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盘古电饭煲第十章在线阅读

作者:幻想泡面 来源:纵横中文网

魏溟正襟危坐着,眼时不时晃一下李乙和那位青年。

他们竟然坐一块儿了!什么个意思!这么明目张胆地在师尊面前!宋山雨远没有魏溟那样含蓄,眼一个劲地盯着他俩。

“在下是浮生殿魏溟,因旅途劳累,再因听说贵派管辖的区域生了些邪门的事端,不知可否在贵派歇息一下,顺便帮忙除妖斩鬼?”魏溟站起来,拱手行礼。

青年忙让魏溟坐下了,也笑嘻嘻地说道:“小辈是临源派门主王一帅,因老门主仙逝,才有机会当上此位,如有招呼不到位的地方,还请多包涵了。至于你们说我们这儿闹邪祟,那完全是没有的事,各位道友不要听乡下人们胡诌。”

答的完全是驴头不对马嘴嘛,谁有没问你自己这儿闹没闹鬼。

魏溟道:“谢谢门主了。”

于是率着徒弟们回了住的地方。

一行人安顿好已是下午了。魏溟把人叫到一起:“临源派不对劲,你们要多长个心眼。我猜闹邪祟的本源就是在临源派,你们遇到鬼怪不要打,能跑就跑。”

“师尊,为什么不打?我觉得这儿怨气也不怎么强啊?”张甲问道。

“多说无益,自己小心。”

“对了,小四,你跟着我一块,莫丢了。”魏溟又嘱咐道。

“解散。”

“师尊,这个派里的妖邪你觉得是什么程度的?厉害吗?”宋山雨问道。

魏溟脸色挺怪的,却轻松着语气跟他说:“不厉害,很容易降服。”

宋山雨不太相信,但也不好再问,只得无聊地东瞅瞅西看看。一路上没有遇见任何人,静得有些出奇。

他们转了个圈,又回到了住处。

宋山雨看到门前有一个小道童在站着,手叩在门上,仿佛在犹豫到底进不进的模样,连忙跑了两步,问那小道童:“嗨你好,你是干什么的呀?”

小道童扬了一张肥嘟嘟的脸正要张口说话时,脸却好像猛地被什么打了一拳,瞬间耷拉下去,不吭声了。

宋山雨被这幅怪异的景象吓得后退了一步。

魏溟也过来,将手轻轻搭在了道童的脖子侧面,过一会儿摇头:“不是活人。”

宋山雨一下子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又想尖叫了。

哎?这人既然死了,怎么还这么一动不动杵在这儿,不应该倒下去么?宋山雨惊了一会儿,想道。

宋山雨心里正要命地发抖呢,那小道童忽然抬起脸来,笑弯了一双大眼:“两位道长好。我叫小苟,是来服侍两位的。”

宋山雨哆嗦着望向师尊:“师,师尊!他他不是死了吗?!”

魏溟拉着他后退几步:“是魔道禁术,操控死人的那种。”

宋山雨道:“这,这…”

魏溟见道童没什么动作,一把拨开它,拉着宋山雨就进了屋。

“师,师尊,这临源派好古怪啊。”宋山雨还有点哆嗦。

魏溟脸色凝重:“小四,刚才在外面没漏了一句话,这临源派有很多未投胎的魂魄,多到什么程度——”他长吸一口气,“里面几乎,没有活人。”

宋山雨原本还有些红润的脸色登时惨白惨白。“那,为什么不投胎去?”

“可能是刚杀没多久,也可能被困在这儿了,当然,也可能是冤死,执念未消。”

宋山雨瞪大了眼。

“不过还好,应该还没成了厉鬼,都是普通的魂魄。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一下就死了,没反应过来,所以怨气倒不那么重。”魏溟又补充道。

宋山雨脸色几乎和纸一样白了。

“呃,”魏溟安慰道,“不用这样害怕,你跟我一起还是比较安全的,就是不知道你师哥师姐他们怎么样,尤其是张甲,特别冲动,不知听不听我的话,就怕和那些鬼怪打斗起来。”

宋山雨疑问道:“师尊,张甲大师兄应该能打过那些普通的鬼怪吧?”

