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天魔地仙记第7章在线阅读

作者:何太痴 来源:纵横中文网

安栖云骑着一匹快马,林枫跟在后头不安地问:“姑娘,你真的要去?”

月亮晕在云里,星子也格外稀疏,在这夜半三更,去一个墓地,让人心生恐惧。林枫自认为一向胆子大,在这个时候也不由得觉得有些渗人。

不是怕天黑,而是怕这位在夜里飞奔的千金小姐。

他从未听说过安栖云有这种勇气和胆魄,他从来只以为安栖云是一个只爱华服宴饮的娇小姐。

这行动怎么看怎么诡异。

安栖云疾驰了一段时间,终于拉了缰绳,停了下来。林枫看着安栖云将马栓在树上,小声地对他说:“谨慎一点,我们悄悄走过去。”

行动和计划似乎很老辣。

林枫点了点头,打算跟在安栖云身后,哪知安栖云撩开帷帽上的纱,娇滴滴地盯着他:“快走呀,我有点害怕。”

林枫打量着安栖云,现在才觉得正常了一点。

姑娘明艳不可方物,清冷微光洒在她的脸上,眉眼漆黑,唇红齿白。

林枫想,貂蝉拜月的时候,也不过如此吧。

少年生出了豪迈气概,想要做一回护住娇主的英雄,他往前一站,说:“放心吧,姑娘就跟在我后头。”

安栖云在后面指挥着林枫,两人不一会儿就到了林中的一个大土包前。这土包周围有着许多大大小小的洞。

安栖云却绕过这些洞,看都不看,似乎是靠着这些洞来辨认方向,直直要去一个地方。

林枫小声问她:“姑娘不是要来盗墓?从这些盗洞进去就可以了。”

安栖云摇摇头,忽然目光定定,看着前面。

那里黑影幢幢,在这不详的夜里,更让人害怕。林枫的步子挪不动了,他说:“姑娘,那里有鬼。”

像是证明林枫的猜想,对面的东西阴森地发出怪笑。

“鬼有什么可怕?”

风吹动了安栖云的帷帽,白纱是柔弱的,随着夜间的风微微颤动,乌发缠绵着白纱。白纱后面的脸庞隐藏在黑暗之中,实在是一株人间富贵花,应该饮乐在玳筵东阁,如何在这夜里奔波?

仿佛比他这个男人还要无畏。

林枫目瞪口呆地看着安栖云走上前了两三步,很鲁莽地将手中宝剑投了过去。

她力气不大,但是对面传来一声惨叫。

林枫听见安栖云轻哼了一声:“我就说,逗留在人间的鬼,哪里会这样多。”

林枫用崇拜和恐惧的眼神看向安栖云。

安栖云侧过身子看他。

“接下来,你能对付吧?”

林枫连忙点了点头。刚才他一个大男人,还需要从大小姐这里寻求安心,实在太丢人了,这下机会来了,还不赶紧找回面子?

安栖云等了片刻,听见对面的惨叫声停了之后,才矜持地慢慢走了过去。她一看,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几个人。

安栖云看了林枫一眼,林枫有些诡异地害怕起来。

安栖云想,还是小孩子,没能下狠手。

安栖云捡起了剑,冷冷开口:“做什么来的?”

鼻青脸肿的人说:“盗……盗墓。”

安栖云低头看了看自己涂着丹寇的指甲,轻轻地说:“处置了吧。”

林枫惊悚:“处处处处处处处置?”

安栖云还没说话,地上躺着的人开始叫唤:“饶命啊姑奶奶,小人今天绝对没有见过您。”

林枫动不了手,哀求地看着她。安栖云见林枫丝毫不动摇,只得作罢。

她从袖子中掏出一个细瓷瓶,扔到地上。盗墓人打开,发现有几丸药丸,他看着安栖云面无表情地盯着他,只得咬了咬牙吞了下去,余下人也照做。

安栖云说:“这是致命毒药,三月一发作,你们去江陵,给我盯着崔知仕,每三月,我会给你们解药。”

盗墓贼还以为这药立刻要命,眼看捡回一条命,松了一口气,然后七零八落地跑走了。

林枫纠结地问:“我们就要去上京了,如何给他们解药。”

安栖云留给他一个背影和三个字:“是香丸。”

