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一方通行证在线阅读委屈

作者:毒鹤红 来源:纵横中文网

鼓足了勇气,贺龄音咬唇道:“将军……铮、铮哥,能否派人给妾身烧一点热水,妾身、妾身想盥洗沐浴。”

脚伤的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就算一个人沐浴确实不便,她也不可能等到脚伤好了再沐浴,那比杀了她还难受,所以……权且试试吧。

武铮一顿,显然才想到这个问题。

他打量着娇柔又负伤的贺龄音,怀疑道:“你可以?要不然过两天吧,我赶紧给你找个丫头。”

不行,一天不洗澡已经是极限了……贺龄音头一次这么坚定地摇头:“我可以的,请将军为我准备。”

“好。”武铮想了想,便应了下来,出去准备了。

军营里分了几个区,每个区都有一个公用的水房,士兵们或在水房洗澡,或休息时自己去军营外的山野湖泊洗。水房也只在寒冬腊月会烧热水,初春是没有的。

武铮虽然是大将军,但是日常生活与底下士兵们无异,所以自然没有预备什么单独沐浴的木桶之类的物什。

倒是风驭因为是姑娘家,向来都是在自己营帐内洗澡,因此备有一个浴桶。

不过,武铮可不想贺龄音用别人用过的东西。

她这样养尊处优的姑娘,可不能因为嫁了他就跟着吃苦。

所以,他走出营帐,一边让人去烧热水,一边亲自去市集上买浴桶。

*

贺龄音安静地等了很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武铮才单手提着一个大大的木桶走了出来。

已经等得恹恹欲睡的贺龄音顿时惊诧地睁大了眼睛。

倒不是惊诧武铮可以单手提起那么重的木桶,她惊诧的是,武铮贵为大将军,居然亲自给她提木桶进来。

而且这暗紫色的木桶一看便是新的。

他特意去给自己买的么?

这时,外面又有士兵通传,说他们已经从府衙搬东西过来了。

“搬进来。”武铮将浴桶放在了一旁。

然后,一箱一箱的东西便从外面抬入,原本空荡荡的营帐很快便显得有些拥挤……

贺龄音也不想带这么多的,这已是尽量精简的成果了,只是带了平时必须要用的胭脂膏霜、喜欢的衣物、爱看的书、经常把玩的小玩意儿……七七八八地一装,便是好几大箱子。

之前并不觉得多,现在放在大将军简洁的营帐里,便显得给他添乱了。

贺龄音怕武铮生气,小心翼翼地瞧了武铮一眼,见他面无异色,才放下心来。

*

搬完之后,纪嬷嬷还想留下来伺候贺龄音,贺龄音自是摇头说不用,武铮便挥挥手让他们都回去休息了。

所有人都退出营帐后,武铮便让人去倒热水来,回头又问贺龄音:“这些箱子怎么放置?你要拿什么东西出来?”

贺龄音一怔,下意识道:“不、不用,妾身自己……”

“我们都拜过天地了,你跟我客气什么。”武铮直来直去的,“你以后也不要一口一个妾身,我听着忒不习惯了。”

贺龄音轻轻“嗯”了一声。

既然武铮已经这么说了,贺龄音也就不再“客气”,这些东西杂乱地堆在这里也是碍事,不如就趁着武铮在,好好地分类摆放妥当,倒是一劳永逸了。

于是她开始指挥着武铮处理那些东西。

任谁也不会想到,向来在战场上指挥千军万马的震北大将军,此时乖乖地被一个小女子指挥来指挥去……

半晌后,一切安置妥当。

而贺龄音脸上已经涨红一片。

都怪她方才忘了肚兜这些私.密之物和寝衣放在一起,于是她让武铮给自己拿一件寝衣出来时,武铮一伸手便拿出了一条肚兜……

简直不愿回想刚才的场面。

不过,现下总算是收拾妥当了,沐浴时要用的东西也拿出来放在一边备用了,热水也盛满了浴桶。

万事俱备,只欠——

只欠武铮出去了。

可是他好像没有出去的意思。

贺龄音心里发急,面上又不好赶人。正在思忖该如何开口时,武铮竟朝她走过来了。

他、他想干什么?

