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梦幻西游:概率之王在线阅读第4章

作者:快没时间了 来源:飞卢小说网

白云山庄的人在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白祈抱着三□□进了自己的房间。他静静地关上房门,他的眼睛流露出琉璃一般的光彩。他对着三□□笑眯眯的说着:“我知道你的主人是她对不对?是她故意让你引诱我追赶你对不对?她故意设好陷阱就是想要搭讪我对不对?她早就把我打听的一清二楚对不对?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抱你来到这里吗?喜欢你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我把你抱来了,你的主人就能跟随你的气息找到我了,或者你会有办法找到你的主人对不对?我第一眼就看出来,你不是普通的猫对不对,你的身份是三□□灵对不对?你可以转告你的主人,如果她有办法能够解除我和明晰的婚约,或许我还能考虑认识她,毕竟她确实和我见过的其他女孩子是不同的。够聪明,够胆识。”白祈自顾自的说着,或许是出于幻想,或许是逃避现实,或许那就是他内心的想法。

突然,他听到隔壁房间有动静,不用辨认便知道那是男女调情的声音。白祈闭上眼睛思索着什么。突然他听到隔壁的一个男声传来两个字“晰儿……”

白祈先是微微一震,随后会心一笑。他开心的触碰了一下三□□的鼻子,喃喃的说了一句:“谢了。”白祈狡笑着,是时候陪父亲走动走动了。

白祈搀扶着自己的父亲来到自己的房间。他搀扶着父亲坐在床上。亲切的说着:“父亲大人,你昨天说给我的剑谱,我有些不明白。”白祈拿出剑谱指点给父亲看。

就在这时,隔壁的夜半私语又传来了。那个男人的声音再次传来。“晰儿,我们总是偷偷摸摸也不是办法。你到底什么时候和白家的那个小白脸退婚。”

白祈的眼睛一斜,神色变得凝重,诧异的看着父亲。

白岩听到“白家那个小白脸”几个字的时候,鼻子都青了,剑谱掉落在地上。白岩连忙爬到床上,耳朵紧贴着墙面。

只听到那个女声说道:“你不要生气吗?我人都是你的了,名分那不是迟早的事吗?”

男人又说了:“那个白祈据说貌似神仙,你当真不动心?”

女子说着:“他再好看关上灯什么也看不见,强壮对一个女人来说最重要。”

白祈听到这种淫词秽语,羞涩的转过身。烛光看不清他的任何表情。

他的父亲白岩非常气愤,生气的埋怨着:“这个明镜,还敢对我信誓旦旦的称赞自己的女儿如何的美丽端庄、柔善守礼。真是自吹自擂、大言不惭。教出来的女儿和青楼女子有何差异。这样的不干不净的水性杨花的□□,还妄想匹配白云山庄的少主。气死我也,我现在就写退婚书。绝不能委屈了我的祈儿。”

白祈神色复杂,忧虑的说着:“父亲,这件事情还是不要闹大的好,您和明镜伯父是故交。况且事关明大小姐的声誉,既然她觅得良偶佳缘,我们理应成全这对有情人。我们只管退婚就好,这件事情就当做没有发生过就好,不宜声张。”

白岩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关切的说着:“难为你如此重情重义,那个明晰做了这种丑事,你还为她考虑。是她没这个福分,与白家无缘。你千万不要难过气馁,父亲一定替你另觅佳缘。”

白祈神色复杂,他没有说话。太多客套话会显得虚伪,夸大其词的悲伤未免有点作,所以,保持沉默最好。

第二天,更巧合的事情发生了,白岩竟然在昨日明晰和她的野男人逗留过的房间门前,竟然发现了她遗落下的发簪和手帕。那块手帕竟然还绣着明晰的名字。可谓证据确凿。白岩气的更是拂袖而去。白祈依旧没有任何表情,他没有很难过,也没有表现的很开心。他温柔的抚摸着那只三□□。

突然,白祈听到一只鸟的叫声,声音就从客栈的窗户上传来。白祈斜眼看向自己房间的窗户,那里确实有一只鸟在召唤着自己。白祈笑着对三□□说:“你的主人这么快就找上你了吗?”他边说边微笑着走向窗边,打开窗子,那只鸟飞进来了。嘴里叼着一封粉色的信笺。