安栖云确认着方位,继续往前走,忽然停下了脚步。前方又有一个人,那人身形颀长,地上长长地拉出一道影子。

他转过头来,暗金色的面具在一点微光之下,冷意更重。他一个人走在墓地里,脚步闲适,简直渗人。

他不是旁人,正是赵敛。

安栖云小心地躲在了树后。

她不敢招惹这个人,虽然林枫的功夫了得,可是她总有一种感觉,让林枫冲上去,自己这边得不到好处。

林枫诧异地在安栖云脸上看到了忌惮。

他本来以为姑娘什么都不怕。

林枫心中放松了一下,刚才他奇怪地对姑娘产生了畏惧,现在又是他所熟悉的姑娘。

安栖云这个时候转脸看他:“快,学鬼叫。”

林枫:……

林枫按照刚才盗墓贼那样,有模有样地叫了几声。那黑暗中的,带着暗金色面具的人忽然发出一声低低的嗤笑。

林枫尴尬地看了一眼安栖云。

安栖云谨慎地盯着戴面具的男人,小声说:“他来了。”

赵敛锐利得像是一段沾满血的寒冰剑刃,闪耀着幽幽一股冷光,他没有丝毫犹豫,剑锋指向安栖云,就这样一晃眼的功夫,就冲了过来。

林枫迎了上去。

赵敛看见了安栖云,眼中有一丝玩味的疑惑。然后专心致志地与林枫打斗起来。

安栖云装作踉踉跄跄的样子,往方才那人所站的地方跑去。

她没跑几步,就听见剑刃相交的声音,然后扑通一声,林枫闷哼倒地。

安栖云的帷帽掉了,她抽空回看一眼,之间那带着面具的人像孤松一般站着,他的剑指着林枫,一手甚至是背起的。

他的眼睛没有看林枫,而是看着安栖云。

他看见安栖云的帷帽掉了下来,白色的绢纱与乌发缠绕着分开,逶迤坠下,然后安栖云似乎有深意地笑了。

他看见安栖云突然下坠,然后消失。

他瞳仁一缩,眼中迸发出亮光,朝着安栖云跑去。

林枫在摔在地上,不过是揉一揉屁|股的功夫,两个大活人忽然间就看不到了。他急忙跑了过去,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安栖云掉进墓室后,打量了一下墓室中的环境,放下了心。

这格局和古籍上一模一样,她看向了四周,有九道门,她不用多费心就找到了自己要去的那一道。

正在窃喜时,又掉下了一个人。

安栖云很紧张,她不敢起身,用手撑着地,蹭着地往后退。

她看见那个带着暗金色面具的男人提着剑向她走过来。

墓室中装饰着硕大的夜明珠,那人的身影被拉得很长,安栖云完全被覆盖在他的影子中,黑暗仿佛从地上蔓延进她的心里,她无处可逃。

赵敛的剑冰冷地泛着幽光,安栖云丝毫不怀疑,那剑能够立刻让自己身首分离。

赵敛越走越近,每一步都是踏在安栖云的心里。她看见那双鹿皮皂靴停在自己的跟前,剑尖绕了一个弧度。

她不细想,扑了上去,抱住了那人的小|腿。

“英雄,饶了奴家。”

她敏感地察觉到那人似乎有些僵硬。

安栖云得寸进尺,抱住了他的腰。

赵敛退了两步,像是震惊到没了反应。安栖云稍微一用力,将他扑|倒在地上。

安栖云看见剑的寒光又闪动起来,心中暗叫不好,紧紧闭上眼睛,然后听得剑刃入土的声音,赵敛将剑插|在地上,语气中隐忍着怒气:“滚起来。”

安栖云可怜兮兮地说:“方才冒犯了公子,实在不是奴家的本意。”

夜明珠的光洒在安栖云的脸上,赵敛这样清楚地看着安栖云,只觉得这是惑人的妖精,她的眼角有小小泪痣,风情妖娆又纯真无邪,媚|态天成。

这神态,这动作。

赵敛声音越发寒冷:“这时候还想着那档子事?想一同死在这里吗?”

安栖云震惊,哪档子事?

别冤枉我,我只想趁机把你搞死!

不过听着他的意思,似乎没有动杀心,安栖云就小心地放开了他。

赵敛依旧握着插在地上的剑,半靠着墙壁,似笑非笑,问安栖云:“安姑娘,大半夜里一个人到南王墓来,莫非是在找什么吗?”

