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ABO]日在ABO之第二章

作者:小仓酒 来源:晋江文学城

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成员第一次全员到齐,陈善明挨个看看,从这个牛哄哄的教导员开始,有一个算一个,就没个省油的灯。

“我叫龚箭……”龚箭的开场白一如既往,陈善明站在他身后,忍不住微微扯了下嘴角。

当年他们让老鸟们撵得满山跑,一边跑一边还要防止老鸟偷袭,要多狼狈就多狼狈,陈善明清楚记得他跑得快断气了的时候,一错眼看见那么个二货抱着□□扶着棵树吐得酣畅淋漓,陈善明本着同类既是伙伴的原则上前表示一下战友间春天般的温暖,顺便提醒他动静太大了,再吐就把那帮孙子招来了云云。这位战友脸上抹着油彩都没挡住那小脸往外透着煞白,吓了陈善明一跳,还没等他张嘴,这位战友拽着他撒丫子就跑,身后远远传来老鸟的骂声,陈善明边跑边想:这家伙是属自来水阀么?说不吐就不吐了?

甩掉老鸟,俩人找了个土坑猫着喘口气,自觉警戒的陈善明诧异地发现这位战友蹲在一旁吐得很欢乐,他还真是个自来水阀啊!陈善明实在看不下去了,蹭过去拍着他后背,小声问:“你能行吗?这都吐两场了……”

这位战友总算是不吐了,回了句:“行不行的,等让他们抓住再说吧!”

嗬,这口气,陈善明心说这位战友还挺个性。

“我叫龚箭,铁拳团神枪手四连的。”龚战友脸色虽差,底气还足,说完呲牙一笑,陈善明就这么被那两排白牙给晃了一下。

陈善明想不起来当时是怎么介绍自己的,后来俩人怎么玩命儿的跑也都想不起来了,怎么被抓住的……算了,这种糗事不想也罢,总之,从他和狼牙有联系的那天起,龚箭这个名字就如影随形,陈善明看着面前谈起政治工作一套一套的教导员同志,默默地想,这就是命啊!

话说回来,这传说中军政全优的龚箭同志还挺像那么回事,头回亮相就把这几个牛人说得一愣一愣的,陈善明有点得意,笑容刚露出来就收住了,我高兴个什么劲的!

得承认,有龚箭在,陈善明很放心。

看着范天雷脸上笑得跟开花了似的,龚箭的心情其实挺复杂,说高兴吧,他是真高兴,这几年虽然不是怀才不遇,多少也有点好钢没用在刀刃上的遗憾,回到狼牙特战旅,就好像突然给了他一个真正施展才华的机会,这个机会迟早会来却来得比预想的晚,出去转了一圈,他希望自己回到的不只是原点。高兴归高兴,一想到□□那张恨不得把眼前这位扒皮抽筋的脸,龚箭就觉得自己五脏六腑在抽搐,□□拿他当宝贝全团全师都知道,可他两进两出铁拳团,跟的还都是范天雷,用脚后跟想也知道康团长短期内是不会想再见到自己了,以后搞联合演习真要对上,龚箭心里无奈地叹气,眼见这就是世仇了!

熟悉的菜鸟之歌渐渐远去,龚箭站在原地看着这几个乐活的大小伙子的背影,头一回觉得自己有点老了。陈善明走过来的时候,龚箭正回想自己当初刚到特战旅时的德行,想着想着不由自主抓抓头发,也挺愁人的,范教不容易。

“又想什么呢?”过去这么多年了,陈善明怀疑他和龚箭之间还有默契么?他下意识地去探寻这个答案。

龚箭微微眯起眼,笑道:“我刚进狼牙的时候跟他们差不多大,血气方刚的,整了不少幺蛾子。”

陈善明表示赞同:“是挺多的。”龚箭闻言默默拿眼神瞄他,陈善明一脸我说的是实话的表情,补充着:“谁没个年轻的时候不是!”

