    四月十五,宜出行、入学、祭祀。凌一一大早就被王当响叫醒了,这几日来,他都是住在这个客栈里面,每日都向王当响了解着不少修行界中的事情。直到开学这日,总算是对即将踏入的新世界有所了解,不再是一无所知的小白了。当然,这些日子的房费都是冷锋付的。用完早饭,凌一便跟着二人前往四象学府办事处报道。凌一好奇的看着

  • [综]每天都在被人误解在线阅读第八章

    这样我们5人小队就正式成立了,我是队长,队中我是弓箭手、冷冷为了不暴露底牌表面上显示的职业是格斗家、新手老大魔法师、新手老二战士、新手小三祭祀(这个称呼我也是醉了)。通过简单的观察我发现,黄沙寨每两个小时都有一队10人骑兵从寨中出寨巡逻,而与此同时有一队10人骑兵从寨外巡逻回来,如果我的小队有20个

  • 那就栽在我手里在线阅读第2节

    “看什么,没看到我们班新来的小美女害羞了吗?”林奕冲着她吹了一声口哨:“我是林奕,你叫什么名字!”路婷看着林奕才知道他在跟自己说话。“路婷!”“路婷,”林奕跟着读了一遍:“你别说这名字挺好听的,长的也挺漂亮!”“夏辰你要不要,你不要,我可追求这小美女了?”路婷小脸有些不自然,看着恶劣的男生,有些生气

  • 我在小区开恐怖直播东方

    树林黑到几乎没有办法看清楚路,但荼西喜欢黑暗,因为她觉得自己本身就是黑暗中的一部分。淡淡的柔软带着腥甜的味道充斥进了她的整个鼻翼,一瞬间,她挥刀而出。落了个空,没有砍到实物。一个影子悬在了半空中,荼西虽然没有看到真人,但仅仅凭一个影子,她也能感觉到真人一定风华绝代。“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

  • 都市之无敌之路在线阅读第三章

    夏归晔是在一阵奶声奶气的猫叫中醒来的。他的意识才刚刚从黑沉的睡梦中脱离,下一刻就感觉到脸上多了一份毛茸茸的触感。小小的,带着一丝很明显属于其他生物的热度。夏归晔:......不用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睁开眼,果不其然对上了白猫湛蓝湛蓝的眼眸。“宿主,早呀!”001的声音软绵绵的,撇去“毫无起伏的机械

  • 都市之最强窝囊废在线阅读对大高个儿有所企图?

    “今天早上想吃什么?”唠叨够了的宋茜心满意足的问。“拉面!”“……好吧,就一次哦,被欧巴发现了我可不会帮你们。”为了身材管理,经纪人是禁止他们吃拉面之类的东西的。不过,面对刚听完她唠叨的两人,她还是有点愧疚的。“onma,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吃到连汤都不剩的!”宋茜嘴角抽搐,是哦,这个我倒是相信。“

  • [柱斑]盆栽养成计划之第二章(2)

    “嗨,我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知道的,反正有你在总不会偏离太多嘛,咱们一起吃饭去吧。”陆真拉着她的衣袖摇晃,刚刚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一双明媚的桃花眼亮晶晶的,让人无法拒绝。元青平宛若蝴蝶羽翼的长睫轻轻煽动,抬眼看向撒娇的陆真,小姑娘年轻漂亮得就像是这大殿中的发光体,一身华贵宫装装点下丝毫不减风采,头上朱钗

  • 凌虚入界之超神咸猪手(3)

    对于阳紫的请求,刘芒虽然比较意外,但还是答应了对方。毕竟对方在一定程度上面,还真的帮助过自己的忙,要是她不来的话,自己可就要在那些怪老头剖腹研究起来。“好!”听到了刘芒的答应,阳紫直接兴奋的差一点就要跳了起来,毕竟那人,她实在是非常的讨厌,只不过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人。一脸笑呵呵的看着刘芒,越看越顺

  • 大唐之装逼道祖在线阅读第七章

    天初露白,入眼皆朦胧。溪水淳淳,别是一番新景儿。由于一夜无眠,轩辕钰的脸色有点憔悴,却不失贵气与俊秀,本就是女儿身的她看起来更是多了一丝柔美。一袭红色素锦衣,若丝绸般滑美的青丝用红色的发带束于脑后,时不时迎风飞舞。匆匆吃完早膳,轩辕钰便带着暗星和暗辰去了桃苑,这次却是在桃苑门口等候着,并没有在昨日的

  • 带着空间去重生之真正的大boss[【求收藏】

    PS:童鞋们,难道我的收藏都是自动的吗?鲜花好少啊,求鲜花啊!“滚!”王小亚说道。陈昊也是服了赵吏,带人家去地府也没代步的工具,哪怕有个五毛钱的特效也可以啊。难道就这样走去地府啊!看着走在前边的赵吏和红衣学姐,陈昊心说道。“夏冬青,你给老娘赶紧醒醒,累死我了。”王小亚甩着胳膊,将夏冬青扔给陈昊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