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重生王爷很痴情:强宠王妃第七章

作者:如若等 来源:飞卢小说网

李三郎哪还敢回话。

总之,他又气又郁闷,双眼发红,直接往家中跑。

跑到家里,只有即将上沙场的阿兄在,李三郎气急败坏的将事情说了一通,阿兄哈哈大笑,笑得李三郎更加暴怒,而此刻阿父阿母又休沐结束,回长安了,家中没其他人能给自己做主。

李三郎只好折返书院,踏踏踏地跑到山长面前告状。

山长一听,得知是许珍和她的阿妹犯事,顿时心头一梗,从榻上摔了下来。

混账,这人实在是混账。

得罪了一个还不够!竟然还敢接着得罪!

自己提醒了多少次,切不可得罪人,切不可乱招惹学生。

这人怎么就当耳边风呢!

山长气的要吐血,好不容易安抚完李三郎,将人送走。

屋内又来了一女子。

这女子面容妖艳,脸上带笑,穿着标志性的红袍,拎了一壶小酒坛子。正是前段时间才来参加过雅集的国子祭酒。

山长起身倒履相迎,跑上去送茶送酒,找人端小菜过来。

两人拉出矮椅,坐在桌边一块吃。

吃了半天,山长见祭酒完全就是来蹭吃蹭喝的样子,忍不住了,开口问道:“祭酒今日怎么有兴致来找我?”

祭酒拢袖倒了杯酒,说道:“自然是有事找你。”

她喝了杯酒,见山长好奇,便和山长说了一件最近发生在长安的大事。

前几日圣上得知科考题目外泄,勃然大怒,将先前的试题撕了,要重新出题,并且为了杜绝有人老想着背题背答案,决定将新的试题分为难度相同、题目不同的六份。

可是这样一来,题量太大,恐怕没法在秋试之前出完题目。

于是圣上和礼部想出一招——

“让你们书院,帮忙一块出科举考题。”祭酒缓缓说道。

山长原本听得好好的,听到这句话后,惊的跳起来:“什么?我们?青龙山?出题??”

祭酒道:“不必紧张,并非只有你们书院,而是全天下的书院都要帮忙出,国子学、州郡学馆、山野私学。”

山长稍微松了口气,但很快发现这事没这么简单。

一百道题,加上出题者的见解。

他们书院就两名正先生,还有个不停惹事的,现在离秋试没多少日子,他们几人光是想题目都来不及,更别说编一百道附上答案的了!

他拿酒杯的手微微颤抖,看着祭酒问道:“这题目……我们这种小书院,能不参与吗?”

祭酒夹菜吃了口,说:“只要你们书院在户部登过名,就要在七月之前,上交一份百道题的科考自编题。”

山长愣了愣,小声问:“写不出怎么办?”

祭酒看了她一眼,嘴角笑着,眼中倒是没多少笑意。

写不出?

写不出,那就是违抗圣命,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山长气的脑仁疼,磨牙问道:“那泄题的究竟是谁?找到没?”

祭酒笑道,“其实,我倒觉得并不是泄题。”

山长愣了愣:“不是泄题?”

祭酒说:“我原先也觉得是泄题,可后来仔细看那本书,倒觉得只是押题押中了。”

山长面色更差,丝毫不信,觉得就是泄题了。

他内心暗想:能把圣上气的把科考题目全都换了,改成六份,这人若是押题,押中的肯定不止一题。

但世上真的会有这种人存在吗?

他当了这么久的山长,也见过不少先生在春闱秋试之前押题的。

五经、律法、算科,相关书籍成千上万,科举从中选题,若是能压中一句,已经是十足了不起的事情,可一跃成为一等先生,从私学进入州郡甚至是国子监中。

可是,全部压中?这简直是痴人做梦。

国子学最老的先生今年七十二岁,已是从心所欲的古稀之年,却依旧时常说,自己看过的书不过是沧海一粟,并没有给科考出卷的资格。

现在有人能够全压中,若是真的,那这人可能当真是*神再世。

还当什么押题先生,不如自己考科举当官去吧。

山长越想越觉得不可能是押题成功。

祭酒见他神情不屑,也不多说,只是又想到了那本书中的一些见解。

她未想过,自己能在一本科举教材之中看到如此奇妙的思想。

头一日看时觉得大逆不道,第二日看,第三日看,每次重新看,都能感受到那做题之人不简单,思想深远,似乎已经想到了几千年之后的事情。

祭酒想到这里,意识到自己还有事情,而且已经通知完山长,便准备离开。

走之前,她想到了一件事。

重新坐下,从怀中抽出一张纸来,递过去给山长看。

山长探头看去,瞧见白色的宣纸上,画了个小圆脸、椭圆眼睛、小鼻子、小嘴巴,头发鸡毛般竖立,满脸呆滞的女子。

“这是谁?”山长问。

祭酒说道:“这是我好友给我的,说是卖那本科举书的人。”

山长沉思着看了会儿,觉得似乎在哪见过这人。

可是真的会有人长成这样吗?

