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穿成孙权宠妾(三国)在线阅读三鬼话因果后宫

作者:妩梵 来源:晋江文学城

江愉帆从乾隆发火的时候就刷地坐了起来,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责罚那个宫女,看着那宫女被拖了出去。

她着急地飘过去,想告诉乾隆,你真的冤枉她了,她刚才吸茶水的气的时候茶水还在冒烟呢,怎么会这么快就凉了?

可当她看到那杯茶的时候,江愉帆呆在了当场!

茶真的已经凉了!就那么一会儿功夫,刚刚还在冒烟的茶水竟然已经凉透了!

她突然想到了一个她不愿意承认的可能,因为这个想法整个人都定在了原地。

当乾隆提起御膳房的时候,江愉帆更加确实了脑中那个一闪而过的想法,她急了,杖二十,那是实实在在的二十大板啊!

眼前闪过一年前的那个景象,江愉帆整个人都打了个哆嗦,忘记了别人是看不到碰不到她的,立刻冲过去想要阻止乾隆。

“不要!你错怪他们了!啊——”没有如同往常般穿过乾隆的身子,在离乾隆不到一米的距离,江愉帆就感觉到一阵热浪扑面而来,灼得她全身发痛!

江愉帆立刻飘远,果然,那阵灼热感也随之消失了。她惊讶地看着乾隆周围,明明没有任何异样。

难道是意外?

这样想着,她又小心翼翼地飘了过去,同样到了一米左右的地方,灼热感再次袭来!

这一次江愉帆痛得没了力气,好不容易飘了出去躲到了阴暗角落里,整个人都瘫在了地上。

“呜呜……好痛……”江愉帆看着自己一身湖蓝色的飘逸汉服变得破破烂烂,全身又痛得不行,好像又回到了生前病发的时候,不,比那时候还痛!

独自在角落里抹眼泪的江愉帆没有看到在她走后发生的对她至关重要的另一幕。

吴书来退下后,乾隆的怒火依旧未完全平息,九月份的大水灾,嫡子的体弱,就连他一个九五之尊的茶水饮食都被人给怠慢!这群贪官、庸医、狗奴才,没一个让人顺心的!

身为帝王应当喜怒不形于色,所以他一直忍着,事实上他心里的怒火已经彻底爆发了,手上的折子也看不进去,一忍再忍,最终刷地站了起来。

而就在他站起来的瞬间,“啪”的一声,一本书掉在了地上。

乾隆侧头,从地上捡起了书一看,地理志?

吴书来进来回禀的时候就看到皇上站在榻前,手中拿着一本书,眼睛微眯,表情模糊,吓得他整个心差点跳出口来!

“吴书来,朕昨晚看的书,你都整理好了?”

“回皇上,奴才都整理好了,一本一本都放回了书架上。”吴书来胆战心惊,小心翼翼地回道,心中却也暗自松了口气,幸好没让别的太监经手,自己亲自放了!

“一本也没落下?”

“回皇上,一本也没落下!”

乾隆听到吴书来毫不心虚的回答,挑了挑眉,脑中不知怎么就想到了那杯茶,“那壶茶还在吗?热的冷的?”

吴书来一愣,半天才反应过来,心中万分惊奇,脸上却半点不漏,还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前去查看,“回皇上,茶壶还在,茶水还温着,皇上可是要喝茶了?”

“温的……”乾隆握紧了手里的书册,没有再接吴书来的话。

第二天,本翻了长春、宫牌子的皇帝意外宿在了养心殿,而且是黑着眼圈去上了早朝。

躲在龙床下抹了一夜眼泪,担惊受怕了一夜的帆阿飘裹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没有再跟去御门,而是跑到了后宫,四处飘荡找“好朋友”。

而因为皇帝的这一反常行为加上皇后送去点心后御膳房就被降了罪,后宫一早就炸开了锅。

皇上终于厌弃皇后了?——这是幸灾乐祸,语气悲痛表情欢快的。

皇上因为皇后送点心邀宠所以龙颜大怒了?——这是神秘兮兮咬耳朵猜测的。

皇后借子邀宠,皇上经太后指点恍然大悟,沉着脸去了长春、宫。——这是高深莫测一副我是“知情人士”的。

皇上昨天是故意翻得皇后的牌子,然后再在养心殿宠幸某宫女,就是为了给皇后没脸!——这是基于上一条想象力丰富的。

皇上肯定又在想慧贤那贱、人了!——这绝对是和慧贤不死不休,死了也不休的!