白祈微笑着拆开信封,上面的字迹潦草又不整齐。白祈艰难的辨认着这封信的字迹。“下楼小聚,给你准备了惊喜。”

白祈笑着从窗户飞了下去,足尖一点,轻轻的落在地面上。他抬头四处张望着,寻找着惊喜。

一个女声突然传开。“你终于来了,我带你去个好地方。”来人正是清灵。

白祈保持着特有的微笑,饶有兴趣的注视着这个古灵精怪的少女。他抚摸着猫咪,跟随着清灵。

清灵边走边介绍着说:“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清灵……”

白祈打断了清灵的话,神秘的说着:“你不用介绍了,我知道你。你就是明月阁调查组的那个通灵少女吧。我听说过。”

清灵开心的说:“原来我这么出名啊!那你介绍一下你自己吧。”

白祈淡淡的说着:“不是你出名,是你被明月阁连带着出名。我的底细你不是早已经打听清楚了吗?还用我介绍什么。”

清灵尴尬的张大嘴巴,眨巴着眼睛强行辩解着:“那也总得说点什么吧。不能直接就开始谈情说爱入洞房吧!说直白点,本姑娘就是看上你了,想要你。给个痛快话吧!”

白祈惊诧的呆在原地,这个姑娘也太直白了吧,啥都敢说,而且说的这么粗俗。

白祈羞愤的争辩着:“你好歹也是个未婚配的姑娘吧,你不能委婉点吗?怎么可以这么粗俗。”

清灵欣赏着白祈脸红的样子,感觉特别有趣。比她一个女孩子更容易害羞。她跑了两步,堵在了白祈的面前,继续无赖的说着:“你高洁有本事你不吃不喝、落发为僧,远离红尘,你还不是照样有着七情六欲,照样得吃喝拉撒,所以说,你又能高雅到哪里去。”

白祈拂袖而去,不再理会清灵。嘴里喃喃的怒斥着:“无赖、流氓、地痞、市井、粗鄙不堪,简直不可理喻。”

他们虽然只见了两次面,看他们的发展速度早已超出朋友的界线,他们更像一对打情骂俏的小夫妻。加上他俩男俊女俏,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他们俩却不以为然、满不在乎。

清灵快步追上白祈,神秘的说道:“白祈,你别生气嘛,我们玩个**好不好。”

白祈气愤的说:“谁要和你这种无赖玩**,即使你输了也会赖账。”

清灵不服气的说着:“白祈,你别得意,我不一定会输的。”

清灵在叫着白祈的时候,不远处一的一位蒙着面纱的女子向清灵那边看过去。她身边的丫头在主子的耳边嘀咕着什么。她们的视线从未离开过这两个行为不端的青年男女。

白祈回过身,好奇的问着:“你想怎么玩?”

清灵凑在白祈的耳边,神秘的说着:“待会,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你都不许动,也不许说话。否则就算你输。然后,轮换成我来。”

白祈不解,没好气的说着:“这算哪门子**。”突然,白祈来了兴致,微笑着说:“输者惩罚是什么?不许抵赖。”

清灵再次凑近白祈的耳朵,无赖的说着:“你若输了,今晚你归我。我若输了,今晚我归你。”

白祈羞愤难当、哭笑不得,继续跟清灵调情着:“你不仅无赖,而且还**。”

清灵白了白祈一眼:“你自己才**,你想歪了,我又没说要把你怎么样……”

白祈咬着嘴唇,脸颊红扑扑的。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那只飞到白祈房间窗户的那只鸟又飞回来了,在清灵的耳朵旁嘀咕着什么。清灵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突然,清灵再次凑近白祈,轻声说着:“**开始。”

白祈半晌没有反应过来。随后努力让自己适应。

清灵的眼睛扫视着,她看见一对主仆从另一边走过来。当那个小姐和丫头,快要走近白祈的时候。突然,清灵猛地扑进白祈的怀里,用力的抱住他。嘴里说着:“白祈,昨晚你好冲动啊,弄的妾身好疼啊。今晚温柔点好不好吗?”