这也太……不寻常了。

祭酒又道:“这卖书人,我只知道是在江陵集市卖的书,也不知住在哪里,你对江陵熟悉,若是瞧见,记得告诉我。”

找人的事是祭酒全权负责。

她手下没多少人,为人又随性,几乎没怎么找。

反正圣上现在的心思都在出题上,对于泄题之人已经没多大兴趣。

祭酒撇嘴,将剩下的画像塞回怀中。

山长抿茶道:“好,若是看到我一定告诉你。”

祭酒将手上宣纸递给山长,随后又夹了点小菜,拎了坛清酒离开了。

房室之内终于只剩山长一人,十分清净。

可是山长的内心非常混乱。

他在原地坐了会儿,接着蹲回榻上,抓着头发思考,这一百道题,究竟该如何是好……

哎……

哎!!!

这可恶的泄题人!要让他知道那人是谁,一定往死里揍那人!!

·

时间早过了申时,学院弟子们拎着书袋子散了。

许珍和小叫花往家中走。

路上,气氛和谐。

许珍笑嘿嘿地问小叫花:“今天第一日上学,感觉怎么样?”

路边吵吵闹闹的,有人卖糖葫芦,许珍走过去买了一串递给小叫花,山楂被糖浆包裹,绽放出晶莹的光。

小叫花接过后,说:“很开心。”

许珍问:“我中午离开过一会儿,你没被欺负吧?”

小叫花面色丝毫不变,却微微垂头,沉默。

许珍立马意识到不对劲,问道:“李三郎欺负你了?”

小叫花没有回答。

许珍说:“你别怕,告诉我啊。”

小叫花依旧不答。

许珍顿时想到了李三郎的体格。

那小伙子也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特别壮实,听说还从小练武,如果真的打了小叫花,那还得了??

她心一寒。

匆忙停下脚步,将小叫花拉到一旁,从上到下的检查了一遍。

最后果真发现手腕上,多了一道红色的疤痕,虽不见血,却肯定是打斗过的痕迹。

许珍震惊:“你被打了。”

小叫花看着许珍,神色淡然,不曾开口。

许珍问:“你都被打了!怎么不告诉我?”

小叫花摇摇头。

许珍心疼极了,在原地又是难过又是无奈,说:“你,你怎么这么老实呢。”

她将小叫花抱到怀里,带着她继续往家中走。

走几步便认认真真嘱咐一遍:“你别这么老实,你坏一点,坏一点也没关系。”

“别人喜欢老实孩子,我喜欢坏一点的,你就打回去吧。”

“哎,你真是太老实了。我明日起一定走哪都带着你,你这个样子,以前吃了不少苦吧,以后一定不会了。”

她顺了顺小叫花的背:“一会儿回家给你涂药膏。”

“……”小叫花听着,缓缓抬起手,伸出一点,环住了许珍的脖子,将整个人依偎进了许珍怀里。

许珍脚步顿了片刻。

有风吹过,吹来一片花瓣,粘在了许珍的嘴角上。

她忽然尝到了某种奇怪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像是嘴里被塞进了一朵棉花糖,莫名其妙的有些泛甜。

两人回到家中。

许珍帮小叫花上了药,接着跑到厨房,掏出菜放在水盆清洗,小叫花在一旁帮忙。

许珍一边洗菜,一边问道:“赵先生今日讲史,你能听懂吗?”

小叫花回答:“能。”

许珍今天坐在边上一块听课,多少记得点,便向小叫花提问。

问了几个《史记》有关的,又问了些《左传》里的。

小叫花一一回答,大体都答对了。

许珍赞叹了一番,随后问:“今日课上说过的内容,你有没有特别在意的?”

小叫花说道:“有一些。”

许珍很兴奋:“快,快,说给我听听。”

小叫花慢慢说道:“今日说到《史记》,里头讲。”她顿了下,背诵,“高祖之东垣,过柏人,赵相贯高等谋弑高祖,高祖心动,因不留。”

她现在句子说多了,虽然依旧说的慢,但能说不少长句,比以前好很多。

许珍听下来并不费力,但不解:“你怎么会在意这段?”