贺龄音登时紧张起来。

武铮一步步走到她面前。

在他伸手过来时,贺龄音脑子还来不及反应,身子已经自己往后微倒,避开了他的手。

武铮傻眼:“我们已经成亲了啊,你羞什么。”

贺龄音沉默了一瞬,开始潸然落泪,一半是吓的,一半是演的——

她已经发现,武铮吃软不吃硬,只要她在他面前梨花带雨地哭一哭,他就什么都依了。

“大将军,您方才不是允诺了我,圆房之事缓一缓再说么?能不能、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呢?我千里迢迢来到这里,人生地不熟,又遭遇波折,差点折了性命,眼下……眼下……”

“哎哎哎,你别哭!”果然,一面对女人的眼泪,武铮就束手无策,手足无措地解释,“我又不是想做什么,只是洗澡的时候最容易打滑了,一打滑你那脱臼的脚脖子搞不好就扭断了,所以我这不是想给你脱了衣裳,抱你进浴桶么……也是我考虑不恰当了。——对了,风驭!”

武铮这才想起风驭也是个姑娘家:“我叫她来帮你,这总行了吧?”

贺龄音止住哭泣,眼圈红红的:“我自己就可以了。”

她想到之前风驭那些夹枪带棍的话,就不太想麻烦人家。

“不行,你一个人肯定容易摔。”武铮不容分说,便出去找了风驭来。

风驭原本在操练场练兵,被武铮喊了来,原因竟是替他的娇媳妇洗澡,心里自是老大不爽。

武铮替换她留在了操练场,她在武铮面前没说什么,这会儿进了营帐内,面对看着就柔弱可欺的贺龄音,便毫不客气地嘲讽了:“怎么这般娇贵,连洗澡都要人侍候。”

兜头便是一句颇为无礼的话,贺龄音懵住。

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很快回神,浅浅笑道:“风……风姐姐。”

原想叫她风将军,转念一想还是姐姐更为亲近。

但是风驭显然没有与她亲近的意思,只是大步走了过来,给她脱衣裳。

才褪去她的外衣,看到她一身青紫,风驭便愣住了,脸色僵得难看:“你们这么快就……”

贺龄音微愣,循着她的目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马上便反应过来:“不是的!这是我在马车里碰伤的,我自小遇到磕磕碰碰,皮肤便容易淤紫……”

“哼,跟我有什么关系。”风驭嗤了一声,面色好了一些,扶她起来去浴桶边,“真不知道皇上怎么会把你们两个截然不同的人指婚在一起,铮爷根本就不会喜欢你这种脱个臼就什么都做不了的人。”

贺龄音听着这些话,咬紧了牙关,把眼泪逼回去,心里感到委屈极了。

她原本也不想找别人帮忙,谁叫那武铮偏要找人来,如今又全是她的罪过了……

不过,她到底没有反驳,只是默默地任风驭卸了衣裙,扶着入了浴桶。

“多谢风将军。风将军可以出去了,我自己来。”

“我还要侍候你洗完穿衣服呢。”风驭说完,便背对着她坐下。

“不必了,我……”

“军令如山。这是震北大将军给我指派的命令。”

贺龄音便不说话了。

*

沉默又压抑地洗完了头发和身上,贺龄音总算觉得舒坦了一些,不过,受伤的脚腕使不上劲,所以出来的时候还是借助了风驭的手。

“多谢。”她再次道谢。

风驭没说什么,只是扶着她去了床边。

在家中时,贺龄音生活得很讲究,每每沐浴之后,都会在脸上、身上涂上不同的香肌霜,还会给头发也涂上一层薄薄的发膏,以前有蕊儿侍候,现在身边的人换成了风驭,她自然没有让风驭帮忙的道理。

因此少不得也省掉了这些步骤,直接穿寝衣。

本来不想再麻烦风驭,可以风驭顶着一脸必须完成任务的脸,不由分说地给她粗暴地换上了衣服。

做完这一切,风驭伸了个腰,撂下一句“真是比练兵还累”,便走出了营帐。

贺龄音舒出一口气,觉得这次沐浴简直宛若上刑。

还没等她舒坦片刻,帘子一撩,风驭又进来了。

贺龄音顿时紧张。

风驭拿出一个小白瓶,不耐道:“武铮让我给你涂药。”

贺龄音轻声道:“我自己来吧……”

风驭嗤了一声:“就算你脚腕没伤,你背上那些青青紫紫的地方你能够得着?得了,我来吧。”

“多谢。”贺龄音咬唇,不想再多麻烦风驭,连忙主动脱了衣裳。

风驭看着她瓷白的身上到处都是摔得青紫的痕迹,不由得摇头:“你真的只是在马车上摔了一会儿?我还从来没见过皮肤这么嫩的人,跟三岁娃娃似的。”