白祈被清灵的话弄糊涂了,半晌没有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后,怒视着清灵,恰巧对上清灵调皮的眼睛。如果不是刚才清灵说了句**开始,白祈都会以为是真实的感受了。白祈闭着眼睛呆在原地,不动也不说话。

突然一个女声传过来:“你就是白祈,白云山庄的少主?”

白祈斜眼看了一眼来者,一个端庄的大家闺秀的模样。白祈没有说话,清灵替他回答了。“就是啊!请问姑娘是何许人?”

那个小姐没有说话,她疑惑的问着:“这位姑娘,请问你和白公子什么关系?”

清灵邪恶的看了一眼白祈,调笑着:“他是我的情人。”

那位小姐看了白祈一眼,生气的走了。那个丫头指着鼻子骂他们:“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当众打情骂俏,而且私下生活放荡。你们简直恬不知耻。你和我家小姐的婚约算是完了。”骂完,那个丫头也走了。

白祈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他这次又被清灵算计了。她以**为名,目的就是破坏自己和明晰的婚约。刚才那位小姐应该就是明晰本人了。

想到这里,白祈一气之下拂袖而去。

延伸阅读

穿越之异世旅途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cedeye.cn/p43g.shtml
天轩十分惊讶,他没想到萧厉的肉体居然这么强!而这种强度的身体只有炼体才能达到,而天轩

宫煞在线阅读第一卷:先婚后爱 001 不速之客  http://www.cedeye.cn/d3zz.shtml
有人说:人生就是一条抛物线,当它达到最高点的时刻,那么接下来的命运就注定是下坡路。曾

盲眼王爷红玲妃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cedeye.cn/kwk.shtml
又是一个周末,雨涵是不用加班的,那基本的薪水已经够她生活了,吃住可以不用花钱,,有图

我总忘记自己有老婆之史莱姆(2)  http://www.cedeye.cn/ov2.shtml
阴暗的房间,一个骨瘦如柴的男孩嘴角不断的滴落着唾ye,被铁链锁在窗栏边的男孩趴在地上

农家魔法生之战野猪  http://www.cedeye.cn/sxn0.shtml
野猪愤怒地回过身去,变得血红的小眼睛死死地锁定了拿着弓箭的李牛。它是森林中当之无愧的

探险王之秘境终结者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cedeye.cn/sigo.shtml
陶一衡听见“回归应用”这四个字不觉为之一怔,立刻从自己的椅子上面跳了起来。“古越,你

逐洪荒之狂如怒龙,气焰冲天  http://www.cedeye.cn/gv9s.shtml
李康、李二妈、李洁根本没有闲工夫搭理楚凡说了什么。听到孙家少爷到来的消息,纷纷起身出

无限之诸天瞎穿之过往(10)  http://www.cedeye.cn/bhvf.shtml
“让开。”林凌粗暴的一把推向服务员,先前便是故意支走服务员,现在又来搅局怎能不让他心

梦魇之森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cedeye.cn/gae9.shtml
到了政教处,强鹰请示了学校领导,这时候汤猛也赶过来了。“暂时就让宁笑和吴纯待在这里,

沙雕渣攻今天又渣了我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cedeye.cn/sc22.shtml
“尊敬的指引者,请问一下,接下来我该干些什么呢?”莫名小心翼翼的问道,与npc搞好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法国国家队那些事之第2章 可怜的兔子(3)(5)

    房间中,墨影问玄冥:“兔子哭完了没有?”玄冥:“我怎么知道,你听一下。”墨影做好耳膜受损的打算,解开了听觉,却听见外面静悄悄的。墨影对冥道:“兔子好像没哭了。”玄冥“嗯”了一声:“你出去看看。”墨影打开房间门,正看见兔子走出家门,往森林走去。“兔…呃…小空,你要干什么?”墨影对着小空的背影喊道。“哼

  • 魂狩纪元之暗流涌动

    就在三人喝的酩酊大醉之时,长安城一名士兵匆忙跑来:“吴统领,巡守大人命我特来召您回府调查。”吴迪尔看了一眼那名神情熠熠的士兵后站了起来说道:“你没看见我和兄弟们正在喝酒么?这个时候你过来难道不是扫了我两位兄弟的雅兴么?给我退下!”年轻士兵显然没有见过这等场面,只见那名年轻的士兵急忙说道:“大人,小的