安栖云一听这话,开始有些慌乱,但是慌乱马上被压制下来。

她粲然一笑,语气甜腻:“幽闺寂寞,春|情难遣,我只不过是来和我的侍卫约会的,却被你打扰到了,好扫兴。”

赵敛:……

驿站里。

夜这么深了,傅祁并没有睡觉。

他坐在驿站外头的石头上,用一块软布,细细擦拭手中的剑,偶尔间,他抬头看看二楼的窗户,那是安栖云暂住的屋子。

他是人人称道的君子,没人知道,他爱宝剑,也爱美人。

他知道,自己终将一日能够拥有利刃与名姝。

但是,近来几天,却让他察觉到,有些东西悄悄地改变了。

他再看一眼二楼的窗子,觉得有些奇怪。

为什么她的屋子,今晚一直漆黑一片?

傅祁不再擦拭宝剑,他走进驿站,看见崔知意坐在大堂里,看见他进来,站了起来,有些忧虑地说:“我想找安妹妹说说话,可是长清一直拦着我,我觉得有些奇怪。”

傅祁听后,不顾长清和渌水的阻拦,冲上了二楼,将安栖云的房门踹开。

里面空无一人!

傅祁脸上依旧很平静,问道:“你家姑娘去哪儿了?”

长清和渌水跪在地上,有些发抖,但是一言不发。

崔知意幽幽地站在傅祁身后,说道:“早些时候,我看见安妹妹身边的一个侍卫鬼鬼祟祟的。”

傅祁握着剑,转身就走。

安栖云的屋子门窗都开着,冷冷的风吹在崔知意的脸上,崔知意看着傅祁走出了驿站,说着:“等等我。”

延伸阅读

康柏国际货运加盟  http://www.frugal-franks.com/gpv3.shtml
深圳康柏,专注进出口海运空运快递进口清关代理香港/台湾免税进口,多年经验,专职服务!

CCTV星级-爱华加盟  http://www.frugal-franks.com/a52r.shtml
工业化对水资源很度污染。消费者呼唤健康水、健康用水方式的声音越来越响。水处理行业市场

蜜糖之恋蜂蜜制茶加盟  http://www.frugal-franks.com/bp21.shtml
北塘区可米副食品商行隶属于江苏可米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集奶茶,特色小吃,小吃餐饮

众晶加盟  http://www.frugal-franks.com/giqz.shtml
上海众晶绿的毛巾有限公司现为各省市巾被骨干生产企业、各省市家用纺织品出口强企业Sor

鸿运加盟  http://www.frugal-franks.com/a5ac.shtml
鸿运新款配饰总部所经销批发的配饰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并

纱雅加盟  http://www.frugal-franks.com/xq9j.shtml
纱雅床上用品总部是四件套、毛毯、蚊帐、凉席、珊瑚绒、法莱绒、床笠、被套、枕套等产品生

炭元素加盟  http://www.frugal-franks.com/gyq6.shtml
公司通过ISO9001国内外质量管理体系认证和省级环保产品认证,产品通过环保产品质量

养宫堂加盟  http://www.frugal-franks.com/gukr.shtml
暂无

宏成涂料加盟  http://www.frugal-franks.com/s65i.shtml
宏成涂料加盟_公司简介浙江宏成建材有限公司位于素有“四省通衢”之称的战略要地-浙江省

曼卡龙珠宝加盟  http://www.frugal-franks.com/6g2t.shtml
万隆·曼卡龙珠宝业务遍布全球,是一家集首饰零售、设计与国际钻石贸易于一体的国际专业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蚩尤伏魔传膨胀了

    没错,就是零号。假面骑士空我中的最大boss。拥有和空我外形相当的样子,但是却又有很多不同。不过此刻的他却是池田亮,只不过是用了这样的外表而已。看过w的人都知道,这里的怪物都很厉害,可是却都奇丑无比。就连园咲伢子和园咲若菜变身后都有些让人不忍直视。他们全部都是为了力量,至于外表都不重要。可是池田亮不

  • 带着系统开宗立派第十章在线阅读

    星期五到了。清晨,杨依林在家里吃过早饭,开窗户一看,见天阴得很重:哦,像是要下雨了!他带上雨衣,下楼骑上自行车上班去了。杨依林来到木器厂厂院,心想着下午开大会的事,他立即大步一直正东,进了东边新布置的会议大厅。他环顾一下大厅,心里说:这个废弃车间的面积可是真不小,宽大且敞亮!他抬头看看,见郑晓文写的