魏溟解释道:“当然能打过,就是怕惊动了鬼怪后面的人。”

“哦,”宋山雨总结道,“也就是说,这个临源派里有普通的魂魄也有鬼怪,它们都受一个人操控,而我们要装不知道,让那个人不起疑心,同时也多了一份生的保障。”

“嗯,”魏溟赞许地点点头,“差不多应该就是这样,那个人之所以操纵魂魄和鬼怪,原因还不得而知。不过,我有一种直觉,我们很快就会知道了。”

傍晚。

一行人在食堂会了面,独独少了李乙。

宋山雨马上就紧张了:“师姐呢?”

张甲无力地扬起下巴,指了指一个方向。只见,李乙和那个王一帅走在一块儿,说说笑笑,脸上红扑扑的。

魏溟当即把碗一撂,走过去喊人了。

远远的,谁也没听清说了什么,反正师尊只一个人就回来了,脸色没有预想的难看,反而很明朗,很开心的一副样子。

“他娘的,李乙死了活该。活该。”魏溟一边说话一边笑。

宋山雨见师尊这副鬼样子,吓了一下,问:“师尊,你可以不要笑吗?”

魏溟抬眼:“蛤?为啥?我笑的不好看吗?”

宋山雨道:“不是,很好看。”就是我总有一种要凉的错觉。

魏溟满意的点了点头,竟将一碗粥喝出了几分杀气。

“对了,你们这一下午净干了些什么?”

张甲乖巧得跟只小绵羊一样,还是只哑的。

“张甲你先说。”

“呵呵,师尊,要不让三师弟说吧,呵呵。”

“你是没忍住动了手吧,活了死了?”

“师尊,你怎么会……?”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是你爸爸,我什么不知道?”

张甲:“……”

“死了,下手重了。”

“哦,那还真是可惜。”

“师尊你为何不怨我?”

“没事,不杀也不太正常,杀几只。”

“哦…”

“小丙你呢?”

“师尊我没动手杀妖怪,只是遇到了一个活着的死人!”

“嗯,不是不是,就是个死人,他会说话!”

“啊…!”

“没事,你的意思我懂了。我们也遇到了。你没与它发生冲突吧?”

“没有没有。”

“那就好。吃完了就回去吧,别乱窜,明天早上食堂见,李乙如果还不在,小丙就叫她去。”

“嗯嗯…”

一行人沉默地吃饭。

翌日清晨。

“师尊,二师姐好像一早就出去了,我不知道她在哪儿啊。”魏溟正拿了张饼,小丙就颠颠儿地跑过来了,报告道。

“是吗?那就别找她了,先吃饭吧。”魏溟道。

“张甲呢?”

“去…找二师姐了?”

他们三个都快吃完饭了,张甲才一脸阴沉的走入了食堂。

“狗男女!!!”张甲走到他们桌子旁,狠狠一拍桌子骂道。

粥飞了起来,溅到了吃饭的人的鼻孔里。

“张甲,我跟你到底有什么仇?!咳!咳!”宋山雨捏住鼻子往外努力出气。

张甲收了手。

魏溟擦擦脸上的粥:“你快要死了,我给你五分钟,说出你知道了什么。”

张甲可怜巴巴道:“师尊!”

“快点说。”

“我看到李乙和那个王一帅在谈恋爱!!他俩还!!那个了!!!”

“哪个了?说清楚点。”

张甲脸瞬间涨的通红,“就是,那个了嘛!”他把两根食指伸了出来,指尖对了对,就一下,马上就收了去了,“懂了吧!那个了!”

其余人一脸迷茫。

宋山雨灵机一动:“亲嘴啦?”

