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式神研究院在线阅读赏鞭

作者:冷言天妒 来源:纵横中文网

时值三月,阳春微酣,风催翠意。

一场晨雨过后,缥缈的水汽如白雾般飘飘袅袅散笼长安城,青瓦朱墙,柳丝拂动。雨中遥遥几行马蹄声,自永兴坊的崔家大宅而出,朝皇城东面的通化门奔去。

马蹄踏踏,渐消渐远,直至风声旋回,再无策辔之音,崔宅门前的群群人影仍未挪动。婢子们侍伞而立,伞下数位妇人,皆着贵妇装扮,云髻高裙,珠光宝翠。

崔家刚经一场离别,众人面缀愁色,或为叹息或为抹泪。

人群中为首一人,长脖怔望,眉间蹙忧,数次哽咽,虽愁思万千,但仪态如常,高雅端庄,并未落泪人前,满腹心思落于臂间披帔,指间紧攥那方红帔,揉皱成团。

圣人下旨,命礼部郎中崔玄晖出使东突厥,此行一去,少则三年,多则五年,路途艰险,凶恶坎坷。

此次阖府出动,便是为崔玄晖送行。

五姓七望,陇西李、赵郡李、博陵崔、清河崔、范阳卢、荥阳郑、太原王。当今天下,归由陇西李氏,然而论天下第一姓,仍属博陵崔氏。

长安崔家,出自博陵崔氏。崔家长子崔鸿,官拜工部尚书,尚圣人之姊康乐长公主,生子崔玄晖。

崔玄晖年纪虽轻,却已升至礼部郎中,乃是博陵崔氏一族中最出色的子弟,自小聪慧过人,能常人所不能,人送称号“月君”,赞其才华横溢清贵端方,皎皎如高洁之月。

康乐长公主爱子如命,此番得知圣意,寝食难安,早已悄悄哭过数十回,今日送行,更是伤心欲绝。

圣人一母同胞四兄妹,以康乐年纪最长,最得太上皇喜爱,圣人登基后,太上皇迁居太极宫,时常召见康乐,荣宠至极。此次崔玄晖出使东突厥,康乐却一改常态,强忍母子离别之哀,没有向太上皇或圣人求恩更换使君人选。

“郎君福泽深厚,此行一去,定能逢凶化吉,平安归来。”高傅姆温声宽慰,拿过漆盘中一方小巧的金熏球,清凉醒神的香气自镂空花纹中飘至鼻间,康乐长公主深嗅一口,胸中翻山倒海的忧虑方才镇下。

康乐长公主叹息道:“怕只怕他心中所求,并非一个平安。”眼中所望,细雨又起,纷纷如针,亦如愁思万千,呢喃道:“惟愿天神庇佑,让我儿得偿所愿,马到功成。”

傅姆道:“郎君忠君为国,定能得十八天神开路,顺利出使。”

康乐长公主手握金熏球,雨中踟蹰,周围妯娌们悄然无声,雨湿鞋履,面颊晕粉,未敢自行离去,斜目窥探,等候长公主发话。

康乐成亲后并未另行开府,而是与寻常夫妇一般,同驸马同住崔府。

怔忪数刻,康乐终是彻底从离儿的心绪中回神,挥挥手,示意众人回府,前簇后拥,过府门穿回廊,回到内堂时,扫视左右,未见娇影,疑惑:“小善呢?”

婢子上前道:“殿下尚未回屋。”

康乐同傅姆道:“这个痴儿,先前同她表兄话别,竟比我更急更更伤心,那眼儿哭得跟兔子似的,红彤彤两只珠儿,幸而没有出府相送,不然见了她表兄离去的背影,不知要哭成什么样,可怜见的,只盼她此刻不是躲在哪处落泪。”

傅姆道:“三公主自小往来崔府,待郎君胜似亲兄,公主为郎君哭一场,亦是应当。”