  • 黑科技主宰地球在线阅读高考

    六月八日下午四点多钟,C县第一中学考点。吕宁正坐在这所学校的某间教室里,看着眼前的英语卷子,脑子里边一片混沌。“不行啊……看来得动用我的绝招了。”吕宁在心里暗道,深吸了一口气后,吕宁用指尖指着试卷上ABCD四个选项,暗自哼道:“点兵点将,点到谁……咦,不对,这是吕琪那个小妮子的办法,我怎么能学她?嗯

  • 从大树开始的进化在线阅读第2节

    卢若梅跌落的草坪边上就是宿舍,上面窗台上依然残留着手骨的印记,赵云澜也不知道从哪要来一卷绳索捆在郭长城的腰上,叫郭长城在窗子外面找找线索。赵云澜嘴里转悠着棒棒糖心想:现在只有调查一下李茜,如果能确定跟李茜有关,那么杀死卢若梅的凶手就一定是同一只饿死鬼。大庆转猫为人靠在窗边盯着小郭看热闹,赵云澜惊讶的

  • 引他入胜之仙宗来人{求收藏啊!}

    聂风刚出空间,立刻听到‘当当’的钟声,敲得急促。聂远满头大汗,冲进卧室,一把拉着聂风,急道:“快,走!族钟敲响,所有嫡系子弟,必须在家族广场集合!”聂风面露疑惑,也没多问,跟着聂远,朝家族大厅跑去。聂远不能修炼,速度不快,穿过几道大门,来到庄严大气的家族大厅广场上。家族广场,至少有三个足球场大,全由

  • 超级科技大帝国第二章在线阅读

    从KTV出来,杜浩看着几个人欲言又止的样子,并没有过多解释什么。他现在回来了,那么以后的路肯定会有所改变,杜浩也不想他们过多的牵扯进来。杜浩的家庭不能说是太富裕,但也比一般家庭好些。母亲杨娟在临海市开了一家不算太大的公司,常年在临海打拼。父亲杜义是家族内庶子出身,不能接管家族要务。目前虽在南州政府工

  • 网游之魔界巅峰在线阅读第六章

    “她应该就是护廷将军提起的小桃仙子。”祝融说道。“看起来很虚弱。”丰隆说道。“我检查过,全身无一处伤痕,也无内伤,看来不是受战斗影响。”冯夷说道。“护廷将军已经陨落,他的生前好友应该由我们来照顾。”“没错,不过就现在情况来看,生还的希望很渺茫。”冯夷从袖中取出一粒金丹,说道:“此物名曰‘回灵丹’,是

  • 霸道少爷的野蛮丫头在线阅读第1节

    我一直认为。一个人在他出生的那一刻就是一张纯洁白纸。但随着年龄的增长,环境的影响,这张白纸就涂抹上了这个人专有的色彩,这使得每一个人都拥有自己的想法,思维和特点。除此之外,人们都会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善良。人性本善,这是我信奉的教条。直到有一天,命运让我见到了这张看似纯洁的白纸的背面。我才突然发现,

  • 斯德哥尔摩在线阅读第6章

    任什么要我跟他回警察局?他以为他考个警察学校就有权抓我了吗?我回头,直盯着他。刘炳阳立即走到刘凡宇身边,“凡宇,大仙你也敢得罪?爸就不放你。”刘炳阳厉声地对着刘凡宇说。我懒得听他父子说话,便转身继续走。谁知没等我走下楼之时,刘家别墅门口停竟然停着两辆警车。这个刘凡宇真的报警了吗?“出来、不,是说话,

  • [魔戒]和莱戈拉斯在一起之游魂

    “为什么又是这里?”一道似幻非幻的身影说道。一眼望去发现那道身影站在一座小岛上,小岛四周都被云雾环绕仿佛是漂浮在天穹之上。岛上只有一颗巨大的桃树,和一个黑色的墓碑,桃树非常巨大占了小岛的一半,墓碑就建在桃树下方。那道身影名为白羽,大周王朝丞相的第三子。从小无法修炼因为是丞相之子没有人敢明着说,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