小叫花提出刚刚背过的一个词:“心动。”

许珍问:“啥?”

小叫花重复道:“高祖,心动。”

许珍想了想,说道:“心动是心异常跳动的意思,你是否觉得高祖心动,是很奇怪的事情?”

小叫花道:“有点。”

许珍说:“每个人都有心跳异常的时候,高祖是因为感受到有人要杀他,提前感受到了危险。也有人会因为遇到了其他特殊的事情,比如遇见喜欢的人、讨厌的人,或是遭遇感动、遭遇快乐的事情。”

小叫花听后,沉默的看着许珍。

“怎么样,是不是不觉得奇怪了?”许珍蹲下身子摸摸她的头。

小叫花笔直站着,说道:“我也曾,心动。”

许珍问:“嗯?你才这么点年纪就会心动了?”

小叫花道:“会。”

许珍问:“啥时候发生的?”

小叫花擦完了桌子,放布到台上晾着,慢声说道:“你救我,那日。”

也就是偷书那天。

许珍闻言,笑了起来:“偷东西时候肯定紧张,你会心异常跳动,也是正常的。”

小叫花摇头:“我不曾偷书。”

许珍愣了下:“那怎么会挨打?”

小叫花道:“别人偷了,仆役未发现,寻人顶罪,我恰好路过。”

……所以就被抓去顶罪了?

许珍理解完毕,顿时心里一阵发苦。

果真是人善被人欺,小叫花如此善良,才会一直被欺负。

以前被书店仆役欺负,今天被李三郎欺负。

偷书那次,可是差点被欺负的命都没了,这小叫花怎么还是学不坏,依旧被欺负。

她内心深深的叹了口气,蹲下身子问道:“你怎么不反抗?”

小叫花说道:“我当日正寻死。”

许珍以为自己听错了,凑过去问:“什么?”

“我不想活。”小叫花道,“你救我后,我心动,异常,方才活过来。”

……这算怎么回事?

许珍十分震惊,同时又觉得感动。

她过去活的那些年,打交道的各个都是油嘴滑舌的社会精英,或者是撒谎不打草稿的叛逆期学生,哪有小叫花这种,将想法如此直接的告诉她的。

这般直白对她说“心动”的,许珍还是头一次遇到。

她一时想到很多事情,但依旧不知道如何安慰,最后只能手足无措的抱抱小叫花。

小叫花身姿笔直,手腕纤细,由于裙衫太短,纤细洁白的脚踝经常露在外面,仿若用力便会断开。

和同龄人相比,她的脸颊太过利落,一丝婴儿肥都没有,现在站着,如同不倒不朽的小白杨。

许珍将她抱紧了些。

小叫花停顿片刻,继续说道:“我是因你而活的。”

许珍抱着她说:“你是为自己而活。”

小叫花道:“只是为了你。”

许珍松开手臂,正想当面讲讲大道理,却瞧见小叫花已经红了眼眶,淡粉色的嘴唇咬紧,十分的用力。

许珍看着,丝毫说不出话,一部分是感动,更多的却是悲伤。

一个十四岁的孩子,能懂什么呢,她才刚踏入这个世界,便被推入了最肮脏黑暗的环境之中。

这条命,既然小叫花说是为她而活的,那么自己就收下吧。

等她要了,再还回去。

但若是一直不还回去……她也会一直将小叫花当成是自己的亲女儿、亲妹妹,认认真真的抚养的。

水声噗噗的沸腾了。

许珍忍住心中万般情绪,抬手拍拍小叫花,说道:“别哭,晚上给你加肉吃。”

小叫花摇摇头,过了很久,缓缓说道:“没哭。”

……还真是嘴硬。

吃完晚饭,练完字,检查完小叫花的功课,一日算是结束。

回到房中,许珍扑到被褥上睡觉,快睡着的时候,忽然想到今天还没看功德点。

她不看不放心,抬手将系统打开来,随便看了眼。

结果上面的点数再次把她吓傻——

八十八点!