也许这是我的机会?——这是野心勃勃,企图上位的。

以上,我们的罪魁祸首帆阿飘全然不知。

“呜呜……牛头,马面,你们快出来啊!”破破烂烂、凄凄惨惨的阿飘现在正蹲在宫里最会死人的慎刑司门口呼唤着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结识的两位好朋友。

“阿帆啊,你怎么了?”牛头咋咋呼呼的声音响起。

江愉帆从来没觉得牛头那一声“阿帆啊”是如此动听!她“倏”的蹦了起来,“牛头,你终于来了!”

“呀!江愉帆,你怎么这副鬼样子了!”核桃一样肿的双眼,东一个洞西一个洞的衣服,活脱脱一个小乞丐,以前那个可爱的小丫头哪去了?

“什么鬼样子,我本来就是鬼!”江愉帆见到了牛头马面,担忧了一夜的心也放了下来,有了心情和牛头斗嘴。

“出什么事了?”冷淡却让江愉帆此时觉得十分靠谱的声音在两人叽叽喳喳中响起,马面面无表情地看着江愉帆。

“说来话长,总之我觉得我好像遭天谴了……”江愉帆垮下了小脸,泫然若泣,可惜配上如今的样子,牛头马面都只感到两个字——嫌弃!

“哈?天谴?”牛头瞪大了一双牛眼。

马面依旧冰着一张脸,“勾魂时间还没到,你把前因后果给我们讲讲。”

“恩恩!”江愉帆使劲点头,关键时刻还是马面君有用啊!不像某个咋咋呼呼的!

湖边小亭,秋日的萧条让这边人迹稀少,然而此刻的亭孑里却不是如外人所见那般空荡。

江愉帆一抽一抽地讲完自己被灼烧的经历,忐忑地问:“我是不是真的遭天谴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吸了食物和茶水的香气,那些东西就变味了,你们不是说鬼都是这样吃贡品的吗?”

马面嘴角一抽,“那是真正的鬼魂,你是吗?”

牛头直接笑了出来,“哈哈……你就为了这个哭了一晚上?”

江愉帆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那么大人哭成这样的确丢人,可是……

“你们不是说做了坏事会有报应吗?那些人都是因为我被罚的,我当然愧疚了。万一他们也像那个兰儿一样……而且,我真的不想魂飞魄散啊!”

扯了一堆理由,最终江愉帆还是喊出了心中最深处的恐慌。

她不想死,不想消失,哪怕只能这样在乾隆身边做个游魂,她也不想消失。

“你不会消失的。”马面看着她开口。

“嗯?”江愉帆立刻竖起了耳朵,星星眼地望着马面君,她似乎听到了一个大消息?

牛头笑嘻嘻地嘚瑟:“就知道你这个傻妞会被吓死,平日里还敢在我面前嚣张!”

江愉帆又急又恨,死牛头,明知道她有多急,竟然给我东扯西扯!

“你昨日是遇上了帝王之怒,做皇帝的本就和旁人不一样,而皇帝的一切在你面前又都会实质化,比如帝王紫气,也就是你说的龙气,比如这次的怒火。”

江愉帆恍然大悟,顿时又对那只渣渣龙在心里狠狠记上了两笔,不就一杯茶?真是小题大做!

似乎看透了她的想法牛头恶劣地接上:“虽然你不会被轻易抹杀,但是因果报应也是天道,你之所以会这样狼狈,还不是你自己种下的因?”