贺龄音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便沉默了。

风驭一边给她涂药,一边啧啧道:“庆幸你是嫁过来当高贵的将军夫人吧,若是跟我们似的,保准半天就给你晒破皮——不对,像你这样的娇小姐,铮爷只消看一眼就给你踢出军营了。”

贺龄音抿嘴,不明白风驭的假设有何意义,若非皇上乱点鸳鸯谱,她这辈子都不会与武铮有任何交集,更别说从军当兵了。

人各有志,她本来就不是从军的料。

待风驭给她涂完药出去后不久,武铮就进来了。

他换了一身衣裳,头发湿着,明显在哪里随便洗过澡了。手里也拿着一个药瓶,不过是绿色的。

“来,我给你涂药。”武铮在贺龄音面前蹲下,让她伸出脚来。

经过之前的事,他知道小姑娘害羞得紧,所以就让风驭给她身上涂药了。脚腕上的活,还是由他亲自来吧。

贺龄音正因为风驭的事默默难受着,便压着哭腔,细声细气道:“我想自己来……”

武铮笑道:“我涂药的时候会给你按跷,这样你能好得快一点。”

一听能好得快一点,贺龄音便不再扭捏了。早点好起来,她也就早点不用麻烦别人。

便让他捉了足腕推拿按揉。

看着低下头认真给自己涂药按揉的武铮,贺龄音忽然想,传说中凶神恶煞的大将军原来一点都不可怕。

在这个全然陌生的北疆之地,只有他一个人对自己尽心尽力。

不知不觉,压在心底的各种情绪就涌了上来。

武铮给她按跷完之后,抬头看到的便是小姑娘泪流满面的样子,顿时吓了一大跳。

谁知道,贺龄音对上他担忧的目光,反而从默默流泪变成了嚎啕大哭。

武铮心口就像被扎了一下,站起来又蹲下,简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怎么了?”

“脚腕被我弄疼了?”

“别哭啊……”

最后他索性一把将哭着的小媳妇抱入怀中,拍着背脊哄:

“谁欺负你了?”

“说出来。”

“我护着你呢。”

延伸阅读

汤友围加盟  http://www.studiodelfiore.com/udcr.shtml
汤友围是一个以汤为主题的餐饮品牌,专门向广大顾客推出具有浓郁粤式风味与良好养生功效的

美国防爆膜加盟  http://www.studiodelfiore.com/d378.shtml
节能

18直播系统加盟  http://www.studiodelfiore.com/g2y6.shtml
公司主要经营金融直播系统开发,大区直播间,网页直播间,财经直播间搭建以及直播间配套产

国妆化妆品加盟  http://www.studiodelfiore.com/xt4y.shtml
国妆化妆品(以下简称国妆),是一家拥有国内外精心打造科研力量及团队的企业,国妆一直站

欧罗普珠宝加盟  http://www.studiodelfiore.com/plrh.shtml
北京戴梦得饰制造有限责任公司是北京经易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所属的以珠宝饰为主业,集黄金矿

怪车坊汽车保姆加盟  http://www.studiodelfiore.com/f59.shtml
怪车坊“汽车保姆”式服务,开启汽车后市场服务的全新时代!怪车坊主要经营汽车洗护、美护

轩睿化妆品加盟  http://www.studiodelfiore.com/xg2v.shtml
轩睿化妆品位于广东江门市。主要经销化妆美甲用品,自有睫毛品牌,品种繁多,价格低廉,形

百事隆门业加盟  http://www.studiodelfiore.com/n8lv.shtml
组建于2002年的南京苏江门业有限公司,历经十年的艰苦创业,旗下拥有“百事隆”“恋佳

法国皇家雨果酒窖葡萄酒加盟  http://www.studiodelfiore.com/svuz.shtml
法国皇家雨果酒窖葡萄酒加盟_公司简介上海宣良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位于上海上海市浦东新区,

绿的梦加盟  http://www.studiodelfiore.com/bl7q.shtml
绿的梦奶茶加盟总部一直专注于休闲饮品调配和原料研发,旗下有知名奶茶品牌绿的梦奶茶加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十年思量自难忘在线阅读第四章

    开服至今整整51个小时了,楚长风已经筋疲力尽了。突然清灵子说道:”修仙者,你善良的心感动了苍天大地,就是奇门尊者也被你这善良的心打动,更难得你有如此的耐心,百烦不厌坚忍的性格。在众多修仙者种类繁多,以我们奇门最弱,必须借助召唤的力量才能战胜强大的妖魔鬼怪“很多年前我得到了奇门尊者的指点与教化,有了不