龚箭似笑非笑收回目光:“别装了,想笑就笑吧,咱俩的糗事指不定谁多呢!”

陈善明忍不住笑出来:“一个半斤一个八两,谁也别笑话谁!”

“谁没个年轻的时候!”俩人异口同声,得,还有点默契。

这么多年过去了,要说俩人没隔阂,估计他俩谁都不信,陈善明不知道龚箭怎么想,他反正觉得参谋长整天把“龚箭”这俩字挂嘴边上得瑟这种事真心烦,不过烦着烦着也就习惯了,五号把龚箭夸成了一个标杆,明明看不见摸不着还偏偏就无处不在,这好不容易逮着个活生生的了,以后还要搭档共事,关键是要和这个人同生共死了,这隔阂就不能存在。

“从今往后,我们就是搭档了。”陈善明总觉得以这场对话进入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组长的角色有点生硬,可看着龚箭,陈善明觉得他俩之间那道说深不深说浅不浅的坎儿不这样迈不过去。“跟你搭档吧,我压力挺大的。”压力大正常,一个全军名人五号得意门徒在跟前,对自己也是鞭策,换个角度看就是好事儿。

“当年那点事你还是耿耿于怀吧。”龚箭那是人精,综合从一见面陈善明这疙疙瘩瘩怎么都不顺畅的表现分析,一击命中,再说了,陈善明是个直脾气,说一不二,从来就藏不住事儿,这点当年在菜鸟集中营相处没两天他就摸清楚了,哎呀,孽是自己作的,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话说回来,当年那点破事你还真惦记着。龚箭笑容依旧,诚意十足:“上回你和参谋长演戏的时候不是把我抓了吗,咱俩这算扯平了。”

“扯平了。”陈善明挥挥手,这家伙也没忘了那点事儿啊。

菜鸟集中营里的龚箭还是个上等兵,洗掉脸上的油彩再看,就是个白白净净的小孩儿,没事儿呲牙冲人一乐,眼就找不着了,陈善明当时也不过是个才带了两天兵的见习排长,没见过多少人,下意识的就把这位战友归为了无毒无害一类,这个认知到现在想起来,陈善明都还想抽自己两下,什么眼神!

说实话,这位战友起初挺对自己胃口,人机灵,脑子活,总是对明天充满了莫名其妙的信心,再累他都能呲着两排白牙笑两声,用他的话说是得让老鸟们知道他们是练不垮的!所以在陈善明还会思考的时候,抽空还替他担担心,就那个小体格,啧啧,那惨无人色的小脸都快成陈善明的噩梦了,然而,很快陈战友就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了,龚战友体能虽然不是最好的,韧劲却是让别人望尘莫及的,于是他就明白了当初这位战友怎么能顶着张吓人的脸跟这帮老鸟玩到最后的。菜鸟集中营时期的龚箭,陈善明光记住他惨白的小脸和两排白牙了。

龚箭是个刺儿头,从还是菜鸟的时候就是,用范天雷的话说:这个兔崽子一天不敲打,他就琢磨着怎么给你点好看。有段时间菜鸟们在漫无天日的折磨之外仅剩不多的乐趣就是看龚战友怎么在规矩之内让老鸟们不舒坦,当然结果百分之八十是龚战友会更不舒坦,不管怎么说,勇气可嘉。

如果以为陈善明就是个逆来顺受的主,那就大错特错了。范天雷后来说过得亏龚箭那时候嫩就知道单打独斗,但凡多个心眼联合几个菜鸟尤其是陈善明这种的一起折腾,他就得好好掂量掂量了。陈善明就是脑子转得没龚箭快,鬼点子不够多,攒着让老鸟不舒坦的劲儿使不出去而已。