江愉帆自然知道这一点,所以她也愧疚了一晚上,可是她就是见不得牛头那嚣张的样子!

“你很闲吗?误了人家投胎的时辰,那可真就是报应咯!”

牛头哈哈大笑:“本差今日的确不忙,就等御膳房的那几头猪呢!”

“咳咳……咳咳……猪?”江愉帆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那又怎么了,众生平等,上辈子造孽太多,这辈子不就只能进了畜生道?虽然是畜生,这魂还是得照勾不误!”

“那皇帝他上辈子是积了多少福啊!”

“一辈子怎么够?就说现在的乾隆……”

“牛头……”马面突然出声,讲得兴起的牛头突然意识到自己说多了,闭紧了嘴巴不再开口。

“不说就不说嘛!”江愉帆翻了个白眼,却也不纠缠,继续拉着牛头八卦:“那后宫的女人呢?要说积福吧,锦衣玉食的肯定是上辈子积福了吧,可是死了后难不成个个下地狱?她们最最少也犯了口业吧?要我说,人活一辈子,谁管下辈子好坏,有几个人会一辈子过得圣母圣父,只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下辈子?”

马面不等牛头说话,突然掏出几把果子瓜子放到几人中间的桌子上。

“马面,你干嘛。”江愉帆呆。

“你上次说聊天要嗑瓜子。”

江愉帆顿时觉得马面君的冰山面孔瞬间龟裂。

说起来,这鬼差牛头马面君并不是真的是长着牛头、马面。牛头虎头虎脑,咋咋呼呼,马面清秀面瘫,惜字如金。

唯一显示他们身份的就是两人的前胸位置处,一个牛头图腾,一个马面图腾。

牛头受伤了,两鬼天天在一起,他居然不知道马面什么时候藏了这些东西!

“昨天那只女鬼孝敬的。”

哗啦啦,不光马面君,全地府的形象都在江愉帆的眼前倒塌。

最后,三只鬼还真的磕着瓜子开始八卦。

“因果哪有一辈子积着的,只有这辈子报不了的才留到下辈子,就像那个叫……慧……慧贤?无子早亡是果,可那因可是多得数不清,上辈子再有福也清零了,还得带到下辈子!”

“那后宫这些女人不会真的都下地狱了吧?这也叫这辈子投了好胎?还不如平民呢!”

“不会,雍正的一个贵人积了厚福,下一世更富贵。其他的福气不大,不过每任皇帝后宫都有那么几个投胎做人的。”

所以,剩下的都做什么了?马面君果然淡定……

“世上生物那么多,你们魂勾得过来吗?今天难道全世界只死几头猪?”

“我们只管紫禁城。”

“你不会以为地府就只有我们两个鬼差吧?那同年同月同日同时死又相隔天南海北的怎么办?你傻啊?”

“你才傻,你全家都傻!”江愉帆怒!

“我全家早就投了几辈子胎了!”牛头鼻孔朝天。

“一般一州一对鬼差,宫里死人太多,所以我们只负责一个紫禁城。将来你若出去了,遇上别的牛头马面也没关系,他们都知道你。”

诶,难道她这么有名了?

“那昨天因为我被罚的人怎么办啊?我会不会害得他们改了命运?”

“是呀,是呀,你可要给他们当牛做马咯!”

“死牛头!吃你的瓜子!”江愉帆生气地朝着牛头扔了一颗瓜子壳。

牛头一躲,笑得欠扁。

“地府能决定投什么胎,决定不了什么命,你今日欠了因,一是已经受了惩罚,二是今后可以在力所能及时补偿,无需担心。”

“人定胜天?”江愉帆惊讶,果然人的命运是自己做主的?