许珍觉得自己没睡醒,于是将系统关了,过五分钟后,重新打开再看。

上头点数并没变化,依旧是八十八点。

许珍迷茫了。

自己前几天才七十多,怎么一天的功夫就涨了十点。

先前几次点数暴涨,一次是救了小叫花,还有一次是完成任务,可今天她什么也没干啊。

她怎么都想不明白。

而且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个系统垃圾,别人家的都是人工智能负责解答困扰,只有自家这个,疯狂的给自己增添谜团。

她发泄的捶了两下系统,忽然想到先前的任务,便点开主线看了看。

不出她意料的是,主线界面,“探寻小叫花的真实身份”这个任务,从原本的(0/10)变成了现在的(1/10)。

同时,下面多了一条线索:

线索一,十四岁。

……这都能当线索?

许珍更迷茫了。

这什么垃圾系统。

她退出主线,闲得无聊,顺手去看了眼商城。

商城里的东西和上次看到的不一样,已经刷新了。

大多数还是要好几百的功德点,自己就算功德点多的没处花,也不会浪费去买这些东西。

看完这些,许珍准备退出系统睡觉。

这时,商城界面忽然卡了一下。

想关还关不掉。

就在许珍以为系统出故障的时候,商城界面“pang”的跳出来一个粉色的大礼包,不等许珍去触碰,便自动打开,随后跳出来一张卡片。

消息提示在屏幕上疯狂滚动:

“恭喜你达到功德点累计一百点成就,获得新手大礼包一份!”

“新手大礼包自动开启中,不要着急哦。”

“叮,恭喜你获得线索卡一张。”

“线索卡自动启动中——”

“正在获取线索——”

“得到线索——”

“线索二:六年前,荀家满门被诛。”

许珍一脸懵逼的看着一条条消息提示跳出来。

看到最后一条时,她没忍住:“这什么鬼??”

荀家?满门被诛?

这么说小叫花姓荀,名春?

荀……荀千春?

许珍脑中不知道为什么跳出了这个名字,而不是荀春。

她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同时又忍不住的思考着。

这世上,姓荀的应当不多,满门被诛的荀家也不多,所以第二条线索……为什么这么眼熟?自己究竟是在哪见到过?

延伸阅读

电动加盟  http://www.chassetraditionsologne.com/xo95.shtml
电动按摩器总部经销批发的蜗蜗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

泰州三友园林工艺品加盟  http://www.chassetraditionsologne.com/b74b.shtml
泰州三友园林工艺品加盟_公司简介泰州三友园林工艺品制造有限公司座落在美丽富饶的历史文

雄风加盟  http://www.chassetraditionsologne.com/afal.shtml
雄风银饰是海丰县梅陇雄风饰厂旗下产品,总部是创建于2001年饰加工厂,是国内银、铜饰

靓车会加盟  http://www.chassetraditionsologne.com/slmz.shtml
专业镀膜店是靓车会汽车美容连锁体系中最基本的一种店面经营形式,以专业汽车镀膜为主要业

维佳震铭五金加盟  http://www.chassetraditionsologne.com/yvn0.shtml
维佳震铭五金产品物美价廉!自创建以来,一直致力于卫浴洁具的研究与开发励志成为各省市创

凯罗琳加盟  http://www.chassetraditionsologne.com/axw9.shtml
凯罗琳是为耐思维贸易(北京)有限公司特别为蚕丝家纺类产品所创立之品牌,从设计开发,生

MERCURY加盟  http://www.chassetraditionsologne.com/patu.shtml
MERCURY手机套经销批发的手机皮套、平板电脑皮套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

裕金鑫加盟  http://www.chassetraditionsologne.com/dbuu.shtml
裕金鑫家纺总部是一家生产泡沫粒子玩具、竹炭制品、毛绒玩具泰迪熊、愤怒的小鸟、阿狸、手

樱美产后修复加盟  http://www.chassetraditionsologne.com/6lod.shtml
樱美产后修复是隶属于苏州樱美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樱美产后修复,致力于

柯梦波丹加盟  http://www.chassetraditionsologne.com/ppty.shtml
柯梦波丹服饰地处武汉市江岸区沿江大道133号,注册资金为50万元,联系人是张翼。公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惹上腹黑秦少第八章在线阅读

    晚上6点左右。当我们整理好了行装,将背包背在肩头,右手里拿着***,左手里紧攥着遗书,向罗伯茨所乘的黑鹰直升机飞奔过去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害怕,我觉得身边的人,身边的战友,身边的一切都会失去,似乎感觉我们就要一去不复返了,而后来,的的确确有很多人没有再回来,也包括我的许多兄弟,如果时间可