再后来,有范天雷这种教官在,就算十个龚箭也给收拾挺了。要不怎么说孙悟空逃不出如来的手掌心呢,龚战友没事儿不给自己找不舒坦了,也不呲牙乐了,那小脸青白的时候远比正常的时候多,陈善明这才发现这家伙的眼睛贼亮,真的是贼!亮。范天雷说:这兔崽子憋着劲要使坏呢!不过,一直到他们进入狼牙特战旅,范天雷也没给龚箭蹦跶的机会,但龚箭招他喜欢,谁都看得出来,陈善明后来知道这是为什么了,因为龚箭像范天雷,得瑟起来那股欠收拾的劲儿格外像。

正式成为狼牙特战旅的一名特种兵的时候,他们说过“同生共死”,同生共死不是一句口号,是承诺,永不放弃的承诺。陈善明没想过他们经历了炼狱一样的训练考核成为并肩作战生死相依的战友,却一直到这么多年后才真正有机会同生共死。

“精诚合作,同生共死!”陈善明看着龚箭的眼睛,伸出拳头,这次,是真的要并肩作战了。

龚箭迎着他的目光,语气坚定:“精诚合作,同生共死!”

两拳相击,从此以后生死同命、荣辱与共。

延伸阅读

源仁坊加盟  http://www.selenoclarke.com/grmb.shtml
源仁坊白酒为适应当代社会消费者,注重“健康,养生,安全“消费理念,严控企业标准,精心

喜蒙羔加盟  http://www.selenoclarke.com/uc3l.shtml
赤峰山葱羔羊食品有限公司是以涮内蒙古知名的沙葱羊肉(也叫沙葱防伪羔羊肉,沙葱羔羊肉)

数字校园加盟  http://www.selenoclarke.com/gzjy.shtml
我们是做数字校园系统的,目前在四川市场已有多所学校应用,先因市场发展需要,寻找当地的

3G智能加盟  http://www.selenoclarke.com/nqh1.shtml
3G智能微水洗车项目是西安百达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设计研发销售。是一款将对我国传统洗车

达绮加盟  http://www.selenoclarke.com/yges.shtml
暂无

侣川加盟  http://www.selenoclarke.com/a14t.shtml
侣川靠枕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以雄

清宫佰草加盟  http://www.selenoclarke.com/ywif.shtml
项目介绍:经营各类护肤品和日化产品,产品线全,平民消费价格,卓越品质,在短时间内帮助

雅雯琥珀加盟  http://www.selenoclarke.com/s4bh.shtml
在各行业低迷的时代,什么投资才能支持您的收益?琥珀——新兴的珠宝业态,低投入,易经营

爱瑞德全屋定制加盟  http://www.selenoclarke.com/2jy.shtml
AVID爱瑞德生态家居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公司位于华东家居产业群聚集地安徽合肥

烧烤技术加盟  http://www.selenoclarke.com/dn0l.shtml
烧烤培训、特色烧烤学习、怎么做烧烤、烧烤加盟、特色烧烤技术学习、怎么做烧烤、烧烤去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杀仙之剑仙之第九章(9)

    「下次,肯定不会输给你。」伊达工的10号在列队敬礼完特地拦住了原泽这样说。「我等着。」原泽抬头笑得很是爽朗。经理真城正带着一年级替补把休息处的东西收拾完往大巴车上搬,她们刚刚比完赛的场地空出来,下面就是条善寺和白鸟泽的比赛,教练禁止原泽再留下来看比赛,以防在明天的决赛前她又加训过度。她略有些不爽地抱

  • 她似神明[重生]第七章在线阅读

    王子说道这里,停了下来,放佛刚刚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然后说道,故事里的王子,就是我,我一直在承受着弟弟的强烈进攻,就是因为这个国王的宝座而已,说到这里的时候,王储的双眼已经开始泛红的继续说,“为了这个国王宝座,不惜杀害他的侄子!”王储的眼泪开始不断的在他的眼睛里缠绕着。现在的王储并非王储,仅仅是个