“你可别学那谁,要真的做下了祸事,菩萨可都清楚着呢!”牛头突然正经了起来,严肃地说道。

江愉帆吓了一跳,也想到了异魂的判词,收敛了脸上的表情,同样严肃道:“你们让菩萨放心,这也是我自己的国家,这里活着我的先祖,我不会做傻事。”

牛头马面却没有放松了表情,甚至牛头还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苦笑。

江愉帆疑惑,不等再问,就听到马面冷冰冰的声音:“时辰到了。”

声音落,两人眨眼不见。

江愉帆看着突然空荡下来的亭子,露了一个苦笑,待看到石桌上的包袱,打开一看,竟然是件浅紫色绣着白色铃兰的曲裾!她身上这件惨不忍睹的是对襟襦裙,当初她还说过想要把汉服各种款式都穿一个遍,想不到,他们不但给她带来了衣服,还记住了她的话!

江愉帆抱着衣服傻笑,抛开了那些烦心事儿,高高兴兴地抱着包袱飘去了养心殿偏殿换衣服。

延伸阅读

超级狂兵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cfcars.cn/65l4.shtml
张辉双手抱着膝盖,面色狰狞不已,剧烈的疼痛从腿上传来,他额头都在冒冷汗,眼睛死死地盯

三千清虚练习(求收藏订阅)  http://www.cfcars.cn/a9xn.shtml
“呼…吸…”第二天卡奇早早起床,然后洗漱吃完外面买回的早餐以及一包十张空白卡晶。坐在

哈利波特同人之时光重置卷一 温蕊篇 当赤道留住雪花,眼泪融掉细沙,你肯珍惜我吗 第4章 跟他离婚吧  http://www.cfcars.cn/p4km.shtml
温蕊坐在客厅里呆了一夜,几个小时的时间让她明白到,或者这段婚姻真的走到了头,可是她不

穿越再爱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cfcars.cn/6kwt.shtml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康伟不断在房间中急走,他觉着自己真是倒大霉了。先是在一

老公比我漂亮怎么破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cfcars.cn/uoz9.shtml
陆言望了望倒在路边的黑影,慢慢走了过去。一个十六七模样的女孩躺在哪里。“喂!你怎么样

快穿之反派是朵小娇花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cfcars.cn/xadh.shtml
桑朵静静地坐在车厢里发呆,据苏耀辉的司机讲,京城现在是重地,平常的火车根本开不进去,

开国功贼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cfcars.cn/gm76.shtml
夕阳余晖,照在山间的蜿蜒小道上,映的人心里不由得泛出一丝凄凉之意。一队大人马正缓缓的

斯人若彩虹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cfcars.cn/gj11.shtml
一个饱经沧桑的伟大王朝,终有灭亡的时候。这是中国五千年来的历史趋势。这其中就包括了一

像我这样的存在复仇  http://www.cfcars.cn/nmkg.shtml
“明天必须给我把所有的武器和导弹都准备好!”目光一直盯着光头首领及其手下直至其全都离

武侠之刷机系统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cfcars.cn/m1p.shtml
这季节入夜是有些凉了,风将我的头发吹得铺了满脸,我却懒得去管他,只是抬手掖了掖快要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源代入全职业天赋?(4更求收藏!)

    毒属性的法师之力,这是属于变异的属性之力,是极其罕见的属性之力,不要说千万分之一,就是亿万人中都难得出现一个!“西门吹,你太让我震撼了!哈哈!”校长的脸都快笑出花来了。一个属性之力的觉醒就已经让他高兴的不行,更何况还出现了一个变异的属性之力。“我的奖励肯定会大大提高的!”校长已经能够想到shi长给他

  • 大唐之最强熊孩子在线阅读第五章

    好像没有必要为此感动,李清鸥可能就是顺口问了一句,可是黄思研心中还是有了点微不可见的声音响起,一丝一缕的触动让人说不清道不明,李清鸥却是问完就没了表情,施施然地离开了原地,连酒杯也没带走。海总与高庆明聊了起来,两个男人在谈关于培训班的事情,海总是商人,句句字字之间带着权衡利弊的言谈,高庆明倒是个愣头