康乐听了这话,思及近来人情世暖,喟叹:“旁人的泪,或多或少掺了几分惺惺作态,不提别的,一个崔姓,便能叫她们哭瞎眼睛都情愿,唯有小善,真真切切只为我儿这个人而泣,这孩子心实,谁待她好,她便待谁好。”

又道:“春寒未消,这场雨不知何时停下,若让她淋了雨,岂不叫这群人急死?快快寻了来。”

崔府花园,众婢子着急寻找的人此刻正立在牡丹花架下发呆遣忧。

为给康乐的赏花宴锦上添花,五月才开的牡丹由暖室催发,耗费人力物力,终是提前盛放,三月末的牡丹开在春寒料峭中,透着诡异的艳丽,花架上遮风挡雨翠油布绿得发亮,似一瓣水透的翡翠,为底下雍容华贵的牡丹娘子遮风挡雨。

宝鸾站在翠油布下避雨,花团锦簇的牡丹,娇艳的花瓣上雨珠点点,惹人爱怜,通身的气派,似盛装美人,无一处不惹人注目。

宝鸾没有看牡丹,她的目光凝在开在牡丹旁边的蕙兰。

碧色的长叶,鹅黄几点花蕊,与牡丹一比,毫无半分艳色可言。

然而宝鸾却喜欢得很。

这把蕙兰是冬月里种下的,宫里养不活的花,移到崔府,奇迹般地发出了枝条与花瓣。

宝鸾将花盆从宫里带出来时,没想过它能活,是崔玄晖望见她怀中的花,主动说要留下。

“它的命不好,没能开花就要夭折。”宝鸾抱着花盆伤心道。

崔玄晖淡淡道:“就算是命,也有置之死地而后生一说。待我替它搏上一遭。”

花留在崔府半月后,开出了淡黄的花骨朵。弱不禁风的细叶与花苞,仿佛随时都要被风吹倒,可正是这样几瓣柔美小巧的花,令人生出无可言喻的巨大喜悦。

花活了。崔玄晖救回了它,就像以前他救回她一样。

宝鸾揉揉眼睛,揉过太多次,有些刺痛,她不敢再揉,从上往下呼气,吹吹眼睛,眼皮上火辣辣的疼。

松土间一把纸伞插在其上,是宝鸾的伞。

方才话别崔玄晖后,宝鸾从屋里跑开,远远望见乌沉沉一群人朝府门而去,他们将要送崔玄晖出府。

眼见才为实,没有看见崔玄晖离开,也就算不得他真正离开。所以宝鸾不愿意前去相送。

宝鸾离了众人后,来到花园,她站在牡丹旁边,为蕙兰撑伞。直到手酸僵硬,抬不起来,这才将伞插进土里。但也没有就此抛开,她时不时从翠油布下伸出手,扶正将要倾斜的伞柄。

宝鸾看着蕙兰,生怕什么时候它又死了。

她不敢将它带回宫中,怕一带回去它立马就死了。虽然此刻崔府已经没有了崔玄晖,但留它在这里,总比栽回宫中好。

“他好不容易才救活你,你可不能辜负他的心意。”宝鸾隔空对那株蕙兰道。

清寒的雨丝飘在空中,地上泥土松润,花香与尘土揉在风里扑鼻而来,肥厚的绿叶下几只蜗牛缓缓爬行,园中各色花花草草被雨浸洗,褪去一层浮尘,颜色愈发鲜丽。

崔府园中的树只有槐树松柏,一株旁的树都没有,树种得茂密,从花园到回廊飞阁,几处石子路与假山旁皆是苍天大树。

宝鸾站得累了,抱住被风蓬大的罗裙蹲下去,脚上一双翘头金丝镶珠锦织云履早被雨沾湿,脚趾略感凉意,她缩了缩脚,双腿僵麻之意更甚,刚要蹬一蹬,望见鞋面上不知何时攀了一只拇指大小的蜗牛,只差一点,就要被她踩死。