  • (综琼瑶)开着外挂来打怪在线阅读第九章

    严宫皓是真被气到了,这个女人居然敢这么无视他,难道不知道他是她丈夫吗?而且明明很讨厌被安排结婚,可是看到这个女人他怎么就讨厌不起来呢?最重要的是,他竟然因为她的不再意而生气,他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喝多了,怎么有些反常了呢?憋了一肚子气,打发走了林馨就一个人坐着生气,而且越想越气,从来没有人让他这么莫名的

  • 一眉道长的小僵尸在线阅读第十节

    在她认为,只有自己领悟的才是最好最实用的。每当练习的时候,总有人一不小心就因为凝聚魔法而从木桩上跌落下来,虽然不高,但也架不住次数频繁啊。每次回宿舍的时候,大家都是龇牙咧嘴,这个时候杨成却不是特严重,不是因为他身体耐摔,只是因为有婉儿在身边。每天傍晚把婉儿送回蓝枫那,婉儿总是坚持用“复合术”为杨成治

  • 太阳的救赎第九章在线阅读

    在一个欧式装修的大厅内一幅画漂浮在中央,校长坐着,嘴里叼着一根奶味阿尔卑斯,看着很是有冲击感。那副画更像是一幅地图,一幅城市的结构图。一个个出现在屏幕上的监视画面在这里就像运用了VR特效般,好似空气就是屏幕立体的漂浮着,一排穿着精致蓝色调的制服人员正在有序的切换着画面。不知为何校长专门安排了丰盛的中

  • 带着死神重生东瀛战国之回宫(5)

    越胤最后只点了一坛好酒,幸好系统说肉素荤腥不能沾,没有说水是不能喝的。只是这也不能缓解饥饿的感觉,好在还是能忍受的范围之内。越胤转而问道:“我现在已经知道了这把剑的用处,也知道了你是什么。倒是很好奇,第三样东西。锦囊的用处。”他一边说,一边从袖中拿出一个小小的锦绣香囊,摆在桌上。系统却开始装死,沉默

  • 网王&柯南之追寻秋天的回忆何嶷之谋

    何嶷今年四十有二,眉目清俊,看上去比实际年轻许多;他大约可以算作是一位方士,眼下是石桐寨四寨主。方术流行于中原大地,据方士中流传的说法,其起源大致同巫教和萨满教相似,同样来自于远古人对天地自然的信奉。不同的是中原地方人口稠密,生产力高,经济繁荣富裕,有闲暇的人数量众多。在此基础上,方士出现了;他们将

  • 辛香调的林妹妹第8章在线阅读

    展见星的告官之路很不顺遂。衙门有规定,逢着特定的日子才收百姓状纸,大同县衙是逢三、六、九,展见星含愤而去的这一日一来并不是正日子,二来她也没想起来写状纸。只好掉头又回去,按捺住心情服侍徐氏,总算徐氏的热渐渐退了下去,她们在牢里呆的时间不长,没吃多少苦头,徐氏病愈后精神很快养了回来。两日后,展见星算准

  • 直播之死神裁决人之小小野猪头领(6)

    张大牛从未见自己爹如此狼狈过,他额头渗出的血顺着脸颊,滴在了强壮的双臂上。而他此时面对的是一个两个人多高的野猪头领,毫不退缩,毅然决然的要以死相搏。张大牛冲他爹喊道。“爹,你小心点。”说着将他娘扛到了屋里,随后又出来准备将顾云也背进去,顾云说道。“你先别管我,让你爹快走,你爹打不过它的。”张大牛自豪

  • 鬼片世界里的大天师之天上有鸡在飞(4)

    “黄少,怎么办?要是被爸妈知道了,肯定会骂死我的。”一人哭丧着脸道。他们身上的伤势看上去很恐怖,其实并不严重,只需要稍微处理一下就不会有事。不过,若是这样回去,被父母臭骂一顿是免不了的。“怕什么,所有的医药费,本少爷给你们出。”黄少大手一挥,顿时引起一片欢呼。“黄少,我们难道就这么算了?”李琴满脸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