  • 玄幻:无敌皇太子在线阅读第5章

    叶小天来到学校,刚进入办公室收拾东西,同事们就先后到了。住在叶小天楼上的,也同样是出租屋里的高胜问道:“小天,你来了?昨天上哪儿去了?怎么一天没见人啊。”叶小天还没来得及加答,那边同事刘良水正好进门,插话道:“是啊。朱校长昨天来我们办公室了,发了一通火,气冲冲地走了。”刘良水胆子小,怕那个女校长朱阿

  • 综英美 托尼家的以太在线阅读第5节

    林黛玉的话音刚落,就见一道白影从窗前落下,像是恍然落雪一样。那人功夫极好,一晃眼的功夫,便推开门走进来了。他进来之后也并不客气推让,大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将林黛玉刚倒的茶一饮而尽,才说了句:“你果然知道我在。既然知道,怎么不早点把那两人请走,我在外面听他们这段‘情真意切’的故事,听得牙都要倒了。”这位

  • 失忆后,向情敌告白了之我才是你的妻子3(1)(5)

    放下手中的筷子,接过春寻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手。“这也吃的差不多了,走。”去到柴房,四周里里外外围满了人。“丫头,过来吧。”“顾二,和夫人讲。”“那天我带着一队人,去侯府附近寻可疑之人,在侯府附近的柳家小巷子里找到了一队可疑的人马。就伺机向其抓获。看这武功路数是江湖上的人。”顾二说的隐晦,但顾殇却还是

  • 九十九种叛变理由在线阅读第9节

    贺娇娇的锦鲤buff一开大,这趟进山之旅便往玄幻的路子上狂奔而去。当第一只傻乎乎的狍子兜头撞在一旁的树干上,晕头转向倒在贺娇娇跟前时,贺长根与有金守金两兄弟是满心的不可思议。虽然狍子总被人叫做傻狍子,可傻到这样的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回去给你们做顿好的。”四十多岁的贺长根手脚比两个儿子更利落,在有金守

  • 我与平行世界的我做交易在线阅读第三章

    放学。梁雪慢悠悠的走向了校门口。她要在这里等常建。一起上学一起回家,她已经习惯了。常建的个子很高,脸庞并不帅,线条很刚硬,一点也不柔和,但是身材很壮实。和他一起走,很有安全感。等了一会儿,她有点奇怪:常建今天怎么迟到了?往常他都是很准时的?“滚!”常建的眯着眼看着面前的几个男生。“常建。梁雪不是你能

  • 向往的生活:玄门异术第三章在线阅读

    谢无双看着这百八十号人,估摸着正常情况下自己今天是下不了船了,没事,反正自己现在是赚了的,不说那县令和张顺的账,就是今天在船上这波也是赚啊,我谢无双孑然一身,光棍一条,不但替家人报了仇,在黄泉路上还拉了这么多的伴儿。但人总有求生的本能,那些得了绝症的人都还想在抢救一下,更别说现在的谢无双,谢无双想着

  • 恐怖自习室我重生了

    看着头顶发黄的天花板,看着手里红米note上显示的时间。2014年8月28日,星期四。夏阳急了。我他妈这是重生了吗?不是吊丝才有资格重生改变命运吗?我他妈事业有成,有温柔漂亮的老婆。苍天啊!你让我重生个鸡毛啊?“啪!”夏阳不甘心,给了自己一耳光。痛!这不是梦,是真的重生了。夏阳努力回想,记忆却很模糊

  • 九丘奇闻录之超强机器人小爱

    胡迪思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过本来是为了找老龙问问发出女声的机器到底在哪里,不过现在看来就是自己的符石。胡迪思进了召唤师峡谷,对赵铁拳喊道:“老秃驴,给我出来。”赵铁拳油腻的声音再次响起:“啥事啊,你现在混的不是挺好吗,叫我干啥。”胡迪思听赵铁拳这语气,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胡迪思又看看身旁的少女。