宝鸾立马不动了,小心翼翼将那只迷路的蜗牛送回地上,直至蜗牛慢吞吞地落入花叶间,她方才察觉雨已悄然停下。

宝鸾又蹲了一会,腿更麻了。她仰起脖子往四周探,希望有过路的婢子能扶她回去。

宝鸾的傅姆与宫婢皆被留在宫内没有跟随,宝鸾今日来崔府,是光明正大偷跑出来的。

永安宫建福门的左监门卫皆识得她的车辇,无人敢拦。

除齐皇后所出的清露公主李云霄外,其他妃子所出公主之中,只有三公主李宝鸾颇得圣心。

三公主自小生得粉雕玉琢,秀丽无双,见者无不惊为天人,圣人曾赞宝鸾乃是天上一颗蟠桃投胎下凡,才能生出这番唇红齿白面若凝脂的金玉面孔,李氏子孙中,论容貌俊美者,比比皆是,即便如此,同之相比,三公主亦是鹤立鸡群。

宝鸾等了许久,忽地听见一阵推搡的脚步声,有人大笑叫骂:“你这虎奴,真真下贱!且看小爷今日鞭得你皮开肉绽!”

来人声音稚嫩,讥笑过后,甩鞭声落下,声声响亮,不必亲见,便能察出那鞭狠撞肉身,何等迅猛激烈。

几鞭过后,另有人哄笑:“让我来,让我来!”

宝鸾一惊,认出头一个说话的人是崔府二房的子孙崔复。

崔复时常在崔老太君跟前讨巧,偶尔见过几次,且府中子孙中年幼者只他一个,故而她认得。崔复家风严谨,家中之事皆由大房崔玄晖父子做主,她往来崔府,大房宅中从无此等欺奴辱人之事,今日乍见,甚是惊愣。

崔复同府外几个小郎立在槐树前,满脸嬉笑,若忽略他们手上那根抛来抛去的鞭子,便是几个锦衣稚童花间玩闹,虚度春日。

又是一鞭,地上那少年蓬头垢面,衣衫褴褛,被打得趴下,须臾,缓缓从泥里爬起,重新半跪,直起腰背,瘦削的身形如树干一般,背上血痕累累,脊椎却是笔直的,待另一鞭摔下,他岿立不动,一声未呻,直视前方。

崔复一脚踩上虎奴肩头:“好没意思!你趴下脑袋,叫上两声!”

宝鸾立时站起,呵斥:“住手!”

先前宝鸾蹲在翠油布下,前方盛放的花与顶空棚架遮住她的身影,是以无人察觉花圃中早有客者,此时现于人前,像是从天而降似的,几个小郎吓一跳。

“是谁?”

待看清来人面貌,罗裙翩然,纤腰袅娜,虽比他们只大上几岁,但气质清雅脱俗,美若空谷幽兰。崔复认出她,连忙敛起嬉皮笑脸的恶意,背过手藏起鞭子扔远,关切问:“公主,你的腿怎么了?”

小郎们年纪小见识少,听见崔复称呼“公主”,全都肃目,暗猜眼前的公主到底是几公主。

宝鸾麻了腿,走起路一瘸一拐,像踏在针上,苦不堪言,她指了他问:“崔小郎,他犯了何错,你为何聚众鞭打他?”

崔复被她一斥,鞭人时的嚣张气焰消散得无影无踪,面红耳赤,往后一退:“是、是他自找的。”

宝鸾道:“纵使他犯错,你训斥几句,或赶出府或交由府衙,何故如此毒打侮辱他?”

崔复嘟嘴辩道:“真是他自找的,是他自己让我花银子买他十鞭,钱货两讫,天经地义。”

其他小郎纷纷道:“公主莫恼,是这虎奴找上阿复自愿供人取乐。”