张甲气道:“不要这么明显地说出来呀!多不好意思!我天或爷!!”

宋山雨:“……”你这脸红的劲儿,我还以为看了什么活春宫呢……

魏溟反应过来,笑了声,白绫缠住了张甲的脖子:“谁要听这个了!”

张甲委屈了:“师尊,你不是要我看到了什么就说什么吗?”

魏溟一噎:竟然说的还有点道理?!可恶。

白绫收了回来。

“李乙那么个女霸王也会谈恋爱?”宋山雨不觉出了声。

“谁说不是呢,不可思议。”魏溟感慨。

张甲道:“小心我告诉李乙。”

魏溟道:“那就先把你灭口好了。”

张甲连忙摆手:“我开玩笑的。”

宋山雨出言帮着师尊:“那你的玩笑可真是好笑,笑死我了哈哈哈哈。”

听着这空洞的笑声,张甲有点想揍人。

不,他开玩笑的。

没那胆惹魏老哥。

延伸阅读

EUROMODA加盟  http://www.primitiveengineering.com/68xe.shtml
走进麦考林麦考林,多渠道零售行业的,始成立于1996年1月8日。业务包括邮购目录、电

宜信普惠加盟  http://www.primitiveengineering.com/gfv5.shtml
小额信贷

名都加盟  http://www.primitiveengineering.com/go5z.shtml
名都灯饰总部是吊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深圳市名都灯饰

格伦大语文加盟  http://www.primitiveengineering.com/6dz0.shtml
格伦倾情打造“格伦大语文”这一国内高端大语文培训品牌。精品课程体系,贯穿青少年认知黄

千色世家发热瓷砖加盟  http://www.primitiveengineering.com/s4b1.shtml
时代在发展,科技在进步,人们对健康、舒适生活的追求也在不断的提升。千色世家发热瓷砖的

启特加盟  http://www.primitiveengineering.com/dgez.shtml
启特婴儿车座落于南方海滨城美丽的侨乡,各地卫生城市五大经济特区之一的汕头市,海、陆、

HMAI加盟  http://www.primitiveengineering.com/py30.shtml
HMAI创意礼品总部经销批发的产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左岸男装加盟  http://www.primitiveengineering.com/sn9v.shtml
左岸男装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福建省石狮市佐岸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左岸服饰”)系外商

依柏诗美甲美肤体验馆加盟  http://www.primitiveengineering.com/691x.shtml
依柏诗美甲美肤体验馆源于浪漫之都瑞士,在天然植物护肤的基础上融合当前先进的高科技技术

上海产品宣传画册制作加盟  http://www.primitiveengineering.com/gfsu.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也不想开挂啊惹毛

    教室里,秋暖坐在位子上,双手托腮,看着面前的礼物盒发呆。礼物她是绝对不能收的,刚刚男生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她心知肚明男生的意思。只是男生跑的太快,她来不及退还。关键她也不认识那个男生,想还也找不到人。她暗暗叹了口气,打算先把礼物收起来,等下次遇到时再还给那个人。刚一伸手,还没碰到礼物盒,突然“嘭”的一

  • 债主在线阅读第九章

    第九章阮青山送卫央出去,谢兰亭站在青君前面,本来要走,听见卫珩的话,站住了。他一身锦衣,浑身气度不比皇子皇孙少些多少,谢兰亭侧身而立,回眸间淡淡目光落在卫珩面上,指尖在腰侧那香木锁上轻拂了下。“殿下有什么话,还单独跟青君说,是防着我们,不愿让我们听见,还是……”他话未说完,顿住了。青君在他背后拍了他

  • 你是我的龙源和归海颜梦的初遇

    血亡洞外,烟雾缭绕得更加浓郁,洞内空空如也,仿佛一切都消失了。西姑带着凤凰站在血亡洞口,手指轻轻点在凤凰的头上:“凤凰,我也不知道她们此次一行还能不能活着回来,四大护法才刚刚凑齐,血亡剑就被人抢走了,你说,这是不是就是天意呢?”天意,呵,他们这些神......他们是天意的缔造者,可是现在却把一些不愿