  • 木兰街12号的蛋糕师在线阅读第6章

    说起林長安为什么要解救人家小姑娘,林長安一直是看到了能帮则帮的。林長安当初没有喜欢过这位前任,只是觉得他长的还行,林長安不是完全清楚刘舰达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但也听说过刘舰达心狠手辣。在一起也是因为寂寞作祟!后来发现他太阴险太可怕,没多久发现不对就调查了他,然后就分手了。可是他觉得是林長安因为他投资失

  • 特能小组第三章在线阅读

    石板的路面,天空也没有太阳,但奇特的是,这个世界依然亮得如同白昼一般。好吧!这就是普通的王者荣耀5V5地图,屁大一点地方……江阳认命的被亚瑟提在手中,前往中路的楚河汉界处!这憨货力气大的狠,挣也不能挣脱。无聊的打开人头榜!一样如同呼叫商店、技能栏、属性栏、聊天栏一般,默念一声即可。一打开!江阳大吃一

  • 异世界系统法则之被当做卡比兽!(9)

    “自己的味道??!!!!”皮丘猛然反应过来,快速抬眼看去,只见自己的爪心处正在向外冒着烟,更可恨的是隆隆石依旧在那里不停的旋转,大有把自己点燃的架势,话说你一个岩石系的神奇宝贝使用火系绝招真的好吗?不怕神奇宝贝联盟把你抓起来切片研究么,皮丘盯着越滚越起劲的隆隆石,看着逐渐变得浓郁的烟,感受着爪心那份

  • 都市之大明星是怎样练成的第4章在线阅读

    想了想原主的记忆,看看原主是如何与他人相处的,原主的语气,表情,还有态度…又思考了待会该怎么做,原主的一切她都要尽量模仿。木汐朝慢慢睁开眼睛,揉了揉额头,残留的毒素落在体内的滋味很不好受。动作迟缓地起身,下了床,精致而冷漠的小脸苍白无血色,眉眼之间尽是冷酷,乌黑柔顺的长发散落于腰间,唇瓣紧抿,白皙修

  • 流量小生他天天换人设第八章在线阅读

    一番激烈的战斗之后,最终还是以唐三的落败而告终,他也松了一口气,这荒谬的事情总算是结束了,唐三毕竟还是怜香惜玉的,他又怎么可能和这么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动真格的呢,唐门暗器可不是闹着玩的,他也就找了个机会,顺势认输了。不过他对小舞的柔技倒是惊讶练练,暗自感到神奇。获胜的小舞如一只骄傲的白天鹅,扬起了小巧

  • 渡劫老祖前妻在线阅读第1章

    “叽叽喳喳~”炎无上昏昏沉沉的醒来,鼻孔中传来泥土与清脆的清香,一阵悦耳的鸟鸣传如耳中,睁开沉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一片充满生机地树林!“这是哪?”“我是谁?”“我在做什么?”短暂的迷茫之后,炎无上揉了揉胀疼痛的脑袋,抬头的看了看蔚蓝如洗的天空,开始回忆起发生的事情……炎无上本是地球华夏s市一个孤儿院

  • 天道今天又作死了吗?日常的生活仿佛就要结束了

    “1.21爆炸案已经过去一周年了,让我们来采访一下当年的幸存者……”“1.21案件是近几年我国少有的恐怖袭击案件,这起案件直接导致了J省的领导班子重洗……”“1.21……”安白喝了口牛奶,然后将正在播放早间新闻的电视给关上。“原来已经过了一年了啊……”1.21爆炸案,又称1.21恐怖袭击,是天朝近些

  • 无夜的巅峰之渊(3)

    于是混沌便缓缓缩小,最后化为一团黑光,黑光缓缓散去,化为一枚古朴的黑色戒指悬浮在言殇身前。将它戴在尾指,言殇嘴角露出了微笑,然后就消失在了这片树林。在察觉到他们走后,林中野兽才窜了出来,啃食着那几位悲惨的仁兄。……当黎明破晓,沉寂了一夜的城市,就好像被再次注入了生命力一般,不再显得那般的寂寥,休息了

  • 兵书在线阅读第四章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眼就到了周三。训练结束之后,姜柔在宿舍里咋咋呼呼地,取了iPad呼朋唤友:“集合啦集合啦,快来看甜甜,今晚播出哟。”其余人交换了个心照不宣的笑,都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聚集在了姜柔的身边。姜柔婊兮兮的喊阮黎:“嗨,阮黎,不来看看弹幕吗?网友肯定要评价你的噻。”她说话带些小口音,听起来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