宝鸾惊讶问向地上半跪的虎奴,蓬散的乌发盖住他大半张脸,泥巴污渍顺着他的额头往下滴落,瞧不清面容神情,只听见他呼吸微喘,双手紧攥膝盖,显然是痛极了。

可是即使伤口痛楚,他也没有发出任何呻叫声,安安静静地跪在地上,未见任何起伏,甚至在她靠近相问的时候,连最后一丝异常的喘息声都吞进腹中。

“真是他们所说的那样?”宝鸾问。

虎奴点了点头。

宝鸾敛眉。

崔复得意道:“公主,你差点冤枉了我。”到底是公主,不敢得便宜卖乖,说完,抱拳作揖告辞,拉过几个小郎火速离去。

眨眼功夫,人影全无。

虎奴从地上撑起,往前追了几步,人已跑开,再追不上,朝小郎们离去的方向狠瞪一眼。

他被鞭了五鞭,却一文未得。

喘息间,虎奴复又返回,黑眸凝望花前裙裾翩翩身份高贵的少女。

她生得这般好,竟比满园的牡丹更为夺目夺目。

毫不犹豫地,他拣起路边被崔复扔下的鞭子,朝宝鸾跪了下去,高举双手,将鞭子捧给她。

少年声音嘶哑似沙,从喉间溢出,咕噜几声,近似哀求。

“求……求殿下赏鞭。”

延伸阅读

驰名加盟  http://www.davidandlaurie.com/dqn4.shtml
驰名渔具总部是渔具、浮漂、夜光漂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投币洗衣机加盟  http://www.davidandlaurie.com/gd3n.shtml
经济学家巴莱的二八定律表明,20%的人拥有国内外80%的流水。眼界决定未来,只有具备

圣夫岛家纺加盟  http://www.davidandlaurie.com/6gcl.shtml
圣夫岛家纺隶属于英国圣夫岛国际投资有限公司,由江苏圣夫岛纺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中国大

康源加盟  http://www.davidandlaurie.com/g5yt.shtml
康源医疗器械专注于以医用高分子材料制成的导管类一次性医用耗材的创新,目前已形成硅胶导

微领地加盟  http://www.davidandlaurie.com/g3qc.shtml
暂无

鲜厨生活馆加盟  http://www.davidandlaurie.com/81x.shtml
2012年超市行业中的鲜厨生活馆品牌创立,主营业务包含各类生活用品等,凭借着丰富的市

3D手机贴膜加盟  http://www.davidandlaurie.com/pyso.shtml
说到美容,很多朋友就会想到肌肤的护理,今天,我们所说的美容不是传统的肌肤护理,而是时

佳佳乐加盟  http://www.davidandlaurie.com/y33k.shtml
佳佳乐毛绒公仔总部主打熊熊类和狗狗类的毛绒玩具,它位于江苏省扬州市扬子江北路“江苏省

路发万家加盟  http://www.davidandlaurie.com/um0z.shtml
深圳市路发万家超市有限公司是一家以经营全品类生鲜食品为主、日常生活用品等快速消费品为

华达加盟  http://www.davidandlaurie.com/ypnt.shtml
华达床上用品总部本着“客户,诚信至上”的原则,欢迎国内外企业/公司/机构与本单位建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原魔传说在线阅读第9章

    三天后的一大早,徐世元就和一个穿着奇怪的日本人一起来找冯旭,大家坐上了去往羽田真一家的商务车,经过徐世元的介绍,此人就是日本著名的阴阳师慕北成。不过从外形上真是一点也看不出来,倒像是个变魔术的,里面的衬衣镶满了银色闪片,还带了一顶渔夫帽。刀片一样消瘦的身材,见到徐世元就是深拘一弓:“徐桑,有嘛得给,

  • 美漫之不死不灭之灵性觉醒

    清晨,一缕阳光洒落,慕白一大早就敲响了小木屋的门扉。黑袍老者应声打开门,看到门外的慕白微微一笑,老家伙,心这么急?随后浪晨和浪婉从宽大的黑袍后面钻了出来朗声叫到,慕白爷爷,早上好!慕白微微一笑点点头,摸摸两个孩子的头,看向黑袍讲道,觉醒仪式是村里面的大事,自然是要上心一些,我们走吧。说完伸出手,轻轻