  • 东城郡的三少爷第5章在线阅读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啊,我虽然还没有前世的记忆,但是我看着你很心疼,不知道为什么,也许这就跟你说的一样,我们前世是恋人吧。”姜倩放下了被子,用鬼气凝聚了一条黑色的长裙,站着叶辰的背后抱着他。仿佛在为这个“痛苦”的男人分担。emmmm叶辰都没发现这效果这么好!“倩儿,我还可以这么叫你吗?”“可以,是

  • 再见回不去的昨天在线阅读第七节

    出了寿宁宫顾安顺着图中的路线走到了一做废弃的宫殿前。被锁住的门略显破败,看样子已经许久没人来过这儿了。顾安翻身一跃进到了院内,四下张望了片刻后进了屋内,屋子里的东西虽然凌乱,但却没有一丝尘土,顾安心里有些疑惑,难不成有人特地打扫过“哐”旁边的床底下忽然传出一声响动,顾安轻轻的走过去弯下腰看见一位宫女

  • 谁家酒肆近桃花在线阅读第2章

    堂主?没想到我居然是一堂之主?这个大块头一见到我就叫我堂主,应该是不会有错的了。这么想来我的手下应该有很多小弟才是,哈哈真是想想就开心啊。可是转念一想,我这会完全没有任何记忆可寻,连自己的身世完全不知。如果我突然说我不认识他,那就可能会闹出什么岔子来的,到时候反而会有更多的麻烦。说不定就这么和他一起

  • 都市之我的分身会刷钱第10章在线阅读

    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回韩国,文依兮便开始动身收拾行李。“你已经决定了?”段芊璇本来是想把手上的牛奶给她,刚好看着她正在收拾东西。“妈咪。”文依兮回过头,对她坚定地点了点头。段芊璇走进来把手上的东西递给了她,在她的床边坐下:“想做就去做吧,我永远都会支持你。至于你爹地他们不是向来都拿你没办法,那更好解决。

  • 证道在线阅读第九章

    看天明一路上的状态就知道他完全忘记了在咸阳宫的一切,那么阴阳家给他下的这个阴阳咒印作用就是封印记忆。当年靳柯刺秦后陛下极为震怒,处置了不少牵连此事的叛逆,莫非陛下爱屋及乌,不舍得杀骊姬的儿子,才令阴阳家把天明的记忆封印,以免他向外泄露消息?天明捂着脖子脸都皱成了一团直接晕了过去。我和盖聂赶紧把他扶到

  • 都市之我有一双特殊眼在线阅读第10节

    晚上5点过,叶枫还有李胖子两人回到叶家大院,李玲跑侯颖家去玩了,貌似打算也把侯颖带坑里,而萧筱儿和徐菲在一起游玩过长城后回学校了。叶枫二维码登录**后,发现自己已经41级了,而且距离42级的经验只差100来万。目前是等级排行榜的第三位,第一和第二被李胖子两兄妹霸占了,毕竟都是有代练的,第四和第五也是

  • 重生农家之换亲生活第4章在线阅读

    张八吉面孔黧黑,鼻梁弯曲,两颗长长的龅牙直支出嘴唇外,秃秃的脑袋瓜上杂生着松针样的短发——那样子活像阎罗殿里的恶鬼。他生性就看阮长发不顺眼,经常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无故生有地为难阮长发。而阮长发呢,本性虽然软弱,但倔强。他们凑到一起,张八吉就好比是锋利的矛,而阮长发就像是坚韧的盾。阮长发的菜园落在

  • 踏雪寻珍之惩治

    得到还算满意的答复后,婼媛转过身站到那几个小太妹面前:“小妍,你到冷泽熙那边去,这边交给我了,小瞳你也去吧”深知姐姐性情的熙妍,闻言便转身拉起芷瞳离开“战场”,走了一半,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说道:“呐,婼媛”“什么?”婼媛。这时大家都以为熙妍要替那几个小太妹求情,凌哲涣对熙妍说:“熙妍,对于这

  • 风骨扇在线阅读第七节

    “额?我怎么感觉自己的力量变大了许多……拳头也变得有力气了?”貂皮男身体一颤,感受着身体内部的变化,眼神中透着不敢置信的神色。“这丹药…是好东西!服用了提神丹,我感觉精神力全部恢复了!我又能施展水系技能了!”“水幕天华!水弹击!”年轻女人接连施展出两道水系技能,貂皮男刘强的嘴巴张得极大……这神乎其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