  • 基因进化:战宠纪在线阅读第 8 章

    萧明翰看她不顺眼不是一天两天了,但从来没有在她手下讨过好,偏偏他还不长记性,现在又把这人得罪死了,怪不得上一世死得那么惨。不过也感谢他给自己创造了机会不是吗?萧思鸾微微勾起唇。“哪里的狗在吠,真是吵死了。”萧思鸾不接他的话,走上前去,环视一圈,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周围,似是真的在找那条‘狗’。“你——!

  • 大唐寻梦在线阅读第八节

    原本一场开开心心的寿宴被杨家所破坏,但是因为龙傲天的主持,挽救了张老的寿诞,张家上下对龙傲天的喜爱都快胜过自家子女了,宴会里的许多人都对龙傲天的又喜又怕,喜的是龙傲天的存在自己会不由得开心,怕的是龙傲天小小年纪的手段,就拿杨家来说吧,虽然杨家出了丑,但是为什么出丑没有人知道,但是大家都知道这与龙傲天

  • 你我曾经相遇第六章

    “危险!”源森也动作惊险的跳过一块翘起的砖瓦,心有余惊的往后多望了一眼。“真糟糕啊。”他表情为难,却不得不继续在人家屋顶上做危险的疾奔表演,就像爬上树却无法下来被困高处的猫一样,这个比喻严格来说不是正确的用法,但后面本地土生土长的小混混们比起源森也来更要熟悉当地的小道暗巷,他找不到落地后安全溜走的方

  • 摘下世界只为你在线阅读李五爷很嚣张

    “等等,一个白色的光圈?那我知道你姐为什么还停留在灵动境,一年多也无法突破到紫府境了”阿瑶想了想,缓慢地说了这一句。“真的吗?”离歌笑兴奋道,看见叶灵姐有了突破的希望,他怎么会不高兴。“没错,你姐应该是被高手下了咒法,而且可能是已经有十几年了,所以一辈子也只能停留在灵动境,终生无法更上一层楼”离歌笑

  • 无魔不尊之第七章(7)

    “淘气,上山摘果子去咯”陈翰翰过来喊淘气去山上。“有吃的吗”淘气双眼瞬间有了光,去屋子里找姐姐去了。“现在山上有杨桃”遥遥牵着妹妹往山上去,也有别的小伙伴们往那里移动。听大人们说,今年山里杨桃成熟得早了些。“用这个钩子”陈翰翰给小伙伴们展示自己爸爸做的钩子“一钩,杨桃就下来了”一些胆大的男孩子们麻利

  • 久爱成疾我不想放手

    而此时的言墨和厌离看时间也有些晚,宿舍还有门禁就选在了学校旁边餐厅就餐。“小墨,两年不见,越发标致了,小女孩长成了大姑娘”厌离摸了一下言墨的头。言墨脸上又挂起了红晕。厌离绅士的替言墨拉凳子便在旁边位置坐下,将餐具烫好后将言墨的还未拆的餐具拿了过来。“厌离,你还是那么贴心,厌离,这两年过得怎么样,爸妈

  • 红楼之老太太的别样生活之莫家剑法(4)

    莫府内,破败院落。大雪纷飞,一男童身着棉袄,正曲身下蹲。细看,高约五尺,一张稚气脸庞,双颊微红,有点婴儿肥,两道淡淡弯眉,睫毛微翘,清澈双眸,俊俏鼻子,粉嫩嘴唇,颇为可爱,令人禁不住想掐两下。再往下看,双手握拳,暴露在外,冻得通红。雪花飘落,将男童堆积成雪人。过一会儿,男童回头偷瞄,见四下无人,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