  • 万人迷的我被蛇总缠了腰在线阅读第二章

    “我靠,这是什么鬼地方?”恶魔女王莫甘娜四下张望道。“我不知道啊?”林涛摇头道。“人类?神河语系?”莫甘娜见林涛是人形形态,一脸疑惑道:“你到底是谁?”“我是神啊。”林涛不假思索道。“神你个鬼!”莫甘娜没好气道:“这里是灵魂空间。”“灵魂空间?”林涛莫名其妙道:“谁的灵魂空间?你的?还是我的?”“我

  • 凡人歌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一章

    深海。暗黑的石礁后有什么东西晃动了一下,周围的涌流被这个动静分成了两缕,然后悄无声息的裹挟着几个泡泡慢慢往上浮去。这是一个绝对安静的地方,环境幽密又空荡,很适合追逐和藏匿。深沉的海水中,一只色差明显的白细手掌轻飘飘的摆了一下,将两只偷偷摸摸跟随在身后的小东西送回原位,紧接着金色的大尾巴轻巧摆动,带着

  • 玄幻:史上最强最嚣张系统第10章在线阅读

    一只矮小的哥布林,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它跟之前见过的所有哥布林都不相同。一身白的刺眼的皮肤,一双淡黄色的眸子不断的转动着。这是个老熟人。哦,不对。应该是老熟怪。很多入坑地下城比较晚的玩家,可能对它没什么印象。但是如果是从公测就开始玩的,那对于这个BOSS,会有很强烈的感觉。当时的地下城机制不健全,副本

  • 七魔刀第九章在线阅读

    “梅雅小姐,您…这样不符贵族礼仪,他只是一个卑贱的奴隶!”老仆汉森死死盯着二人握紧的手,眉头紧蹙。随后,他又冷声对着徐旭呵斥:“还不快把你的脏手从梅雅小姐手中挪开,梅雅小姐,都怪我还没来得及教授这个外来者拉尔家的礼仪,请您惩罚!”徐旭此刻十分无语。明明是你家小姐偏要拉着我,怎么?结果还错在我了?“没

  • 总裁驾到,萌妻难逃之车祸的秘密(3)

    一周后林珈南出院回家。出院同时也接到了师姐电话:“珈南,那辆撞坏门的跑车是你的?”“是。”她低声回答,“有问题吗师姐?”“你这丫头,胆子也真大!”师姐叹道,“连刹车制动都坏了,你也敢开出来,还在山路上飙车!不要命了你?”“刹车制动坏了?”林珈南心里一惊。“对!”师姐笑笑,话里有话的说,“而且……很明

  • 捉弄白富美在线阅读第十节

    坐在躺椅上,喝着味道怪怪的红酒,姜铭很是奇怪,这种东西有什么好喝的?他喜欢那种醇洌刺喉的烈酒,对这种怪味道的酒是半点兴趣都没有。可风老师一定要他学会品酒,他只能无奈的把那猩红色的液体往嘴里灌,滋味如何,他是懒得去品的。反正品酒不会,装样还行。看看泳池里如美人鱼一样游来游去的风沁雅,姜铭觉得有些虚火上

  • 史上最强估价师生还者

    晔晟说完之后就不去管他们了,朝着目标房间门走去,公司面积非常大,可内部的办公室和休息室只有在他兄弟那边才有。虽然外面已经排除隐患,但房间里面还不清楚状况,灯也没有亮着,乌黑麻漆完全看不清楚。所以晔晟很是小心,当在第一个门前的时候,晔晟对着门敲了敲“咚咚咚”,这样做不仅可以知道里面是否有人,还可以知道

  • 我开农家乐的那些年在线阅读噩梦降临

    他拉开车门,然后像扔一个布偶娃娃一般,将沐涵雪推进了车子。车子即刻开动了起来,沐涵雪一个趔趄,重重地摔倒在地。膝盖处传来一阵刺痛,纱质的礼服下摆也撕裂开来,沐涵雪眼前一片黑暗,房车所有的窗户都被黑色的窗帘遮盖,完全看不清里面的世界。“沐小姐今天要订婚,真是恭喜!”一声冷峻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紧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