  • 素花为霜若梦凉在线阅读第一节

    “怎么?妖女倒是不敢下手了?”这位吸血鬼公子挑眉道。“不敢下手?”她讽刺地笑了笑,莫名觉得不舒服。她不可能不敢下手的,自从她的第一次杀戮开始,她的内心就不可能再平静了。那天,是个下雨夜,暴雨浸透她的双眼,直到她的父亲给她派来的师父接走她之前,她仍处于崩溃的边缘,愧疚,和,不可置信。后来......她

  • 偏执大佬暗恋我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七节

    元辰一听玉婴要拿出宝贝,当即眨巴着眼睛,期待地看着玉婴。玉婴看他那样,也是一笑,随即手掌一翻,一把如冰雪般的白色宝剑,出现在他的手中。宝剑剑身白如霜雪,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寒意,即便元辰距离它挺远,还是能够感受到那种刺骨寒意。“霜雪剑,地级灵器,作战之时能够散发出冰寒之力,被击中者,将会被冰寒之力侵入体

  • 拳皇之幽炎冷月之第三章

    他和林路,相识七年,不过七年,林路却管不住自己的心,同别人在他们的婚房厮混。被韩美训了整整两个小时的吴彻萎靡的走进休息室,见白戚靠在沙发上闭眼休息,眼角下面似有泪痕。吴彻放轻了脚步,又将门给关上了,这会儿进去不太合适,还不如在外头等着。他已经没有心思思考昨日发生的事情,随即倒将手机里那个陌生的号码给

  • 请原谅我用这种方式行侠仗义在线阅读第一节

    走在回姑姑家的路上,林晓枫有些迷茫和困惑,也有点儿小小的兴奋,他踢着脚下的一块小石头,边走边想,总算解脱了,以前,每次一上学就一个头两个大,总有硬着头皮的感觉,现在好了,他刚在学校惹了事,不想上学了,上学有个鸟用啊!那些大学毕业生,不还是找不到工作吗?小石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踢丢了,他百无聊赖地继续往前

  • 三剑天仙在线阅读第9章

    此时,李副院长脸色也不好看,看向搅局的林修。“这位小友你说你是杨灵萱丫头的未婚夫,那你也不能公然藐视学院,大允学院可是大允皇室创办,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你要想清楚。”威胁之意,赤果果展露。对于威胁,林修压根不怕。开玩笑,你带人来怼我媳妇家族,我这个未来女婿能不反击?再说了,我上头有人,恐怖强者

  • 盘谁?在线阅读第六节

    “怎么样,洛溪,这套衣服不错吧。”“嗯,”海洛溪惊喜的看着路雨:“小弟弟,这衣服是哪来的?”路雨微微一笑:“这衣服叫道侣装,是我在给知锦买衣服的时候,无意间碰到的。”“道侣装?”海洛溪略带深意的看了一眼路雨,随后娇笑道:“小弟弟,你这是在向姐姐表白吗?”路雨懒得废话,直接拉过海洛溪,在她的小嘴上狠狠

  • 主神空间之我有系统在线阅读第8节

    锦溪夜市摊路边的麻辣烫店中,我和何慧慧两个人不知到究竟喝了多少酒,桌子上一片狼藉,一时之间,我看着脸色有些酡红的何慧慧有很多话想说,可我只是咂摸了一下嘴,什么也说不出来。别人喝酒是越喝越醉,而我却是越喝越清醒,然而清醒的感觉要比醉的感觉更让人难受,不然天底下也会有酒这种东西,更不会有那么多人去醉生梦

  • 无妄居在线阅读第6节

    “谢谢。”将袖子放下来,遮住青色的针孔。时言叶从椅子上站起,一下被抽了400cc血,他还真有些吃不住,身体晃了晃。江北南及时扶住他:“还好吧?”“嗯。”不着痕迹地抽走自己胳膊,时言叶压了压帽檐,将整张脸掩藏,顺带隐藏了他此刻的情绪。陆湛拎了一些吃的,抽出一盒牛奶递给时言叶:“喝牛奶。”“不用了。”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